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原来在田间地头!野外吃鸡,爬树摘核桃…乡村生活也能赶上内容红利

越刷朋友圈越焦虑,也许是很多人当下的写照。

 

中产阶级的焦虑养活了一大批自媒体的10w+,但实际上,这不过是内容生态的一部分。就在许多自媒体人努力敲着键盘的时候,还有一些内容创作者,正在野外采集他们的素材。

 

穿着背心,戴着草帽的野食小哥,上山摘橘子去了,哼哧哼哧地搬下来一筐筐橘子,被B站的弹幕调侃说“终于有台词了”。

 

来自贵州偏僻苗寨里的欢子,上传了在小河上捕鱼的视频,撒下大网却只捞上一条鱼,评论区的网友也跟着哭笑不得。

 

在这个每天都被无数信息轰炸的时代,这些真实而鲜活的内容,逐渐爆发出蓬勃的生命力。

 

穿梭于乡野间的身影,给人们带来了最真诚的慰藉,就像一曲返璞归真的“田园牧歌”。

 


“看了你的视频,我想妈妈了”

 

一年前,欢子还在广州一家商场做保安。他曾做过蔬菜搬运工、家具厂学徒、电子厂工人,打工八年,最高月薪3100元。

 

捉鱼、割稻、炒扁豆、煮南瓜粥、放牛、烤鸡……“欢子TV”的内容就是最普通的农村生活。当初他也许不曾想到,自己拍摄的农村原生态短视频会大受欢迎,一年累计播放量超过2亿,年收入达到50万。

 


欢子发过一条介绍苗族过年习俗的视频,获得了700多万播放量,转发3万多次。有一个粉丝看后,打赏了欢子4000元,留言告诉他:“看了你的视频,我想妈妈了”。

 

来自四川泸州农村的小伙刘金银,也靠展现农村生活日常,成了直播界的小网红,用打赏所得改善了全家人的生活,他的故事还登上了央视新闻频道。

 


这两个听起来颇为励志的故事背后,反映出内容平台上农村用户的比例提升,无论是读者观众还是创作者,都在迅速向小城镇和乡村下沉

 

根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我国的乡村常住人口有近6亿。而据CNNIC的统计报告,全国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比例在两年间,从88.9%提升到96.3%。这一部分增长中,三四线城市和乡村人口正是主力。

 

当小镇和乡村青年大量涌入移动端,原本很难发出声音的他们,也开始跃跃欲试地做起了自媒体。

 

他们虽然没有专业的技术,却带着一股朴实的勤奋和冲劲。

 

头条号作者“贵州李俊”说,他特别想做自媒体,想做传媒,把家乡的风土人情分享给大家。但是,从一开始他就面临一个巨大的考验:不会拍照,不会剪视频。

 

于是他每天跑到网吧里看剪视频的教程,然后学着剪。买不起相机,就借朋友的。



还有一些内容创业者虽然不属于农村常住人群,也敏锐地发现了三农内容的巨大缺口。

 

比如“我是小熙”,目前头条号已经有70万粉丝,常常出现在西瓜视频榜单的前列。他的切入点是农村美食,账号简介为“分享农村美食,发现生活之美”。

 


曾在互联网公司工作过的小熙,最初随手拍摄了一些生活趣味素材,想展现农村原生态生活的魅力。他会带着女儿出镜,拍她吃东西吃得很香的样子,也会亲自上树摘桃,下地摘瓜,呈现食材最原生态的状态。如今他的视频播放量基本在100万以上。

 


返璞归真的“田园牧歌”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两个人——野食小哥和李子柒。今年7月底,他们分别获得了金秒奖第二季最佳男主角和女主角。

 

如果说papi酱是2016年的第一网红,那么2017年的第一网红备选中,野食小哥和李子柒都是强有力的竞选者。

 

虽然一个又黑又胖,一个美若天仙,但他们的视频有一个共同特点:原生态

 

