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洞见 | 南宁一夜:这个世界我会怕你?(李铃铛篇)


🎭


 /铃铛· 桂小厨 / 


铃铛是我非常喜爱的KOL,专攻娱乐八卦。


我们有很多很多不同,但是都爱杨洋。


之前见的时候,我被她可爱温柔的样子吓到了。


内心有很多预设,都是错的。


比如觉得这个促狭的人,会是个抠脚大汉或者丑八怪,她本人非常温柔可人。


也很有意思。 


我记得她之前写过一篇文章,是说骑着电单车在大街小巷穿行的酷炫,就闹着她也载着我,呼啸而来呼啸而去。


当然她儿子也超可爱。


一见我就扑到怀里叫姐姐(认为应该不是铃铛提前教的!应该是出于本能!),还夸我幼崽是一只“很可爱的熊”。


小朋友问:姐姐,你的小熊叫什么?


狼喵。


真是让人觉得暖融融的啊!


我碰到的成年人,看到狼喵,要不就是出于礼貌说还蛮可爱,要不就是暗讽我为老不尊心理变态。


只有这个五岁的小男孩,会好奇幼崽的名字,摆出一副“狼喵我要和你交朋友哦”的真挚。


而《阴阳师》里,安倍晴明说名字是最短的咒语


可是下一步,小朋友在自己今年几岁的这个问题上卡壳了。


铃铛问,今年是18年,你13年出生的,今年几岁?


小朋友进入hard模式……



说说我为什么喜欢铃铛的文章。


真挚平白有感情


她以前是天涯八卦首席版主,很搞笑的一个人,天生有趣。


看她写第一篇是写古装披发界的男艺人们,笑到岔气。


我觉得她的作品有一种特别的分寸感。


就是不说教不装逼但是有自己的想法,而且蛮有趣的,也在迭代。讲真,好烦价值观输出,或者写八卦非要写出什么微言大义。


我们关注明星的名利场,因为他们生活的戏剧冲突会更为强化,笑一笑就过去了。


也是因为普通人的生活,太过苍白无聊平庸。


真正能写下去的人,都是因为爱好。


铃铛和我非常不一样,她没有精英的偶像包袱。说起来,她最羡慕许老湿这样的娱乐KOL,“因为完全没有商业模式”。


如果有了一个一个亿,还写不写公众号?


铃铛说,写啊,只是我不再写广告!


我也喜欢她身上的烟火气。


前不久她写了一篇天涯八卦的周年庆文章,我说好好看啊,她说是啊,准备了好久。的确,我们都认可好的文章都凝结了无差别的劳动时间


说起来,我算是很讨女生喜欢的女生。这次见面算是更熟稔,她一面呵斥小朋友不要闹不要乱窜,一面小心翼翼和我说着体己话。


关于我一个人这件事,铃铛表示很不解(我身边所有亲近的朋友都觉得这是宇宙难解之谜)。


这有什么啊,没有男的喜欢我。


怎么会?铃铛被吓到,她说你把你名片甩给他们!你那么棒,做那么多有意思的事!


这该那些男的被吓到了吧,我回答。


此刻,小朋友口齿伶俐表示要和我坐一边,完全不顾忌从我碗里抢走螺蛳粉的鹌鹑蛋和炸豆皮。


我安抚着铃铛儿子,觉得她们母子都很有意思。


这是属于我结界外,更为广阔和入世的宇宙。


她总是很坦诚表示“我们就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很好啦”。


甚至在交往中,会担心自己高冷的假脸,会成为铃铛和我说话的障碍,产生一种距离感;那些所谓的高大上,人工智能区块链,都只是工作,并不是我的生活全部。


铃铛会觉得尴尬,比如小朋友吵闹蹦跳。


其实,我非常喜欢她写的一系列亲子文,比如《宝宝,这个玩具妈妈买不起》这样,活灵活现且不抖机灵。


文章贵在真诚,这其实是我需要学习铃铛的地方,抛弃炫技,抛弃所谓智力和审美方面的优越感。



塑料姐妹花也有撕碎彼此的时候,都是为了杨洋。


发现她长期用杨美人做微信朋友圈相册的封面。


可恨,有老公有儿子还和我抢杨洋,无耻!不守妇道!


🎭


 /ENDING / 


国庆长假从德黑兰飞回北京,待了一天时差没有来得及倒就去了深圳。接下来,周五我终于搭上了去广西南宁的高铁。


去南宁,也是工作和访友结合,更多考虑的还是生活本身,体验一下市井气息。


而关于日常生活的记录,虽然我现在已经没有了写日记的习惯,但会觉得记录生活本身就很有意义。


所谓我一直研究生活方式的真意,会超越所谓仪式感,而真正关键的是每天,看不到摸不着但是经历着的衣食住行。


对于历史的兴趣,是对于宏大叙事的对抗,是对英雄史观的一点怀疑,是多年来,我对生活史本身的关注。


当然,这丝毫不抓马,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


所以,我希望能够更多更频繁更详尽去记录生活本身。


快点关注铃铛!

当然也要关注我的【摩登】!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