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末 | 求道不如求仙

拖了两年的新书,终于写完了,这显得七月很饱满,很有仪式感:比如这个写完,刚好是赶在32岁之前。

之所以第三本书写的久,大概是因为,某种程度上,是前两本的延展和总结,比如相对于前两本的花花草草、鸡猫鹅狗,多了一些人、乡村;除了一些自以为是、不自量力的对这个世界的思考,还多了一些和艺术有关的;比如本写“床底下门后面”是“神秘主义的小把戏”,第二本写“有鬼”,第三本就“有神明”了,有神明,而且对鬼怪也“有所期待”。能用三本书,将一个存在,梳理出来,还是很开心的,踏实又圆满。


不过只是刚交稿,我自己这边了结了,但出版方面,命名、配图、排目录,校正、审稿、封面、排版、印刷到上架,估计也得到12月底了。



也快

我来时栽的竹子


都已经长成竹林了。






闭关还是很出成绩的,这两个月在深山待了十几天,剩余的书稿就写完了

看来以后要慢慢往更深的山里搬

一座山,一个人,一张桌子,一张床,不用喂鸡喂鹅,也不用做饭、除草、浇水、打扫卫生,没信号,手机沦为手表,也不用回信息,刷微信,干干净净,只剩看书写作、等天明。







记得有次徐忠平先生聊天时感慨,说我在山上的生活,就是他想要的人生,但奈何什么什么(就是一些现实的被动),只能什么什么。最后他有个总结很好,他说:一生都在求道,到头来发现,还是求仙更智慧。


当然他说的“道”,是指求知或者求学之类的比喻,就是艺术、人生、功名利禄之类的追求;仙,指的是追求的结果,就是知足、踏实了,可以淡泊,活在当下了。


不恰当的类比,就是那个渔夫和富翁的逻辑。看到渔夫在海边睡觉晒太阳,富翁说你怎么不勤快点去打渔呢?打渔可以多赚点钱多赚点钱可以买艘更大的渔船买艘更大的渔船就可以打更多的鱼打更多的鱼就可以开工厂,然后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干,在这里悠闲的晒太阳了。所以结果都知道了,就是渔夫说:我现在不就是什么都不用干,休闲地晒着太阳吗?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逻辑。当然,逻辑有效不见得道理一定就是对的,说不恰当,是因为毕竟渔夫是个素人(或且当素人来论),素人不勤就是懒,诗人不争才是仙。这是本质的不同,还是那个,返璞归真里“返”和“归”的关系。



有时候觉得,对于人这个物种来说,一生几十年,全花在求“道”上,确实像个阴谋,真不如鱼虫鸟兽,停下来和花草阳光雨露和水,一起并行于这个时间和空间里,更有意义。


看过一段文字,说猫狗之所以不会感到虚无,是因为在它们的生命里,时间和空间,只是和它们的当下,并行的两条线(大概这么个意思),它们的眼睛和生活都只关注着中间,被称为“当下”那条线,从来不看左右两边并行的“时间”与“空间”。

采蜜就只采蜜。

我喝了两口  嗓子齁得痒








吃蛋糕就只吃蛋糕


同乐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