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华年 | 从贝岗村到中大校园

1973级英语 吴红蕾(小惠)

那一年到番禺看望友人,朋友建议我去参观新建的大学城。当我们在车上围着这美丽气派的建筑群遛弯时,一个写着“贝岗村”的路牌赫然映进了我的眼帘。贝岗,多么熟悉亲切的村名!这里就是我曾经度过整整五年青春岁月的地方吗?此地就是我插过秧,割过稻,挑过地瓜,扛过甘蔗,流下多少汗水的农田村舍吗?如今那些稻田,那些蔗地都已不复存在,我的那些父老乡亲也已迁往他乡,只剩下村口的老榕树和一间破落的祠堂在望着我,仿佛在低吟,在唱咏:忘了,忘了……

忘不了,忘不了!1968年,刚满15岁的我,因缘际遇,以投亲靠友的方式落户这条贝岗村。当年这条村子并没有接受下乡知青的任务,仅有的几个插队青年都是来自本县城镇的回乡知青。对我这个来自广州(后来还知道我其实是来自香港)的小姑娘很觉新奇也很关心。几年间,老乡们手把手教会我各种农话。就说挑担吧,从挑30斤直着走,到学会左右换肩挑上一百多斤小跑,铁肩膀和铁脚板慢慢练出来了。同学们应该还记得我们上体育课跑步时,我一定要光脚丫,穿上鞋子我反而不会跑,也跑不快。下乡五年,我从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城市姑娘锻炼成一个晒得黝黑,手脚粗壮,勤于农活和农家家务的村姑。下乡的最后一年,我被选为生产队长和铁姑娘队长,多大的变化啊!

我和中山大学结缘始于下乡的岁月。我们生产队以种植水稻、地瓜和甘蔗为主,一年两造交了公粮,卖了余粮才按工分分钱。为了让社员们口袋里有点零钱购买日常生活用品,队里不时把收成的少部分水果、蔬菜和塘鱼拿到附近小镇售卖以换取现金。而我则是经常在半夜被队长叫起来穿乡过镇当小贩的人选,原因不是我特别得力,也不是我最善叫卖,而是考虑到我是最老实的。要知道这种没数的买卖大可以打点“斧头”(私吞),而队长知道我绝对是“担屎不偷食”的主儿,因此每次卖物都少不了我。话说有几次我们挑着木瓜来到中大的校门对面叫卖,当时我看见进进出出的老师和大学生,心里连羡慕都说不上,村姑与大学生,贝岗村和中大校园,能联系上吗?开什么玩笑!

直到1973年的初夏,我记得我正在摘荔枝,村里民办学校的校长忽然走到我跟前,对我说现在大学在招收工农兵学员,鼓励我去报名。我跟他说我只有初中一年级的文化水平,怎么跳级也跳不到大学嘛。校长说现在大学招生重在表现,除了本人报名,还要由贫下中农推荐,他觉得我在整个生产大队里表现最好,很有机会。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任由校长“摆布”,办了整个报名手续。过了一关又一关,终于到了去县城参加文化考试和体检的最后一个环节了。天哪!务农五年,我连初中一年级的课本都丢光了,现在要考文化课,如何是好!但回心一想,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硬着头皮都要走下去,考不上顶多继续当农民呗。

当年的文化课考试试题只是初中程度而已,但对我这初中一年级学生来说还是很艰辛的。我记得数学一科我仅仅懂得画一条数轴;物理和化学则乱撞了几题;唯一可以发挥的是政治和中文,因为那些年我们是政治学习不断,有关路线斗争等常识难不倒我。至于中文,因为我在农村那几年唯一的业余爱好就是看小说,所以动起笔来却也轻松。考完文化课,我已是心灰意冷,上大学怕是无望了,还是快快打道回乡吧。正当我在收拾行李时,有人通知说中山大学来了一位老师要对报考外语的考生进行面试。来人正是后来与73、74级同学朝夕相处、深受大家尊敬的李根洲老师。我因为考文化课的失落,躲在房间不敢出来。记得李老师走到每一个房间查问有没有报考中大外语系的,一个同伴把我“供”了出来。当时我跟李老师说我不行的,不考啦。李老师亲切地说不用害怕,来试试嘛,就把我带到了一个面试的小课室。我还记得当时的那些“竞争者”大都是其他公社的知青,他(她)们的穿着对比起我是时髦多了,而且他们竟然可以朗朗上口地读英文版《中国日报》,看见这种情形,我的自信心又一次被打到谷底。还记得李老师让我跟着他读几个单词,仅记得其中一个是“basketball”。李老师的亲切和朴素,一下子把我这个农村姑娘和大学教授的距离拉近了。当时我想,如果真有机会进大学,受教于这样的老师就好了。

后来当我在乡里接到入学通知书的那一刻,真是又喜又忧。喜的是我居然可以成为一个做梦都不敢想的大学生,虽然前面冠以“工农兵”,但当年工农兵是多么吃香的名衔啊。忧的是自己那点文化基础,到了学校还不知会多吃力呢。另外,我也很舍不得相处了整整五年的“三同户”(注:当时城市知识青年到农村插队,安排到贫下中农家中同吃、同住、同劳动),把我当作亲人的贫下中农和那些刚开始欺负我,到后来处处帮我,护我的同辈伙伴。报到那天,乡亲们送我到村口,我是一步一回头,含着眼泪从贝岗村走到了中大校园。

而今,站在贝岗村口,思绪万千。我怀念你贝岗,虽然离开你已久,你永远是我的第二故乡;我热爱你中大,虽然毕业多年,我永远是母校的女儿。对于所有那些帮助过我,教育过我的乡亲和老师,我除了感恩还是感恩。如今贝岗村与包括中大校舍的大学城竟然融为一体,是巧合?是缘分?是命运?从贝岗村到中大校园,我重要的一段人生!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公众号流量变现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