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小说|桃儿

江山文学

致力于传播、传承、发展中华文化。

关注

作者:洁子

  一

  两岁的桃,在农贸市场发现了一个梳着两条长辫子的年轻漂亮媳妇,立刻向少妇背影伸出两只小手,喊着:“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抱着桃的田奶奶急忙扭转身,让桃的视线离开了年轻媳妇背影。可桃扔然扭转脖子哭喊着:“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每当这时,田奶奶的心就会被桃撕心裂肺的哭喊,痛得鲜血欲滴。

  桃的父母都外出打工去了,家里就奶奶带着桃,最近邻居家的李嫂子总在桃面前提起她的妈妈。李嫂子这个人嘴尖舌快、有嘴无心,总爱逗桃玩:“桃,你还记得妈妈吗?你妈妈长的可漂亮了,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小瓜子脸白白净净、双眼爆皮的,记住了?”

  是啊,桃已经不记得妈妈了,有点印象,但模糊不清,所以她就按照李嫂子给她描述的样子,一见着梳着长辫的年轻媳妇,就哭喊着要妈妈。桃的妈妈在她一周岁的时候回来过一次,那时候她还不太懂事儿。

  桃的妈妈姓李叫巧云,她的爸爸叫大田。那还是一年前,巧云回来过一次。巧云一进门,把包袱扔往炕上一扔,就直奔桃伸过去双手,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桃却转身趴在了奶奶肩头不肯起来。

  那一刻,巧云的泪溜溜地顺着俊俏的面颊流淌下来,她知道孩子已经不认识妈妈了。她走过去用一只手抚摸着桃的头,桃却把头埋得更低了。巧云忍不住抽泣起来,大田也背过脸去。

  就在这时,桃突然回过头,看着眼前这个似曾相识的人,她的眼里也有泪花在一闪一闪的。当巧云再次伸出手,她既不过去也不抗拒,就那么安静地,用两只小眼睛呆呆地望着妈妈,不知幼小孩子的心灵在想着什么。

  

  二

  桃的妈妈巧云,还有爸爸大田,从第二次离开家就再也没有回来。田奶奶无论打电话,还是打听外出的人,都没有任何音讯。

  又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天邻居家李嫂子趴着墙头告诉田奶奶:“田奶奶,你还不知道吧,咱镇上的孔三回来了,听说他看到你家大田两口子了。”

  田奶奶一听,两只眼睛一下子明亮了起来,立刻竖起耳朵,急切地问:“你听说在哪了吗?”田奶奶问完还没等李嫂子回答,就急忙抱着桃向自家大门外走去。

  李嫂子一看,一下子从一米多高的土坯墙头跳过去,一把扯住了田奶奶的衣袖问:“田奶奶,你要干啥去?”

  “我要问问孔三去,”田奶奶着急地回答着。

  “你看看,我就知道你一听就得着急,人家孔三回来办完事就走了。”李嫂子回答着。

  “他李嫂子,那你也没帮我打听一下他俩在哪,干啥呢?”

  “看您说的,我能不问吗?”

  “那还不快说,你明知道我着急,”田奶奶有点迫不及待了。

  李嫂子有些为难地说:“我本不想告诉你的,怕你着急,可是不告诉你,你不是更着急吗?”

  “你平时说话也不这么磨叽,今天我越着急你还越不说,你是等急死我,你在说呀。”

  “不是我不说,说了你可千万别着急呀。你家大田两口子,在威海做传销被人家抓去了。”李嫂子改变了以往的高声大嗓,小声地说着,恐怕别人听到似的。

  田奶奶一听,向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李嫂子急忙伸手扶住,桃差点被奶奶扔在地上。田奶奶定了定心神,抱紧了桃,用颤巍巍的声音问:“他们是让公家抓去了,还是让坏人抓去了。”

  “是被公安局抓去了,不过田奶奶你别着急,听说罚点钱就能放出来,因为他俩不是主犯,他俩也属于受害者,听说钱都被传销头子给骗去了。”

  田奶奶听了李嫂子的这番话,心里似乎踏实了一点。她觉得钱没了就没了吧,只要人好好的就行。

  

