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烧器材是原罪,那我宁愿乐在其中

最近又看到许多关于器材玩家的争论。各种意见都有,褒的贬的都不少。但让人不舒服的是,那种高高在上,强调“摄影艺术性是中心,器材党不值一提”的“盖棺定论”般的言论,也飘飘悠悠地回来了。

说真的,我很厌烦那些动不动就把器材党看成无用之辈的论调,以及由此“延展出来”的众多名言警句,比如什么“镜头不重要,重要的是镜头后面的那个头”。当然,这句话放在合适的语境中并没有错,而且有着积极的劝诫意义。但无限扩大它的适用标准,往往会偏离造句者的初衷,令无辜者枉受一些不知所谓的言语鞭挞。

“你们追求你们的升华就好了,指责我纯粹的快乐作甚?”

我对器材的喜爱,始于它们那魔法般的能力。如同无形的时间被钟表捕捉,动人的声音被磁带记录。变化莫测的光影,在一声清脆的快门过后,就能被珍藏起来——懵懂少年,从此为之着迷。


国产单反相机海鸥DF-1(图片源自7788收藏网)

父亲有台海鸥DF-1国产老相机,据说是他年轻时节衣缩食数年才拿到手的宝贝(还是台二手)。我上学前的照片几乎都是出自这台相机。但身为“老烧”,哪会止步于此?87年趁着去日本进修学习显像管技术,父亲再次东拼西凑买了尼康FA回来。这台“除了自动对焦什么都有”的新家伙,竟成了他最大的秘密。直到多年后有一天父亲将其送人,我才知道它的存在……

尼康FA(笔者七年前从二手市场购得,与父亲当年送出的型号一样)

显然是受了家人的影响,我从毕业工作后,就开始了对相机的迷恋,为了能更多接触,索性做起器材编辑。我既“追新”,也很“恋旧”;喜欢如抚摸党一样痴迷传统胶片相机的优美造型和精密做工,也执着于数码相机不断提升的性能指标与功能创造。工作时“玩”不够,假期生活继续凑。拍的最多的是“样片”,写的最多的是技巧。朋友们打听“798里有什么展值得看”,听到的却是我兴高采烈地狂喷 “D2X多么坚固,冰天雪地随便造”。


位于五棵松的北京摄影器材城,是北京最早的专业摄影器材卖场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