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让我打掉意外怀上的孩子,却和我闺蜜...


  九龙地下停车场,面积一千多平,是深市最大的地下停车场,因为车震事件频发,也被市民戏称是车震圣地。


  我戴着帽檐压低的鸭舌帽,拿着袖珍相机穿梭在这车震圣地的一排排车辆当中,寻找着我的目标。


  别误会,我不是狗仔记者,我来这儿,是为了捉奸!


  三天前,我刚刚从外地出差回来,打扫房间的时候,在我和我老公的卧室床底下扫出了一枚用过的tt和一件女士镂空蕾、丝内衣,我立刻就知道出事了。


  我老公杨彦生,在我出差的时候带了女人回家,在我攒了半年工资买的大床上滚了床单!


  我当即气愤不已,想立刻就拿着那枚tt杀到杨彦生的单位质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但我向来不是冲动的人,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很快就想到我此时明智的做法什么?


  我和杨彦生才结婚一年还没生育儿女,有一套婚房及一部本田轿车,婚房是领证之后由我父母出资以我名义购买的,杨彦生和他家人没出过半毛钱,车子则是我上个月做了个大单之后用提成和奖金买的……


  这么一来,房子车子都是婚后财产,如我不想让杨彦生占到便宜,就得找出他婚内出轨的证据才能让他净身出户,于是接下来两天,我请了假偷偷跟踪杨彦生,终于老天还算开眼,今天中午我在他公司楼下蹲守的时候,看见他和一个女人搂搂抱抱的上了本田车,驰车来到了九龙停车场。


  望眼欲穿的找了半把个小时,终于,我找到了那辆牌号尾数为49的蓝色本田车,本田车旁边停着一辆黑色大奔,车上好像有人,但杨彦生那对狗男女却半裸着抱在一起在驾驶座上做的肆无忌惮。


  女人背对着我坐在杨彦生的腿上,杨彦生边啃那女人,两手还放在女人丰满的上围,女人扶着杨彦生的肩膀一起一落,嘴里发出了痛苦又似欢愉的声音,杨彦生那渣男也是撮着嘴一脸陶醉,车子更是被震的咯吱响……


  我重重的咬着嘴唇,心里又恨又怒,嘴巴被咬出血都不知道,我对杨彦生虽然没到爱的死去活来的地步,但我们认识两年多,我还是很爱他的,他对我也还算温柔体贴,万万没想到,才结婚一年,他竟然背着我和别的女人搞上了!


  虽然不舍,但我深知,男人一旦变心,就是过了期的食物,就算我大度原谅他真心悔改也是再难下咽,除了离婚没有别的办法。


  那边,杨彦生和贱三干脆把座椅放倒了,越发做的肆无忌惮,本田车简直要被震垮!


  我咬了咬牙,拿着相机猫腰摸到了车子左侧,按了录像的开始键,然后一手拿着相机,一手拿着车子的备用钥匙,准备开始捉奸……


  却在我把钥匙插进车锁的瞬间,旁边的车突然开了车门,伸出一只手来把我拦腰楼上了车,我简直吓的头脑一片空白,帽子和相机掉了都不知道,还没缓过神来,就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按在放倒的座位上翻身按了下来。


  怕我喊叫,那人立刻用嘴堵住了我的嘴巴,然后扯下皮带把我的两手绑在了身后,飞快的把我的裤子褪下,粗暴的侵占我的身体……


“呜……”


  前戏丝毫没有,我干涩他也不管,就那么直冲而入,简直痛的像是撕裂了一样!


  我疼的眼泪都出来了,拼命瞪大了眼睛看,想看清楚这强我的王八蛋长什么样,就算现在无法反抗,我也要记清他的脸事后去公安局举报他。


  可地下车库光线本来就暗,他又背着光更是看不清楚,我只能看到一副棱角分明如同精雕细塑的完美轮廓。


  竟然还是个长相不错的男人!