  三

  桃五岁了,在幼儿园聪明可爱。她正拿着拼图玩的开心,大明突然凑到桃跟前,拿起拼图扔的哪都是。桃愣愣地看着大明,大明又去拿桃已经拼好的卡片还要扔,桃可能是被大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激怒了,她猛地捧起自己已经拼好的部分拼图,向大明的头上砸去。大明一看又用脚把散落在地上的拼图一脚一脚踢向桃,桃明知道自己再伸手也打不过大明,只好委屈地一对一双掉着泪。这时,幼儿园小王阿姨抱过桃问:“咋哭了,我就去个卫生间的功夫,谁欺负桃了。”

  因为农村孩子不多,幼儿班就一个女老师姓王,是个刚刚毕业的幼儿老师,二十三岁,都叫她小王老师。

  听老师问,桃委屈地用手指着大明说:“是他,不让我拼图。”桃哭得更加厉害了。

  阿姨一手拉过大明说:“大明,你为啥不让人拼图,是你不对,赶紧向桃道歉。”

  谁知道大明一听阿姨的话更来劲了:“我不,她是一个没有妈妈的野孩子,我才不给她道歉。”

  桃愤怒了,伸着一双小手直奔大明,嘴里狠狠地说:“你说谁野孩子,我有妈妈,我有妈妈!”桃一边哭一边扑向大明。

  小王阿姨急忙放开大明又抱住了桃,大明也许从没见过桃这么愤怒过,只好撅着嘴,低着头,站在了王阿姨身后,一双小眼睛还不时地偷瞟着桃。小王老师一看大明捅到了桃的痛处,就硬拉着大明,给桃道了歉。

  

  四

  晚饭后,田奶奶就到自家的菜园里,把酱缸用个铁盆叩上了。她看头上有几片浮云跑过,就扣上酱缸以防进去雨水,又把院子里几只老母鸡赶进架,这才迈着沉重的双腿想回屋。最近不知什么原因,右腿越来越痛了,她用手捶了两下,慢慢地向屋子里挪去,

  田奶奶进了屋,感觉有点不对,桃没有迎出来叽叽喳喳,急忙在屋里找了个遍,没有找到。她又到院子里找,还是没有。她忘记了腿的疼痛,向院外找去。

  田奶奶又赶紧去邻居李嫂子家看看,她想能不能桃又去找李大娘了。李嫂子一听,也立刻慌了神,忙说:“桃都两天没来我家了。天马上就要黑了,没准一会还来雨,赶紧找吧。”李嫂子虽然嘴快,可心地却很善良,平时没少帮助田奶奶照顾桃,桃也总爱往她李大娘家跑,只是李嫂子再也不敢提桃妈妈巧云了。

  李嫂子真的着急了,田奶奶腿脚不好,靠她啥时候能找到桃。想到这,她急忙向外跑,到处找了起来。房前屋后真的找个遍,没有找到,这可急坏了田奶奶和李嫂子。她俩这一通的找,惊动了左邻右舍都出来帮着找,因为大家都了解她家情况,

  整个村子都知道桃丢了。天渐渐暗了下来,村子像染了墨一样灰蒙蒙的,人们已经打起了手电筒,像星星闪烁的亮光,由村里像村外飘去……

  人们不让田奶奶再向村外走,让她在家等着,可她却像一头疯牛,横冲直撞谁也拦不住,跑得一点不慢。村头要修路,放了几个水泥管子,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着:“桃在这。”田奶奶跑过去,接过已经睡了的桃,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桃被奶奶的哭声吵醒了。她萌萌地环顾四周,逐渐清醒过来,突然猛地挣脱奶奶的怀抱,发疯似的顺着大道向村外跑去。李嫂子腿快,急忙赶上抱住了她,李嫂子不解地问:“桃,你今天怎么了,这是要干啥去呀?”

