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戎:洁白的梦


洁 白 的 梦

誓 戎

    据资料介绍,人在睡眠中做梦比不做梦好,做梦有助于睡眠,也有助于体能的恢复。这一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完全正确。这要看是做什么梦,如果是整夜整夜的噩梦,睡梦中高呼低喊骂骂咧咧,醒后心悸眼跳大汗淋漓,恐怕对睡眠及体能恢复无任何裨益,反而有害。我认为资料中所指的梦应该把噩梦剔除,也不包括一般的梦,而是特指美梦。试想一个人夜夜做美梦,梦中或是升官或是发财或是被漂亮的女人追逐,一幅幅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图景缭绕身旁,嘴角两侧再挂着幸福的微笑,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在这种美不胜收的感觉下重新潜入梦乡或迎接初升的太阳,对身心的健康有帮助。

    既然美梦有诸多好处,那我们人人都去做美梦岂不更好,事实上这种想法极端幼稚。常言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是现实生活的意象在大脑皮质中的反映。一个在实际社会里困顿不安并忧心忡忡的人,做美梦的机会定然微乎其微。这方面我较有发言权,我出身平民家庭,几十年来又一直从事着清廉而繁琐的企业职校教师工作,但我心性甚高,属那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对许多事物一而再再而三地固执己见,因而就一直扮演着碰壁者角色,自尊心时常遭受或大或小的伤害。从成家后不久直到现在,一万一千多个日子里,绝大多数的夜晚我都是在噩梦的相伴下度过。梦中的我不是没完没了地在一个狭长的地窖里钻着,就是背负着蛇蝎和猕猴于荆棘遍地的荒原上狂奔,再就是莫名其妙地被单位下放到家乡小学当教师去了,并注销了我的城市户籍。有时同一内容的梦在不同夜晚反复出现,有时一个梦当夜没有梦完第二天夜里接着梦,象电视连续剧。记得有一次梦到几个彪形大汉欺辱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出拳还击,不料拳头没打到敌手身上,而是“咚”的一声撞上了自家的墙壁,撞得我手心发麻,手关节的皮肤都爆裂多处。许许多多夜晚我从噩梦中惊醒就再也无法安眠,只得披衣而起一边咀嚼着梦境中诡异荒诞之事一边狠猛地抽烟。第二天早上,眼涩肚胀浑身酸软,痛苦异常。

    在我看来,睡眠中什么梦都甭做最好,坦坦然然地睡去,一夜无话;清清爽爽地起床,投入生活。仔细合计这也是可望而不可得的。中年已彻底逝去,老年逐日靠拢,儿子还未成家立业,自己的事业也无啥成就。正所谓革命尚未成功,奋斗是的选择。因此我每天上床入睡前总得瞪着两眼,琢磨白天的得失以及第二天该办什么事该说何等话该如何赚钱,怀揣这样忐忑的心绪还能坦然恬静地入睡?入睡后能不被各式各样的梦靥困扰?这就让我常常起怀念起四十年前的那场觉来,在家乡上高中的时候,我是住校生,破旧的寝室里别无他物,只有两排长长的木板铺,每排铺上挤十多人,有时想翻个身都得把身边的同学捅醒一起翻。有一天夜里下了场大雪,半夜不知谁出去解手没有把门关彻底,风把雪花从半掩着的木门一股一股地扬进寝室。我的铺位紧挨着门,被窝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那晚我睡得特别死,对这些浑然不知。凌晨醒来了,感觉脸上头发上湿漉漉的,摸了摸尽是雪霰和小水珠,再看花棉被的上半截都成白色的了。室外银白世界,万籁俱寂,空气清新。我没去抖落雪,一是怕惊醒身边酣睡的同学,二是感觉到在雪绒的覆盖下睡眠既新鲜又浪漫,就稍稍变换了睡姿继续睡,一合眼就又着了。那是一场多么畅酣多么心无旁骛并富有诗意的觉啊!我今生今世恐怕再也没有这样的睡眠了。

    作者简介:誓戎,原名忻世荣,一九六二年生于乌兰察布盟察右前旗一农民家庭。现为包头钢铁职业技术学院语文讲师。内蒙古作协会员,民盟盟员。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