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问就是喜欢。

盘古街人声鼎沸,挤挤攘攘,唯独444号店铺门可罗雀。


那是一家中式家具店,年轻的老板戴着副耳机,优哉游哉地打着游戏,间或撸一撸团在他腿上呼呼大睡的那只黑猫。


脚步声由远及近,被惊醒的黑猫不快地叫唤了一声,淡金色的眸子里写满了凶狠。

男人终于舍得从电脑屏幕后抬起脸——他笑了笑,清亮的眸子弯成好看的弧度。

“唔,现在不行。”

“你问我为什么……”

“因为,要等到午夜十二点之后,盘古街444号才算正式营业呢。

第 2 

木 八 音

消失的井泉童子


“摇滚不死!Rock!”


光线昏暗的酒吧里,聚光灯打在穿着机车服、化着烟熏妆的少女身上。在客人们迷茫的眼神中,她自顾自取下架子上的话筒,已经完全沉浸在颇有节奏感的音乐中:“后面的听众朋友,请举起你们的酒杯!接下来,我要唱一首原创歌曲……”


没有人欢呼,没有人期待。


毕竟,这是一家休闲酒吧,晚上过来喝酒聊天听音乐的客人们,疲惫了一天,并不想增加耳朵的负担。当舞台上个音符响起来时,有人就发出了嘘声……吧台后面正在调酒的男人手一颤,摔碎了一只子弹杯。


“殷店长,你没事吧?”


“没事。”男人抬头望着舞台,“谁找来的驻唱?不知道这儿是清吧?”


店员们相互瞅望,没有人应答。


激昂的重金属风前奏结束后,那个叫做顾念笙的驻唱歌手居然在舞台上唱起了一支水乡小调,咿咿呀呀,百转千回,尽管那是一支很好听的曲子,但在这种氛围下……简直就像是在火锅里涮芝士蛋糕,在蒸锅上放冰淇淋,怎么看都很奇怪。


她唱得那么投入,那么忘我,根本没有注意到舞台下客人们的骚动与质疑。


殷店长沉默了几个数的时间,继而解开围裙,丢下手里的调酒杯,强硬地将摇滚少女从舞台上给拽了下来。常来的客人知道他是这里的店长,并不认为此举有不妥,即便他不这么做,估计也会有客人主动上去“救场”。


他将搞砸演出的歌手一路“扭送”至酒吧门口,但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


男人破开黑夜,带着她向走向长街深处。


“放开我,快放开我!”顾念笙挣扎着,警觉地高声呵斥,“殷店长,你知不知道,这样是性骚扰,我可以告你的……还有,你还没给我结工资呢!”


活了那么久,他头一回听到异性说出如此控诉,也头一回遇到糊成这样还好意思找他结工资的驻唱歌手。


男人站在原地,缓缓点了根烟,示意自己要冷静一下。


少女见他并没有想要冒犯自己的想法,这才冷静下来,小心翼翼地问:“殷店长,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


他吐出一个烟圈,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仿古小二楼。


尽管已是深夜,那家店门口的一盏灯笼,却仍然幽幽亮着。

午夜十二点,是“今天”与“昨天”的分界线。


也是盘古街444号两种截然不同景象交错的时刻。


眼下,屋中所陈列的家具与摆件,全然没有一丝现代气息,让人无端产生出一种回到几千年前的错觉;而店里那位年纪轻轻的杜老板,青衣古着,长发束成一缕垂在脑后,俨然一副不合时宜的打扮。


尽管他眼角眉梢带着点懒散和随性,却遮不去生意人眼中的机敏、伶俐。


他招呼今夜而来的客人入席,将脸转向仍在一口接着一口抽烟的男人:“所以,你就因为这位小姐喊了声‘摇滚不死’,然后唱了段水乡小调,就把她拎我这儿来了?”


“你那是什么语气啊,杜老板——她在我那儿一开嗓子,客人们的尾巴都吓出来……咳咳,总之,你就当我为来喝酒的客人讨个说法吧。”


“殷黎,你当我这儿是‘问题人士’收容所么?”


“难道不是吗?”


殷店长名叫殷黎,尽管外表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却是杜老板的旧识。当年,正是他向刚来惑城的两人了盘古街444号店面,说是牌号不吉利,前后换了几家店都落得关门大吉的下场,不少生意人对此避之不及,租金一降再降,依然无人问津。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