  桃哭喊着说:“妈妈,妈妈,我要找妈妈去。”

  人们一听都默不作声了,只有李嫂子还在劝着:“桃,今天黑了,明天大娘帮你去找啊。”

  “不,我要妈妈,我不是没妈的野孩子。”这让人揪心的喊声在村子上空回荡着,久久不能没有散去。这声音像天上的乌云,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

  不知什么原因,田奶奶的腿疼得无法站立,一下地就疼得坐在地上。好心的李嫂子过来劝她去医院看看,田奶奶坚持说:“不去,卖几口人的地钱,和低保就够我们娘俩吃饭的,孩子还在上学,哪有闲钱去看病啊。也许是这两天走多了累到了,人一上了年纪就啥病都来了,养两天也许就没事了。这两天辛苦你了,帮我照看一下桃。”田奶奶把祈求的目光落在了李嫂子身上。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已经上了小学的桃非常懂事,放学后她给奶奶端水拿药,还给奶奶煮了一碗热呼呼的小米粥。她一双稚嫩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捧着粥碗,送到奶奶面前,脆脆地喊着:“奶奶吃饭吧,我再给您拿点奶奶做的雪里红咸菜,奶奶做的咸菜我最爱吃了。”田奶奶看着小孙女小心翼翼地端着东西跑来跑去,她的心又翻滚着酸楚,眼里也挤满了雨滴似的老泪。

  热心的李嫂子看到这一切,不忍心再看下去,硬劝田奶奶去检查。结果出来了,李嫂子再也控制不住泪水,她真的为这祖孙俩泪流满面了。

  田奶奶似乎对自己的病早有心里准备,她也没问结果,只是对李嫂子轻声说了句:“买点止疼的药,我们就回去吧。”

  李嫂子无声地点点头,她转身出去买药。她生怕自己弄错了,又认真地看着报告单上几个让她扎心的字:“骨癌晚期,已转移淋巴。”她的脸上已经满是滚烫的泪水。

  

  五

  桃像一下子长大了,她担着家里所有的家务。她把奶奶养了几年的那群老母鸡,今天一只,明天一只,杀得就剩下两只了,都给奶奶熬了鸡汤,她希望奶奶能尽快好起来。剩下的两只,她舍不得再杀,留着下蛋给奶奶吃。这一切李嫂子都看在眼里,她觉得孩子正是玩耍和学习的时候,她却挑起这么重的担子,她的内心一直被桃一颗幼小的心灵感动着。桃上学去了,李嫂子就主动帮助照顾田奶奶,她想帮帮这个可怜的孩子。

  北方的冬天,就像《沁园春.雪》里描写的那样,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满山的白雪,覆盖了万物生灵,只有那一片片白桦,还在颤抖着傲然矗立。

  冬季的北方,晴朗的日子很少,一刮起西北风天空更是灰蒙蒙的。风一刮森林就会嚎叫着,往日听惯了,不觉得特别,今日听到就好像在为田奶奶吹响唢呐,在为这位老人送行。

  桃上学去的时候还给奶奶送一碗粥,奶奶喝得还是那样的香甜。奶奶嘴角挂着笑,看着已经十二岁的孙女,她长高了,干活也有力气了,对奶奶的照顾也越来越细心了。她目送着孙女远去,还是忍不住留下了泪,她有太多的不舍,她有牵挂呀。

  桃听小王老师说奶奶让她回家一趟,好像预感到了什么,出门就向家里跑去。她远远就发现自家院子里聚了好多人,村长和村民们正凑钱好去给田奶奶买寿材衣服。桃扒开人群跑进屋,见奶奶眼睛微睁,横躺在炕沿边上。她望着奶奶欲哭无泪,只见她嘴角动了动,趴在了奶奶身上。

  等她醒来时,已经躺在炕上了,李嫂子和村支书正陪着她。她胳膊上扎着滴流,环顾四周明白了,她没有大声哭喊,任凭泪水四溢流淌。

  天刚蒙蒙亮,桃就起来了。她看看陪她的李嫂子还在睡着,就穿着过冬衣裤,外面又穿了件羽绒服,把羽绒服帽子系好后,就走出家门。

  她顶着西北风,身上背个学生用的双肩包,向村外的荒山走去……

  她找到奶奶新立的坟头,烧了纸钱,独自坐在无人的旷野大哭了一场。桃跪在地上对奶奶诉说着:“奶奶,你累了,一辈子也该歇歇了。你不要惦记我,我已经长大了,以后恐怕不能长来看您了。奶奶,您永远活在孙女的心里,您就是我这个世上最亲近的人。您走了,我也不想在家待下去了,我不想让别人另眼看我,我不想让人可怜我,我更不想让同学说我是个没妈的野孩子,我要走了,离开这里,我要去找妈妈了,日后再回来看您吧。奶奶,我的好奶奶,您听到了吗?孙女给你磕头了。”说完,桃用袖口抹了抹泪水,从雪地里站起来,背着包向山下跑去。

