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

【壹】

这是“以歌名为题的故事”第二十篇。

不是今天无意中听到这首歌,我还不知道之前的十九篇里,竟然没有一首是陈粒的歌。恰好出现了,那就推一下这首并不算脍炙人口的歌吧。

评论里说,“这首歌的歌词是和祝星一起在坐大巴时写的,当时大巴环境很差,又脏味道又重,她们俩挤一张床,祝星身体不舒服,黑暗中,粒哥在祝星身旁写下歌词。每次听到我都想,她们两个像逃亡的侠客,一支笔一把吉他,相互扶持一起走。但现在都破灭了。”评论里还说,“陈粒和祝星分手了。以后还会有人为你写歌,为你画画,为你哭为你笑为你写字为你变好。祝你也永远当宝贝。只是不知道你以后还唱不唱得出:偏颇爱你,宽阔爱你,讲不讲得出:她是她,我不是我。



【贰】

我粗略的了解了下,她俩好像是17年的8月分手,此后陈粒出的歌曲,几乎都是商业歌曲。看不到现男友的影子,当然,也极少能看到那些爱情的花火。也许,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有些经历,只有她和祝星了然。那一首首歌,虽然被时间打上了烙印,但是那些鲜活的记忆,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路、坐过的车,大概是忘不了的。就像评论里的网友说的那样,她以后还会有人疼有人宠,她也还会笑还会唱,但是有些歌词或许再也写不出来唱不出来了。从今以后,她是她,你是你。但是你明白,有些东西一旦存在过,就真的无法擦去。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2个藏点 · 238篇文章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