野食小哥人称地主家的傻儿子、美食界的泥石流(以及胖版榜哥),看他的视频总让榜妹想到食物链顶端的“贝爷”。



在视频里,他总是一言不发就跑进深山老林。用山泉水泡面,提着只鸡到野外杀掉。“吃鸡”过程中看到泉水清凉,又突然脱光进去洗了个澡,然后吃完一整只鸡,还不忘给它立了个墓,上面叉根木头做的十字架。


野食小哥最新的一期视频


有网友评论说,“人生头一次看到有人诗意得如此邋遢,认真得如此随性,接地气得如此清新脱俗。把他所有视频都看了一遍,也许是他一言不发,看完竟然有种满足感。”

 

李子柒则是粉丝口中心灵手巧的“仙女”,她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能用木头搭秋千,能用葡萄染衣裳。在她的视频中,几乎看不到什么现代化的元素,一切都要亲力亲为。



在远离尘嚣的地方,她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日子,让被困在水泥森林里的人们羡慕不已。

 

她在微博上说,自己家就是正常的农村,确实很美,但并不是大家心目中的“世外桃源”。虽然李子柒常常一袭白衣翩跹,看起来柔弱娇小,但实际上她动手能力超强,力气超大,是个十足的“女汉子”。


 

比如有一期视频开头,她本来用一根竹竿打核桃,没敲几下就放下了,自己沿着树干三两下爬到了高处,直接将核桃摘下,没别的目的,“只是为了展示自己很会爬树”。


转眼她又化作古风少女,亲自制作胭脂膏、口红纸,仿佛从诗词中走出来。



原生态与商业化如何平衡?

 

原生态内容的走红,或许是自媒体在进化中的一种趋势。就像当科技进步到能用化学合成各种味道,做出花样百出的食物时,人们却开始对原生态的食物情有独钟。

 

当流量开始向他们涌去,当他们渐渐成为具有影响力的大V,内容创作是否会受到商业化的影响,变得不再纯粹?这或许是他们和粉丝们纠结的问题。

 

目前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开始了商业变现之路,主要的模式是流量分成和广告植入

 

流量分成的典型例子是欢子,据“欢子TV”的负责人曾哥透露,这个号“上线三天就拿到了原创,再过一个多星期拿到了第一笔收益,大概是1279元,现在的一个月能到10万左右”。


当然这其中肯定有头条的大力扶持和资源倾斜,这个数额在目前的流量分成中可以说是凤毛麟角的。

 

广告植入也许是更直接的途径,问题在于,原生态的内容中如果出现商业广告,会不会比其他视频里的广告,更容易让用户反感?


 

野食小哥的主要变现方式就是广告植入,他接的第一个广告是手机,最近又连着接了几个餐饮、手游、旅游类的广告。因为他的视频本来就很随性,每次广告的露出都毫不含蓄。


在B站视频里,只要他一发广告,就会有用户刷“小哥你膨胀了”。但这种吐槽可能只是一种开玩笑的互动,也有粉丝为他终于接广告了而开心。

 

 

除此之外,三农相关的内容也可以有独特的变现方式。比如“我是小熙”就尝试帮老乡们宣传一些纯天然的食材、特产,按照这样的模式,今后也可能向农村电商方向发展。

 

从帮助当地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些农村自媒体的影响力,也许能发挥出更大的价值。



与其他几个三农领域自媒体不同,野食小哥和李子柒的受众更广,而且城市中的年轻粉丝也更多,这一点从他们在B站和微博上受欢迎的程度可以看出来。


他们的形象人设特点鲜明,不排除有预先策划的因素,但的确更加具有辨识度,在视频呈现上也更贴近网络流行文化,比如野食小哥融入“野外生存”的模式,而李子柒的视频则颜值高,有浓浓的古风元素。


 

但究其根本,他们能从短视频内容中脱颖而出,是因为内容本身扎根于生活,贴近自然,勾起人们对于乡野生活的无限向往。在焦虑如影随形的都市生活中,这些带着乡野气息的画面,成了抚慰心灵的良药。


在简陋原始的环境中,没有随叫随到的外卖,没有万能的淘宝,为了一顿饭、一件物品,要奔波劳累一整天,完成一系列琐碎的流程。

 

但正是这样的繁复中,包含着对于生活最真实最纯粹的仪式感。


转自:新榜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