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痕上阶绿,一曲满庭芳

关注“读书村”:每天十分钟,打开文学的美好

苔痕上阶绿

作者 | 羊羔毛

 

喜欢苔藓,久了,竟近成癖,这种情愫扰得人颇有些寝食难安。

次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喀纳斯自然保护区见到密匝匝成片的苔藓,以及在白巴哈图瓦人居住的木刻楞屋外,那水莹莹、茸茸的犹如锦缎般镶嵌在木屋罅隙、屋顶间的青苔,让人仿若看到了外星植物,忍不住欢呼、留影。

入夜,主人的小屋,热腾腾的马奶子酒,墙上悬挂的图腾、成吉司汗画像……我们围坐一圈,无比惬意,深深陶醉于男主人苏儿(喀纳斯湖边生长的苇科植物把茎秆掏空后制作而成的像笛又似箫的一种乐器)演奏的绝世天籁中,猛一刻,在悠扬哀婉的乐声之外,我竟莫名地惦记室外那一袭苍绿。

后来,读到刘禹锡的《陋室铭》,“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恍然,原来苔是世外高人,那份清幽出尘、凌厉峻拔,蕴含着深深禅意。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