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明:老朋友之老

老朋友之老

孔明

 

年少之时,读“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虽知老之所指,却浮于老之表象。读梅尧臣诗,读到“老树着花无丑枝”,竟噗嗤笑出声来。如今回想,竟觉脸烧。喜欢了拍照后,对老枝嫩花情有独钟,受的就是这一名句的暗示吧。上世纪末,迈过“而立”,未到“不惑”,正不知老为何物的某一日午后,我步出家属院,优哉游哉,却耳闻身后人唤“老张”,没有回头,兀自走远。黄昏归来,门卫老先生近前陪着小心问:“没得罪你么?为啥叫你不应声?”我始则愕然,进而恍然,反问:“老张?你叫我老张?”他来自农村,当过民办教师,知书达理。他解释说,在他的家乡,再年轻的驻村干部,村人呼之,都在姓前加一“老”字,以表示尊重。他怕我还不懂,便继续解释:“老张之老,就像老师之老,对吧?”我接住话,半发挥半调侃:“也像老婆之老吧?”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我都走远了,他还立在门口自言自语:“这个‘老’字,蛮有意思嘛!”


杨稳新作品


我就琢磨“老”了,总觉这“老”字玄乎其玄,其中必有玄机,或者禅机。老子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个“门”字,莫非就是“老”字?虽然琢磨不透,却深信“老”字里必有啥密码,或者“老”字本身就是密码。闪过不惑之后,朋友雅聚,忽然都以“某老”呼之,竟然没有异议者,大家似乎都心领神会,所以都心照不宣。譬如费秉勋先生,大家呼之费老,其时费老还未过古稀生日。又譬如贾平凹先生,大家呼之贾老,贾者,假也,假老当然并非真老,这其中就别有滋味了。陈彦、张立、方英文、杨稳新、马河声、遆高亮等,年龄相仿佛,也都在不惑之年吧,分别被呼为彦老、立老、方老、稳老、马老、遆老。自然了,我被呼为“孔老”。一次,某女士随我参加一个活动,听某友高呼“孔老”,不解而嘟囔:“胡叫啥呢嘛,孔明老吗?”我赶忙解释:“别较真,也就那么一叫!”她偏较真:“你说的,语言是‘谶’,会把你叫老的!”我笑起来:“对呀,这说明就该叫呀!人谁不老呢?叫你老,你就老,灵验得很呢!”其实大家都不老,有的未必服老,只是以“老”戏谑,寻开心罢了。


方英文书法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