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错书话丨少年娘则书法娘

初临一帖,宜带秋气,严谨肃杀。

写《张迁碑》易写俗,不是张迁的错,是写张迁的人自己俗。


临帖不必像,是董其昌当年白日欺人。不过如有香光才具万一,不像也罢。


“二王”是当代人瓦盆,打破方见真如。



文 冯错近作(一)

临《书谱》,不难于谨,难于变。


写怀素小草《千字文》如钓水,一任自在;写黄庭坚《诸上座位》如战斗,横冲争折。



临遍诸家,便是尝遍世味。

2018年上半年写隶书,丑萌,下半年呆萌。



文 冯错近作(二)

不要怕写坏,写坏了古人又不要你赔;但写得没气象,狗都嫌弃。


《西狭颂》是高士,《礼器碑》是俊彦,《石门颂》则是“隔壁老王”,心思多变叵测,姿色姣好爱恨无常。


入古深,王静安说:以奴仆命风月”,驱驰“苏黄”,有何不可。


入秋宜写摩崖大字,巍巍而入苍茫之感。入冬则临上古铭文,无头无尾,绵厚入里。


技法纯熟,见古人“廊庑”而已。


抄古人,抄今人,抄袭者没有未来。看大字展的抄袭者,生生把自己抄成了“笑话”。人生最可怕的是人家活成了段子,你活成了“笑话”。

文 冯错近作(三)



陶渊明把菊花当知己,王羲之把鹅当知已,如不喜欢个花花草草,爱护个把小动物,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艺术家”。


写《广武将军碑》,如对关中侠客,奇崛生辣。


张潮说:草书须如名将,《古诗四帖》必是项王霸王一类,包世臣所谓草书则如赵括耳,纸上谈兵尚可,何能兵戎相见。


文 冯错近作(四)

少年娘则书法娘。

当今书家四大傻:开口唯尊二王,二王外无书;出门前呼后拥,书家官僚化;评论必骂“时风”,好像骂了就跟自己没关系;天下唯我独尊,当代老子第一人,开古迈今,你不说我自己说。

写古人之不屑,刑徒砖是也,未尝不可。取古人之所弃,取法民间书法,不是就写成民间书法。民间元素经典化,殊途还要同归。



孙过庭老师的死给当代书家的最大启示是:书家要有诗人朋友,要不然死了墓志铭都没人写,后之来者没法谈你的人生。

怀素《自叙帖》最不惹人注意的牛逼之处是:把当时吹捧他书法的评论文章统一整理,写成了传之后代的书法经典。



冯错随手

2018年9月

—版权声明

本文为书法屋原创,版权归书法屋所有。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主编丨汪玉琪

总监丨冯错

编辑丨祁朦  周丽君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