  到了岔路口,她又慢慢回过头,向山上望了奶奶的坟好一会儿,就拐向通往公路的山道。风还在不停地刮着,路两侧树林不停地摇晃着,似乎再向她招手送别。她挥挥手,告别了远山,告别了村庄。她在无人的旷野大声呼唤着:“妈妈,妈妈,我要去找妈妈了。妈妈你在哪呀?”山谷的回音传出老远,冰天雪地的山路上留下了一串歪歪斜斜、深浅不一的脚印……

【编者按】

【编者按】这是一篇关于留守儿童的故事。桃的爸爸和妈妈大田和巧云都去城里打工了,留下桃和田奶奶在一起生活,可桃很想念妈妈,可妈妈回来一次后就再也没了音讯。田奶奶听邻居家李嫂子说大田两口子,在威海做传销被人家抓去了。说是被公安局抓去了,罚点钱就没事了,田奶奶听了心里似乎踏实点。桃在幼儿园被人欺负,被人骂是野孩子,大明捅到了桃的痛处,桃愤怒和他打起来了,直到老师过来拉开,给桃道了歉。桃太想念妈妈了,独自出去去找妈妈,让家里的奶奶和邻居四处寻找,等找到桃,发现她在村外睡着了,哭喊声令人心碎。奶奶病了,舍不得花钱看病,懂事的桃放学后承担起照顾奶奶的重担,可她的孝心终没挽救回奶奶的生命,老人走了,留下桃悲哀地在呼唤着妈妈。小说通过一位留守儿童和奶奶相依为命的故事,反映出农村的留守儿童的面临的艰难困境,他们没有家庭的温暖,渴望得到父爱母爱,这些是爷爷奶奶无法代替的。因此,希望引起社会的高度重视,也希望爸爸妈妈们在外打拼的同时,关爱一下自己的孩子,因为一旦他们才是你们的未来和希望。小说直击社会弊端,给人警示,思考,主题贴近生活,情节感人,故事生动,人物形象鲜活血肉,读来令人心起波澜,引起共鸣!好小说,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90016】

作者:洁子

桃儿

江山ID:洁子

本名:黄福杰,黑龙江省明水县人。

学生时代就爱好文学,在校期间就写过诗歌散文等,自2018年初,开始在“北方”“田园”“心之旅”等网络媒体表过诗歌散文等。

2018年5月13日注册江山文学网,在这个文学平台上边学习边创作。我愿做一盏心灯,照亮自己,不问出处,愿无名的小花开的更加艳丽,用芬芳来装点自己多彩的生活!

江山文学网目前拥有作者九万人,在线作品83万余篇,是创作群体最为广泛的文学原创网站。

开设栏目有:长篇频道、短篇频道、江山征文、江山萌芽。短篇频道:情感小说、传奇小说、江山散文、杂文随笔、诗词古韵、江山诗歌、作品赏析、微型小说、影视戏曲、微电影剧本。

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军事历史、青春校园、经典言情、悬疑武幻、剧本连载。

其中江山“萌芽”是全国中小学生习作园地,专门选拔优秀编辑一对一,手把手对孩子作品的不足与亮点给予细心修改和充分肯定,以最快的速度提高孩子的写作能力。

推荐阅读

江山名家|冯新生:行者穿越山水,记述古今风云(三期)

江山名家|赵兴华:我的江山我做主(二期)

江山名家•佳著|杨广虎:南山有景,心隐暗香(一期)

江山首部幽默职场

喜剧《鸡毛蒜皮》,此剧正在热播中,手机扫右侧二维码即可观看精彩剧情!开心与你同在!

柳岸花明社团

宗旨: 这儿是草根文学者的园地,爱好文学的朋友来吧,柳岸给你一个平台,你尽情来展示你的文才与风采。群QQ 490413039

江山文学网

优秀的网络文学交流平台

旗下拥有在线作者九万余名

拥有在线作品八十三万余篇

是创作群体最广泛的网站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江山微信推广团队

制作:任左萍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