  但就算这样,我还是不甘心被如此对待,我张嘴狠狠咬了一口,顿时嘴里就馋到了浓浓的血腥味,那男人还疼的闷哼了一声,离开我的嘴唇狠狠的瞪着我,那双眼睛就好像黑夜里蓦然出现的狼眸一样凶狠阴鹜。


  然后,他什么都不说,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圈胶带要来贴我的嘴,我赶紧偏头躲过一边大叫:“救命……唔……”


  只喊了一声就被他用胶带把嘴给封上了,然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开口,被他按在车上为所欲为。


  奔驰发出的咯吱声和旁边杨彦生的本田发出的声音和成了一曲协奏交响乐,让我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含着泪瞪着那个男人,只期望他赶紧结束,没想到,他竟然跟吃了一把伟哥那么持久,一遍又一遍的要着我,把我翻来覆去的折腾,我几乎有种要被弄死的错觉……


  突然,一声怒吼响起:“简然你个贱人,你竟然背着我跟男人偷情!”


  我顿时一个激灵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挺起脖子看了一眼,只见杨彦生一脸暴怒的站在门口,那眼神简直要把我给吃了,而他身边还站着跟他偷情的贱三,我看清那贱三的脸,立刻就惊呆了!


  那贱三,竟然是前不久来我家借宿的杨彦生的堂妹张玉!


  当时杨彦生说,他堂妹刚刚参加工作手头拮据,深市的房租又贵,让她在我家住段时间等攒了钱就让她搬出去……


  张玉过来之后,表现的跟杨彦生十分亲热,两人甚至勾肩搭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当时还狐疑的问过杨彦生,他说他跟这个堂妹的关系从小就好,简直就跟亲兄妹似的……现在想想,我简直脑袋被驴踢了相信他们兄妹情深!


  张玉眯着眼笑着,脸上写满了得意,手里拿着我掉在地上的微型相机,按下快门咔擦咔擦几下,把我和男人纠缠的画面拍了下来。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我难堪跟身上的男人说有人在看我们,可他根本就充耳不闻,两手死死的按住我的肩膀飞快的动作起来,我只感觉有一阵热流涌进了我身体里,身上那男人已经缓缓的趴在了我身上。


“哎哟喂……堂嫂,真看不出来你竟然这么放、荡,跟男人玩车震还连门都不关,也不怕人看见,你这么做把我堂哥当什么了?”


  张玉嘲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这下,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不只捉奸不成,自己还反被捉奸,都怪我身上这个禽兽不如男人,我真想一头把他给撞死!


“简然,你还真跟你名字一样是个贱人,老子真是瞎了眼了竟然看上你这种女人!老子还想给你留点面子,没想到你脸都不要,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杨彦生义愤填膺的说完,就拉着张玉上了车,到底心虚他自己也出了轨,可张玉不甘心的道:“还没拍到她奸夫是什么人呢?”


  杨彦生立刻训斥她:“人家开大奔的你能惹得起?不过是随便玩玩那贱人,只要拍到她出轨的照片就行。”


  说完,两人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呵……


  我竟连冷笑的力气都没了,我才是瞎了眼竟然爱他爱了那么多年,他还反咬一口说我下贱!


  身上的男人总算起身了,他提起了裤子,伸手开了车顶的照明灯,看见我狼狈的样子,微微愣了一瞬,然后伸手揭开了我嘴上的胶布。


  胶布把我的嘴皮都给撕破了,我疼的一瞬间清醒过来,看清了那男人的脸:雕刻一样的深邃五官,淡漠如水的神情,一双深邃的黑眸平静无波的看着我,绯色的薄唇开阖,说了句让我想杀人的话。


“直说吧,要多少?”


  我一口老血涌上来差点把自己给憋死,他强了我不说居然还一副嫖客对妓、女的姿态问我要多少钱?


“我不是小姐!”我很恨的说完这句话,马上觉得自己很蠢,这种时候我应该破口大骂才对。


“你个禽兽,qj良家妇女你不得好死,你有种放开我,我要跟你拼命!”


