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 | 在芬兰,职业规划教育从小学就开始了!帮助孩子挖掘内心宝藏

近年来,职业规划教育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除了帮助学生更好地了解职业本身需要掌握哪些技能之外,职业规划教育也帮助学生更全面地认识自身能力、明确自身的定位。

应该在什么阶段开始设置职业规划教育课程?怎么开展职业规划教育课程?本文作者亲身走进芬兰课堂,为我们全方位展示了芬兰是如何开展职业规划教育的。

(本文原载于《上海教育-环球教育时讯》2018年10月刊,更多内容,请参见杂志。)

我开始接触芬兰的职业规划教育,是在于韦斯屈莱大学。芬兰只有两所大学培养针对中小学学生的职业规划教师,于韦斯屈莱大学就是其中之一。经大学老师安排,我来到当地的赫特索学校初中课堂听这门课怎么上。

在这里,我结识了芬兰教育一线的职业规划教师尤里 • 依隆恩(Jyri Ylönen)。课还没开始,我跟尤里在办公室先讨论起来。

“尤里,我知道芬兰自小学开始,每所学校就配有职业规划教师。小学就开始职业规划教育会不会太早?孩子会不会过早被社会化?”

尤里说:“这个你不要担心。我们的职业规划教育可不只是职业知识、技能这么简单。职业规划是一件需要终身学习的事情,我们会将自我认知、教育选择、职业认知和职业技能这三大方面融入孩子的生命成长过程。我最看重的是孩子认识自我的能力。教孩子跟自己对话,了解自己、接纳自己、发展自己,进而做出准确的职业规划。这个过程有个起点,且越早越好。”

这条自我探索的道路,需要不断地追问和自省,而这个过程需要有人引领,需要指导工具。

有一部分家庭,父母本身就是孩子一生的咨询师。尤里告诉我:“40 多年前,芬兰之所以要开设职业规划课,是因为不同的孩子在家庭内接触的资源是不平等的。

那时我们就发现,出生在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家庭或富裕家庭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更懂得怎样启发孩子寻找自己的人生道路,也更有资源支持孩子的教育选择和职业规划。

而底层家庭的孩子,相比而言,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接触不到具有启发性的对话,甚至由于只接触到底层工种,很多孩子缺乏自我认知和职业规划能力,继而还是像父辈一样从事技术型工作。当时整个芬兰教育界认识到,这不利于发挥每个孩子的真正潜能。”

改革的措施是在中小学开设职业规划课,让学生可以在专业指导教师的启发下,挖掘自我内心的宝藏,对未来发展做出合理规划。

1

职业规划教育课堂教学

初中阶段,芬兰学校一周会安排 2.5 小时的职业规划教育课程。为了弄清芬兰学校是如何循序渐进地教孩子职业规划的,我在赫特索学校依次听了七、八、九年级的职业规划课。其中一堂七年级的职业规划课,师生在 90 分钟的时间里,做了三件事情:

01

职业信息检索

我坐在教室后面,看着老师通过电子屏跟学生共同阅读报纸上夏季短期工的招聘信息,他们一起挑选出哪些是适合 14 岁学生的工作,讨论这些工作需要什么技能。

有个学生对摘草莓的工作感兴趣,师生当场模拟了电话面试。老师还让另外一个学生用 iPad 录下模拟电话面试的过程,这样,学生可以反复回看视频,对自己的表现进行自评——哪里表现不错,哪里需要提升。

紧接着,老师搜索出当地应用技术大学要在下个月组织职业发展介绍会的信息,他建议感兴趣的学生可以结伴去参加。巧的是,他以前教过的一个学生正好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而且这个学生很想认识自己的学弟学妹们,如果到时有人代表班级去现场学习,回来跟大家分享自己的见闻,那简直太棒了。在这一“策略”下,学生很快自发组成了“代表团”。

