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子弹已打进我的生活 | 刺猬君亲历

导读昨日,巴黎再次爆发枪战。长久以来,巴黎在人们心中是时尚、文化、艺术的代名词,然而一系列的恐怖袭击却让它以悲痛的方式聚集了全球的目光。巴黎人经历了何种撕裂?又在如何进行疗伤?今天,刺猬公社驻法观察员陆鸣子将为大家讲述自己的巴黎生活。

刺猬公社出品,必属原创,严禁转载。

合作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


by 陆鸣子

昨日,巴黎再次爆发枪战。据报道,法国警方于当地时间18日凌晨在巴黎北郊圣丹尼镇发动追捕恐袭事件嫌犯行动,并爆发枪战。截至目前,已有7人被捕,2人死亡,2名警察受伤。其中一名女性携带自杀式炸弹。直升机参与支援,现场枪战激烈,时有爆炸。

恐袭仍在继续,巴黎牵动着全世界的心。今天,身在巴黎的刺猬君陆鸣子为大家带来自己的亲历手记,她说,巴黎人哀痛但不畏缩,需要疗伤又希望一切照常。

作者介绍:陆鸣子,入选“复旦大学-巴黎政治学院”双学位项目,目前为巴黎政治学院传播学院一年级研究生,来法三个月。

1不在现场,但子弹已打进我的生活

巴黎恐袭把一些词抽打进我的生活——伊斯兰极端、难民、宗教、种族等等。回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一切,都难以摆脱这些字眼的投影。

譬如,我或许会这样描述事发前的那个晚上:我走在塞纳河边,左手的杜乐丽公园曾在巴黎公社五月流血周被毁掉,右手的卢浮宫曾在圣巴托罗缪之夜成为新教徒胡格诺派的葬场;同行的是个伊斯兰姑娘,她的祖国突尼斯曾在半年前惨遭ISIS的劫掠,而她的宗教在这些天总被人们谈起。她住在巴黎十一区,正是恐袭案的中心,我不知她的生死。

而倘若恐袭没有发生,那个追了半轮太阳、淋了半斤雨的晚上其实还很美好:

我独自一人带着相机打算拍夕阳。可走到塞纳河边,厚重的云翳已裹缠起大半个太阳,冷色调的黄昏透着忧郁沉静的美。


事发当天的塞纳河边 陆鸣子/摄

在艺术桥上,我请路过的女孩儿为我拍张照片。她说她也想拍一张,于是我捧过她的大衣,她理了理脸上的黑色希贾布,在镜头中露出羞涩的笑。拍完照,我们沿河边走边聊。我得知,她来自突尼斯,在巴黎十三大念数学博士。她说毕业后想尽快回到自己的国家,还拿出GoogleMap 指给我看她的城市。

我们在杜乐丽公园告别,她向地铁站走去,我留在初上的华灯下,感受着这座城市的温婉:摩天轮搅动着水面的流光,雕塑群站在梧桐的落叶里,凝望着深蓝色的天幕。尔后,橘黄色的灯光下飘起了雨丝,我向回走,7点多到家。


夜晚的摩天轮 陆鸣子/摄

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改变了这一叙述方式。

晚饭过后,室友日本妹子说,巴黎发生了恐怖袭击。我一开始还没在意,后来各种新闻客户端频频的推送声告诉我事态的严重性。我和室友互相播报最新动态,当事发点增加到6个之时,南京和东京打来的电话先后响起,我们各自向父母报平安。同时,微信上的小红点快速增加,亲朋好友的询问使得心中很暖。我告诉他们“我很安全”、“这些天不会出门”,其实却担心着窗口飞进子弹,家中闯入暴徒。小伙伴们发来法国的报警救护电话、中国驻法大使馆、联合国紧急救援等各类联系方式,存完后也不知是更安全还是更危险了。


慌乱的袭击现场

打开Facebook,11:28分,有法国同学发帖,“我和家人现在被困在酒吧,没有受伤却不能回家,很明显这将持续整个晚上。”后面的评论很快增加到六、七十条,但没有回复。1:36分,又是一条,“我手机没电了,但很明显我们要在酒吧呆整个晚上”。我们的心悬着,直到2:52分,她在Facebook上“确认平安”,并发帖“谢谢大家的关心,谢谢为我开门”。那一晚,巴黎人家的门,为危险中的人们打开。