  我对着男人破口大骂,他竟然只是挑了挑眉,道:“我要是你,这时候就该装可怜求饶,否则我一个不小心把你灭口了又能怎样?”


  他竟然还威胁我?


  我瞪大眼看着他,心一横,张嘴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地下停车场都有监控,我就不信他真敢把我怎么样?


  他眼里闪过恼怒,把刚刚揭下的胶布又贴在了我的嘴上,然后把我的裤子提上,扯着我衣襟把我拉起来坐着,却不给我解开绑在手上的皮带,把座位升起来,拿出一张名片塞给到我手里,平静道:“你现在不太冷静,不适合谈善后的事,你手上是我的名片,要是冷静下来想好了,就打名片上的电话告诉我。”


  说完,又补充道:“你要是有点脑子,就该赶紧把你老公手上的照片销毁,免得落个净身出户的下场。”


  他,他竟然猜到了!


  我错愕的看着他,他面无表情的动手把绑我的皮带解了,然后把我推下车,自己开车扬长而去。


  我腿软的踉跄了几步才站稳,动手揭下嘴上的胶布,看着已经没了影子的车,心里简直跟灌了黄连水一样苦涩。


  捉奸反被强,我这是有多衰?


  随意撇了一眼手上的名片,那禽兽原来叫作秦深,还是什么贸易公司的副总……秦深—禽兽,这名字取的真贴切!


  他把名片留给我,分明就是有恃无恐,我本来还想报警,但看来他根本就不怕我报警,而且杨彦生手上还有我跟他在一起的照片,到时他和杨彦生联合一气说我跟他是通奸我也根本就不能反驳。


  况且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想办法把杨彦生手里的照片销毁,杨彦生离开的时候跟张玉说的那番话,说明他们早就已经计划谋夺我的财产把我扫地出门,我要是不赶紧行动,恐怕真要像穆深说的,落个净身出户的下场!


  一瘸一拐的往外走,还没出停车场,就接到了公司主管打来的电话:“简然,你那个大客户程先生来公司闹、事儿了,说是你给他配的货不对,要退货还要赔偿,你给我马上到公司来!”


  我吓得脚下一个趔咀,赶紧道:“好,我马上就来。”


  慌忙的,把手上的名片弄丢了都不知道。


  我是做高端建材销售的,那位客户是我工作以来接的最大的一单,我就是用那个单子的提成奖金买的车,要是真出了纰漏客户要退货,那我可真是完蛋了!


  我急匆匆打车赶到公司,才弄明白,原来因为口音的问题,我把客户要的那款按摩浴缸听成了另外一款,而到货之后客户并没验货直接交给了装修公司,直到装修好验房才知道产品被弄错了……


  我拼命鞠躬道歉甚至差点给客户跪下,还跟主管申请给客户更换产品再赔偿三万元损失,客户才勉强答应息事宁人。


  那三万元,是我从信用卡取出来赔的,但能保住工作我也知足了,毕竟这年头找工作不易。


  然后自己联系别处的代理商费尽口水调来了那款浴缸,直忙到晚上十点多才下班。


  我累的只想倒头就睡,但没想到回家之后,还有一场可怕的风暴在等待着我……


  我开了门进到家里,十分意外的看见了一脸愤恨的我婆婆,还有我爸我妈,以及一副伤心颓欲绝样的杨彦生。


“你还有脸回来?”我婆婆操起地上的烟灰缸朝我砸了过来,我躲闪不及,被烟灰缸砸到了肩膀,顿时疼的我龇牙咧嘴,感觉肩膀那块儿的骨头都已经碎了。


“妈你干什么?”我憋屈的瞪着她,他儿子出轨他还砸我,简直是疯了!


  闻言,我婆婆精瘦发黄的老脸一下就垮了下来,从沙发上站起来就踩着碎步朝我冲了过来,边走还边骂:“干什么?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娼妇,我家阿生对你那么好你还背着他跟男人乱搞,你就不怕天打雷劈下面生蛆,我替你爹妈好好教训你……”


  呵……


  这下我算是明白了,杨彦生这渣男竟然恶人先告状说我出轨!