02

准确认识父母的职业和收入

这一环节是实打实地谈论要交多少税、家庭收支和当下物价。这就将职业放入家庭、社会的框架下来理解,从而让学生体会职业发展对家庭生活水平、对社会运行的作用。

03

通过规划夏季出国旅行来练习如何花钱

每个学生人手一台 iPad,两人一组,一起为旅行做准备。我看到各组学生非常投入地做起了规划——

• 是跟朋友一起旅行,还是家庭出游。

• 去哪个国家、坐哪条航空路线去。

• 在旅行目的地的生活消费:住什么宾馆、当地的交通费要多少钱、博物馆门票要多少钱、到哪里买保险、要预备多少钱作为紧急资金,等等。

• 如何在当地租车、购物。

• 如果要用旅行社服务,不同旅行社的价格差异和安排是什么。

2

真实的职场是最好的教室

芬兰有一个为六年级和九年级学生提供职业体验的教育项目,具体做法是设计出一个模拟城市,让学生在其中体验各种职业。

但是尤里跟我说:“这个项目在芬兰已经过时了,我们不需要圈出一个虚拟的场景让孩子在里面假装工作,真实的职场是最好的教室。”这也就是芬兰职业规划教育的第二个阶段——到真实的社会中去实践。

芬兰学生是如何迈进这间“大教室”的呢?

七年级的学生一个学年中有两天是“职业日”。其中一天在校内进行,学生可以充当学校的各类职员,比如进入食堂,当一天的厨师助理,或者当一天清洁员、服务员;也可以在学校卖食物、卖书报杂志。

尤里介绍说,他班上的学生选择在家长会这一天卖甜点和饮料,甜点是学生自己在厨房教室做的蛋糕,家长会现场学生负责帮家长冲泡咖啡和茶。

当天,每个学生平均获得了 20 欧元(约合人民币160 元)的收入。另外一天则是到家长的单位跟随父母工作一天。这能让学生真切地感受到父母的日常工作,更重要的是,这有助于加深学生对个人家庭资源的认识并提高利用率。

到八、九年级,两天的职业日变成了一周的职场工作。

我听课当天,正值学生为下周的职场工作做前期准备——所有学生已经自己联络好要去工作的地点,包括游乐场、餐馆、超市、医院、咖啡店、博物馆、市图书馆等等。所有工作地点的选择,都是学生本人去现场问询后确认的。

在问询的过程中,对方不一定愿意接收,学生可能会被拒绝,即便接收,也不会给学生发工资。学校会给学生提供交通补助,用人单位按自己的意愿决定要不要提供午餐。

正式上班后,学生需要在自己的手册上写工作日记。职业规划老师会到访学生所在的单位,考察他的工作表现,并与他的老板或同事交流他的工作情况。教师收集这些反馈,作为下一步评估学生的参考。当然,评估的目的还是为了学生对自己的能力和表现有清晰的认识。

待一周工作结束,全班同学还有一次集体交流和讨论,一起反思这一周的收获和不足、喜悦和痛苦之处。

3

职业规划教育的师资保障和与时俱进

20 世纪 70 年代,芬兰把职业规划教育纳入基础教育课程,成为必修课。但实施过程中遇到了师资问题,芬兰采用的办法是:学校内的职业规划课,暂由就业服务中心的职业规划师提供。

给职场员工提供职业咨询的教练,来给学生上职业规划课,这能行吗?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资质。

在芬兰,职业咨询服务属于政府职能的一部分,为公民提供免费服务。要成为职业咨询师必须具有心理学硕士背景。这些职业咨询师有学识、有经验,但缺少教学法。为此,芬兰培养教师的大学开始开设职业规划教师学位,攻读这一学位的学生在 5 年本硕连读的过程中需接受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的融合训练。

政府职能、学校职业规划教育、大学培养师资,这就是芬兰职业规划教育的三股力量。不管你是在校学生还是职场员工,可以说,从小到大,都有职业教练陪伴你了解自我、找准自己精准的社会定位,这一机制陪伴了几代芬兰人的成长。

进入 21 世纪后,芬兰职业规划教育的内容再次更新,把创业精神纳入其中,这也成为新的国家课程大纲对学生核心素养的要求之一。

创业精神的培养首先是发现和培养创业兴趣。老师会介绍创业人才所具备的一些性格,包括对新事物的开放性、性格外向性以及社会责任感。

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所以老师也会直言不讳告诉学生,顺从、过分保守、神经过敏的人不适合创业。这样的剖析,让学生在自我认识的基础上再去想职业发展的可能性。

其次是培养学生具备企业家的敏锐。一旦学生对创业产生兴趣,老师便会培养学生从生活当中发现商机,并带领学生评估风险和机会的可能性。最后是鼓励学生大胆去尝试创业,去小范围试验。

编辑:谢然

图片来源:网络

关注“第一教育”

分享至朋友圈惊喜更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