凌晨三点,我终于在疲倦中睡去。

周六一早得知,昨晚就在自己所在的城市,至少有120人丧身于恐怖事件,法国进入战后最高警备状态。看到网上的事发现场视频,鲜血流过熟悉的街道,街边放着遇难者的尸体。这一天,我在刷新闻直播中度过,第一次感觉自己与一座城市如此紧密相连。好在除了下午时有消息称“巴黎郊区枪声再响”,事态并没有扩大,然而恐怖分子仍在逃,人心依旧惶惶不安。凶手面目开始被揭露:他们来自叙利亚、埃及、法国,年纪最小的出生在1995年。


一名枪击嫌疑人社交平台照片曝光

我开始试图解释身边的这场惨剧,却发现这一切完全超出我的解释能力。我如同被昨晚的子弹击中,急切地追问和搜寻:伊斯兰国有何企图?极端主义为何兴起?中东乱局究竟如何?宗教争纷还是政治博弈?战后欧洲问题何在?法国是否应该成为“世界性”的国家?难民问题如何解决?

我不能假设枪声没有响过,因为子弹已经打入我的生活。

2心存惶恐,却始终有力量

周六,埃菲尔铁塔没有亮灯,卢浮宫博物馆和迪士尼乐园都已关闭。大约3000名士兵部署在巴黎。不少交通线关闭,公众集会被禁止。然而当晚,巴黎民众聚集在共和国广场,点亮了蜡烛,照亮昨晚献血流淌的地方。


熄灭的埃菲尔铁塔


共和国广场点亮蜡烛

“巴黎人胆子真大,第二天就在袭击案现场集会。”朋友圈里有同学感叹。第二天,巴黎市民仍旧聚集在玛丽安娜的雕像下,甚至有父母带着年幼的孩子,为死难者祈祷,因为“我们不害怕”,“恐怖分子输了”。共和国广场响起了钢琴演奏的列侬的《Imagine》,玻璃上的弹眼中被插上了鲜花。


事发第二天,巴黎群众在袭击现场演奏音乐

然而周日下午,我在Youtube 上看到一段四十秒的视频,视频中所有人在慌乱中奔跑,巴黎的神经似乎又绷紧。发布者称:“共和国广场的人们都在奔跑,不知道为什么,据说是听到了枪声。”后来,枪声被证明为错误的警报。

当枪声响起,面对野蛮与暴行,巴黎的人们并非“不害怕”,但却始终有种力量使他们不畏缩。

3既需要疗伤,又希望一切如寻常

周一早晨,地铁里像往常一样挤满了人,只是大家都格外安静。

中午十二点,全巴黎集体默哀一分钟。

此时,我们正在上课,讲台上一组同学在做展示。12:00到了,教室里静得只有啜泣声,我看到一些同学脸上挂着泪水,他们来自法国、墨西哥、波兰、美国、中国……一分钟后,台上做展示的同学继续,然而教室里可怕的寂静不得不让他们停下,老师说:“大家平静下心情,我们再停五分钟开始。”

这时,有个教室齐唱起了马赛曲,越来越多的教室跟着唱起,歌声结束后是整栋教学楼的掌声。于是,周一的第一节课,以马赛曲和掌声结束。下课后,老师和同学们互相拥抱,拍拍脊背,擦拭泪水。


哀悼的巴黎市民

坦诚地说,巴黎的沉痛超出我的想象,我只有久久地静默,小心地触摸着它的痛。

然而,对于这种痛,巴黎人亦是矛盾的。他们既需要疗伤,又想让一切只如寻常。

事后,学校只发给我们一封邮件,告诉大家:“一切照常,上课、考试依旧,迟到、缺席将被记录;务必带学生证才能进入教学楼。”课堂上,有同学抱怨起学校的冷漠,老师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今天的课我们只用来讨论这次事件。晚上,我们收到这位老师的邮件,她将“Bataclan generation”(Bataclan歌剧院为恐怖袭击的主要地点,89人在此身亡)的“被关爱”以及“表达、聆听、交流”的需求写进一封寄给校长的信。第二天,全校同学收到了校长的来信,学校将提供心理疏导,还会在周三的所有课中,专门对这次事件进行讨论和反思。

信中,校长还写道:面对那些举着枪弹、捆着炸药的人,我们无需选择武器——我们的武器和平而有力,它们叫作文化、知识、理解、教育、尊重和交流。通过辩论、陈述与写作,它们让自己的声音被听到,清晰且响亮。

的确,袭击事件后的巴黎出乎意料的平静,除了满街的警察和时时响起的警笛,似乎没什么不同。他倔强地抚着伤口,以平和的神色看着那暴徒,露出倔强而泰然的笑;他像往常一样,边走边思考,谨慎地考量着前方的路。




刺猬公社

传媒观察原创平台

只做原创·自由分享


微信:ciweigongshe

新浪微博:@刺猬公社

今日头条:刺猬公社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