  杨母举着巴掌要打我,被我爸妈冲上来拦住:“亲家你冷静冷静,说不定有什么误会也不一定,咱们坐下来好好说话。”


  杨母立刻就棱着三角眼咄咄逼人道:“你们把我老太婆当瞎子呢,照片上明明白白的是简然跟男人在做那不要脸的破事儿,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自己教不好女儿我替你们教,给我让开别拦着!”


  杨母说着,用力狠狠的推了我妈一把,她一直在农村种田,力气大的惊人,这一把把我妈直接就推的后退撞到了墙上,我妈的后脑勺在墙上重重的磕了一下,迷蒙的眨了下眼睛就晕了过去。


“妈!”我本来要跟杨母算账,看见我妈晕过去顿时什么都顾不上,赶紧跑上去扶住她下滑的身体。


“妈你醒醒啊,你别吓我!”我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要是我妈出了事儿,我真是该去死!


  我爸也吓的脸色都变了,扶着我妈一声声喊她,可是我妈始终双眼紧闭没有反应。


  我抖着手拿出手机打120,可我按了号码还没拨出去,手机就被杨彦生一把给夺了,他瞪着我道:“你敢报警我打死你!”


  虽然已经死心,但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我还是觉得无比的陌生和寒心,我怎么都没想到杨彦生竟然会渣到这种地步,但现在情况紧急我没工夫跟他计较,冷着脸对他道:“我不是报警,我是叫120,我妈已经晕过去了,要是不赶紧送医院出了什么事你妈就等着坐牢吧。”


  杨彦生一听,脸上顿时露出惧色,他妈更是吓的脸都白了,却狡辩道:“可不是我推的她,是她自己没站稳摔倒的,你可别想赖我!”


  我简直想杀人,之前杨彦生一直跟我说他妈年轻丧夫独自抚养他有多辛苦,我还想着以后要好好孝敬她,平时经常嘘寒问暖不说,见了她三次每次也都买了昂贵的补品给她补身子,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不是人!


  要不是我妈的情况耽搁不得,我一定扑上去把她那张恬不知耻的老脸给撕了!


“把手机给我!”我站起来去夺手机,杨彦生却闪身躲过了,对我道:“不用你打,我打就行。”


  他说着就按了拨号键,电话接通,他跟人说:“我这有人不小心摔到了,你们快过来,地址是阳城小区……”


  我查看了一下我妈的情况,还好,她虽然晕了过去,但呼吸还算平稳心跳也正常。


  我本想把她抱到沙发上躺着,但怕移动会造成二次伤害,便去拿了几个靠枕让她靠的舒服些,这时,杨彦生从身上拿出了一张折叠的纸摊开,又拿出一支笔给我道:“这是离婚协议,你赶紧给我签了!”


  我和我爸都惊呆了,没想到这时候他竟然会逼我签离婚协议!


  随便瞟了一眼那协议的内容,我就看见其中一条是因女方婚内出轨,所以两人婚后购置的房和车都归男方所有……


  呵……


  我站起身,一巴掌甩到了杨彦生脸上,冷声道:“想霸占财产,你做梦!”


  杨彦生顿时就恼羞成怒,捂着脸恶狠狠的瞪着我道:“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我手上有你出轨的证据,到时就算上法院也是我赢,你要是不想难堪就给我马上签字。”


  我忍不住晃了一晃,杨彦生说的是事实,如果上法院,我一样得净身出户!


  但我要是咬了牙道:“我不签!”


