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感缺失与深度脑刺激术

利维坦按:这几年,我身边已经有两位很要好的朋友由于抑郁症意外辞世。据她们生前和我的一些聊天所表露的,估计都是耐药性抑郁症者。以下是一篇并不轻松的文章,而有关抑郁症也绝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希望文中的疗法能够给那些仍旧处在极度痛苦中挣扎的人们带来一丝希望。


当然,假以时日,如果未来深度脑刺激疗法(DBS)成为了某种普适性的疗法,这项技术是否会被滥用?我脑中不由得出现了很多反乌托邦的画面:人们为了追求永恒的快乐,一旦发觉自己陷入痛苦或沮丧的状态,便手动触发了控制大脑布罗德曼25区的开关……这简直就是赫胥黎《美丽新世界》中服用苏麻致幻上瘾的翻版。


文/Lone Frank

译/乔琦

校对/苦山

原文/nautil.us/issue/60/searches/can-you-overdose-on-happiness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乔琦在利维坦发布

我们会欣喜过度吗?这是一个好问题。但当我看到这个问题以“何种程度的欣喜是过度欣喜”为题,以科研论文的形式出现在医学期刊上时,我还是有点惊讶的。

这篇论文发表于2012年,作者是两个德国人和一个美国人。当时,他们正致力于研究,如何通过刺激大脑操控人们的心情以及欣喜的感觉。如果可以直接进入大脑内部的奖励系统,可以控制快乐情绪的多与少,那么决定欣喜程度的到底是谁?是医生还是那个大脑情绪被控制了的人?

(www.tandfonline.com/doi/abs/10.1080/21507740.2011.635633?journalCode=uabn20)


 欣喜”究竟长啥样?深度大脑刺激需要在大脑内部植入电极。电极在头顶部位连接到右侧的电线,后者径直通向一块植入在锁骨皮肤之下的电池。这个装置可以把电脉冲送往大脑的特定区域。图源:Pasieka/Getty Images

论文作者之所以研究这个问题,是因为一位病人想要自行决定自己的欣喜程度:这名33岁的德国男子,多年来饱受重度强迫症及广泛性焦虑综合征的困扰。几年前,医生就在他大脑内部奖励系统中心区域(也就是伏隔核)植入了一根电极。就这位病人所患综合征的治疗效果而言,电脉冲刺激疗法表现相当不错,但是,现在要更换电脉冲激励器的电池了。激励器安置在紧贴锁骨的皮肤之下,需要一个小手术才能完成电池的更换工作。激励器所在的这块小突起,形状就像是一个缺了盖子的圆形小Zippo打火机,手术时这块区域必须打开。


为了让这一切重回正轨,这位病人被送入了蒂宾根一家医院的紧急手术室。手术室内,医生们叫来了一位名为马蒂斯·西诺兹克(Matthis Synofzik)的神经学家,他的任务是调试激励器的各项参数,使其达到最优状态。西诺兹克和病患两人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测验电压设置在1—5伏之间。每次重新设置后,西诺兹克会要求病人通过打分的方式(1—10分)描述此时的感受,包括舒适程度、焦虑程度以及内部紧张程度。

两人从1伏特电压开始,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病人的舒适程度,或者说欣喜程度大约在2分上下,而他的焦虑感则高达8分。随着电压逐渐升高,欣喜程度攀升至3分,而焦虑感则下降至6分。这自然要比刚才好些,但也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然而,当电压达到4伏特时,风云突变。此时,病人说自己非常非常高兴,得分直接蹿升到了满分10分,并且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焦虑。

“就像是吸毒之后嗨起来了一样,”他告诉西诺兹克,同时,原先沮丧的脸上瞬间就满溢着一个大大的微笑。为了完成整个实验,这位神经学家又把激励器电压往上调了一个刻度,但是,在5伏电压的状态下,病人表示“这感觉好极了,但有点过了” 。他有一种狂喜到几乎无法控制的感觉,这让焦虑感直接蹿升至7分。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公众号流量变现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