华药不甘心,能否重现辉煌往昔?

  • 销售断崖式下跌、工厂被迫停产、厂区承压搬迁……如今的华药正处于自成立以来最困难的历史节点。传统的路径依赖、计划经济的思维定式以及行政干预式的管理方式,是华药败走华容道的根本原因。


  • 本文原载于《医药界》·E药经理人杂志9月刊《改革开放40周年特辑:世界没有偶然》,原文标题:《华药不甘心》



    2018年5月24日,华北制药发布了2017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在2017年度,华北制药共实现主营业务收入77.09亿元,相较于2016年同期下降4.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1875.97万元,同比下降65.52%。


    尽管这样的业绩表现在报表上呈现出来已经很刺眼,但业界对此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只是轻轻送上一句“惋惜与遗憾”。至少从2013年开始,华北制药仅从主营业务收入一项指标来看,已经显示出大厦将倾的迹象。2013年,华北制药主营业务收入为218.05亿元,此后则以每年数十亿元的速度下降,一直到2017年的77.09亿元。五年时间内,华北制药的主营收入缩减了130亿元之多。


    毫无疑问的是,曾被誉为“新中国制药工业的摇篮”“共和国医药长子”“抗生素发祥地”的华北制药,如今的倾颓之势已经十分明显。从销售断崖式下跌,到受环保压力大规模停产,乃至于最终被责令搬迁,如今的华药正处于自成立以来最困难的历史节点。


    应该说,作为超过60年的老牌国企,华北制药的落寞,既是天灾,也是人祸。但从根本上来说,传统的路径依赖、计划经济的思维定式以及行政干预式的管理方式,是华药败走华容道的根本原因。


    1

    老牌国企的辉煌与落寞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华北制药那座高达72米的玉米机械化仓库工作塔,曾经是其所在的石家庄乃至全河北省最高的现代化建筑,也象征了华北制药曾经的辉煌年代。


    华药自出生时便自带光环,受到当时一众国家领导人的特别关注。华北制药的前身,是中国“一五”期间的重点建设项目华北制药厂,由前苏联援建的156项重点工程中的抗生素厂、淀粉厂和前民主德国引进的药用玻璃厂组成。1953年6月,华北制药厂开始筹建,到1958年6月全部投产,可以说,当时的华北制药,是举全国之力而建:没有资金,在那个年代国家总共投入了7588万元用于华药建设;没有人才,就从全国范围调集技术骨干前往石家庄。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华北制药在当时承担着的重要任务。当时,由于医药物资奇缺,一瓶20万单位的盘尼西林(青霉素)重0.12克,但价格相当于0.9克的黄金。“建设自己的抗生素生产大厂”是当时整个国家的盼望,华北制药厂便是因此应运而生,也正是华北制药的建成使得青霉素的价格迅速下降,售价数倍于黄金的青霉素,降低至几毛钱一支。


    1958年底,中国人的第一株生产用青霉素菌种XP-58-01在华药研制成功,发酵单位比“洋菌种”提高34.4%,打破了苏联专家“只有科研单位才能搞育种”的断言和技术垄断。中国由此告别了青霉素严重依赖进口的尴尬局面。


    视察华北制药厂


    彼时的华药也为新中国制药产业输出了一大批专业人才,先后支持并援建了蒙古土霉素车间及生产技术、朝鲜青霉素发酵技术、越南葡萄糖厂生产技术和帮助考察筹建抗生素厂,以及援建罗马尼亚葡萄糖车间等任务;支援了国内46家单位的抗生素厂、药用玻璃厂、淀粉和葡萄糖厂的任务。青霉素菌种选育经验在全国得到了推广,支援了全国20多个省市的抗生素生产,加快了中国抗生素工业化的步伐,华药的共和国医药长子地位愈发突显。


    1994年初,华药在上交所挂牌交易。巅峰时期的华药连续3年营收超过百亿,2013年总营收达到124亿元,产品也覆盖了青霉素系列、头孢系列从原料药到半合成原料药到制剂的完整产品链。


    实际上就在十年之前,华药的境况还尚未走至今天这般地步。据《医药界》·E药经理人统计,2007年底,华北制药的市值为115.3亿元,在全国所有医药类上市公司中名列第15位。彼时,位于榜首的吉林敖东市值也不过为386.16亿元。


    但如今华药的市场表现已经被远远落下。截至2017年12月29日,华北制药的市值为80.56亿元,在全国340家医药上市公司(剔除央企)中,位列第132位。如果单按市值排名,排名第一的恒瑞医药相当于24个华药。


    对于华药本身来说,2014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转折。在这一年,华药在河北省一直以来的领头羊位置,正式被取代。在此之前,华药的主营业务一直高于石药,但2014年,石药增长29.8%达到202亿元,华药则下降9.3%减至198亿元。这一升一降,实现了主角与配角的位置转换。


    随后的2015年,华药增速又大幅下降23%,减至152亿元。数据显示,华药2014年和2015年两年减少主营业务收入66亿元,减少的总量比同样位于石家庄的神威药业和以岭药业的总和还要多近4亿元。


    “这艘昔日迎风斗浪的旗舰,已是动力迟钝,满目疮痍。”河北省促进医药产业发展专题调研组在一份报告中不无痛心地如此写道。


    2

    华药现象的背后


    随着改革大潮的涌来、市场风暴的扑来、经济转型的到来,传统的路径依赖、计划经济的思维定势、行政干预式的管理方式被远远抛在发展实践之后,无法与各类市场主体开展全面、充分的竞争。对于华药来说,这可能是其当下正陷于发展泥潭的最直接原因。


    华药最好的时代正在远去。如今,中国医药股市值排名前100的榜单中已然寻不到华药的身影。


    “从十几年来华药的经济运行数据可以看到,华药所面临的,不仅是规模发展遇到瓶颈,而且运行质量也扭曲变异。原料药比重过大,占50%;生物药青黄不接,只占2.5%。人才流失严重,创新能力弱化,可持续发展动力不足。”河北省促进医药产业发展专题调研组报告指出。


    究其原因,企业重组的失败与体制的痼疾,在如今华药的境遇中扮演了无法忽略的角色。


    2009年,河北省国资委将华北制药集团持有上市公司27.88%的股份划转给了冀中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华药开始进行重组。


    这一年,对于华北制药是尤其关键的一年。彼时的华北制药,已经陷入了极大的困境。外部市场环境日益恶化,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从而导致毛利率不断下降,再加上河北省的“三年大变样”要求,企业亟需实施整体搬迁和新工业园区建设,华药面临巨大的资金缺口。重组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进行。


    而冀中能源入主之后的华药,业务转型正式加码。重组后的第一任董事长王社平表示,将以头孢项目为始,启动华北制药转型。王社平对外透露,先期投资20亿元的头孢项目已于2009年10月18日开工,将在一年内建成,预计新增产值80亿元。华药将由生产青霉素向头孢转型,到2011年销售收入达到100亿元。


    不过,这一目标至今都未实现。反而是王社平本人于2015年不再担任华北制药董事长一职,2016年传出了其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


    华北制药领导人的变动可以说是非常频繁。接替王社平继续担任华北制药董事长的,是华北制药大股东冀中能源集团产权与资本运营部副部长杨海静,但任期不到两年时间,便因为工作调动而辞职。


    2016年11月23日,冀中能源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副董事长郭周克接任董事长一职,到2017年2月9日因“个人原因”辞去职位,两周之后,郭周克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的消息便传了出来。


    必须知道,对于一家公司的经营来说,领导团队的稳定与战略的长期坚定执行缺一不可,而华北制药三任董事长两任落马,无疑是其发展过程中的一处硬伤。


    而企业发展战略的误判以及投资决策的失误,则是直接将华北制药进一步拽向泥潭的两个重要原因。


    2009年下半年,冀中能源接手华药后,相继实施了总投资近60亿元的三大工程建设。然而三个项目建成后均严重亏损,成为华药最大的亏损源。第一个便是王社平主导的头孢工程。这一工程2009年建设,投资超20亿元。但最终因建设规模过大,市场无法容纳,生产效率不及设计能力的一半,资产闲置、经营严重亏损。


    2010年建设的新制剂工程也是如此,其生产规模远超华药现有制剂品种的销售能力,产能利用率低于50%。2011年建设的7-ACA工程,是头孢工程的配套原料药项目,但涉及建设规模超过头孢项目需要量近一倍,且项目部分投产后环保问题频出,使得华药元气大伤。2012年限抗政策来袭,华药作为抗生素大佬,也未能幸免。


    3

    痼疾怎解?


    实际上一直以来对于华药来说,更为致命的一个直接原因,是环保的高压。近年来,对于以原料药为主的企业来说,环保因素日益成为一个必须要考虑的成本,尤其是华北制药所在的京津冀地区。


    而以华药为代表的发酵类,更使得其空气和水体环保压力巨大。这也是为什么华北制药曾经被要求大面积停产的原因,由此给企业带来的利润损失以及后期进一步完善环保设施的投入,对于已经处于下坡阶段的华药来说,无异于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环保压力,到体制顽疾;从重组失利,到人员动荡,华北制药近年来几乎经历了所有制药企业可能会面临到的问题。简单归纳,华北制药面临的,实际上就是天灾、人祸。


    那么,曾经的制药巨头,如今还能东山再起吗?河北省促进医药产业发展专题调研组认为,引入民营资本、进行股份制改造,可能是从根本上解决华药问题的唯一途径。


    “尽管冀中能源入主华药后投入巨资,付出极大努力,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华药原有的体制机制不活、市场开发落后、产品升级缓慢等问题。相反,由于在资本运营中违反了医药市场规律,反而加重了原有问题的程度。”


    在改制方式上则有两种选择:一是整体改制。即在保留华药品牌并相对控股的前提下,引入几家同行业战略投资者,进行股权置换或重组。二是对其子公司改制。即在保留华药集团现有体制且隶属关系不变的前提下,将其子公司全部或部分进行股份制改造。


    而华北制药目前已经在做的,则是更具体的内容。一是加大制剂产品的市场开拓力度,以不断提升制剂产品的市场占有率。第二则是把生物药作为发展重点,加快生物药产业化基地的建设。


    最起码,从数字上看,已经有了一些值得乐观的可能。2018年8月10日,华北制药发布2018年半年报,共实现营业收入47.19亿元,同比增长17.87%,实现利润总额8184万元,同比增长88.03%。尽管同此前仍有差距,但毕竟,希望已经显现。


    本文版权属于E药脸谱网(www.y-lp.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公众号流量变现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