  杨彦生的眼神一下就凶狠的想杀人,他张嘴还想说什么,但这时救护人员已经来到,我和我爸和医护人员一起把我妈抬上担架。


  杨彦生大概是还不死心,也跟着我们一起上了救护车,我担心我妈,也懒得搭理他。


  到了医院,我妈被送进急救室,四十多分钟后才出来,医生道:“病人有轻微脑震荡脑,需要留院观察48小时,你们去办住院手续吧。”


  我赶紧答应,拿着护士给的单子去办住院手续,杨彦生也跟着我。


  我心急赶路,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人,那人被我撞的晃了下身子,我赶紧跟他说对不起,但抬头看见那人的脸时,我顿时惊呆了,这男人,竟然是白天强我的那个男人!


  他已经换了套衣服,裹着一身剪裁合体的手工西服,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皮鞋也擦的油光岑亮,俨然一副衣冠禽兽的样子,他看着我,好像也认出了我,又看看我身边的杨彦生,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捅进别家洞的破杆还要,真是心大!”


  说完,他就抬脚走开了。


  我愣了愣,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说的是杨彦生那玩意儿捅了张玲玉,我不计前嫌又接受了……他以为我跟杨彦生又和好了,真是,怎么可能?


  我想跟他辩解,但他已经上到了楼上,我也没时间去追。


“刚才那男人是谁?”杨彦生突然沉着脸问我。


  他做了那么不要脸的事还有脸质问我……我心头起火,也把脸拉下:“他是谁关你屁事!”


  杨彦生听我这么说,脸色越发阴沉,直接伸手紧紧的掐住我胳膊,提高声音问:“他是不是就是你那个奸夫?简然你可真够贱的,整天装出一副端庄大方的样子,竟然背着我悄悄勾搭男人,说,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杨彦生的质问引来了旁边许多人对我投来异样的眼神,我怕他闹得难看也急着给我妈办住院手续,就道:“我不认识他,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跟我说话?再说你看人家穿的一身名牌又英俊潇洒哪能看得上我这种人?”


  杨彦生的眼神闪了闪,好像信了,放开了我,道:“既然你妈没事,我就回去了,给你一个小时时间考虑,想好了就打电话给我,我会拿着离婚协议过来,你要是还死犟着不同意,明天一早,你跟那男人偷情的新闻照片就会出现在深市早报上,我会让你身败名裂臭不可闻!”


  杨彦生说完转身就走,我咬牙盯着他的背影,心里的恨意简直像是决堤的洪水,绝望也像是决堤的洪水几乎要把我淹没!


  杨彦生是报社编、辑,他说的绝对能做到,他这么一点不顾过去的情分要曝光那照片逼我离婚,我再不甘又能怎样?如果悄悄签字离婚我还能积蓄力量找机会报复他,可要是他把那照片曝光,我可就彻底完蛋了,不仅是失去财产还会身败名裂连工作都弄丢,到时我还怎么还击他?


  除了签字离婚,我好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不对,还有!


  那个叫做秦深的男人好像挺有钱有势,我可以拿他强我的事威胁他帮我把杨彦生和那贱三的事情挖出来,我就可以反败为胜了!


  想到这儿,我兴奋的走出队伍直往刚刚秦深去的方向冲,我跑过去,才发现那块竟然是男性病专科,心里顿时突的一下,他该不会有什么脏病吧?


  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我得赶紧找到秦深,向他求助。


  可是我一间一间诊室的把所有房间都找过了也没能找到他,心不由得十分焦急,当时他给我的名片又被我给弄丢了,没有联系方式,我怎么找?


“然然……”


  我爸焦急的跑了过来,问我:“住院手续办好没有?护士要看单子才给你妈安排床位。”


  我竟然忘了,医院是这社会上最现实的地方。


  我歉疚道:“我马上就去办,爸你赶紧上去看着我妈。”


“好吧,你快点。”我爸埋怨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回去。


  我赶紧跑过去入院处排队,用信用卡叫了住院费,拿着单子回去,护士看了单子,才将我妈送进病房。


  看着我妈苍白的脸色,我心里的愧疚翻山倒海。


“简然,你怎么可以做那种不道德的事情,我从小教你的礼义廉耻你都忘哪儿去了?”我爸沉着脸问我。


  我爸是个中学教师,特别讲道德爱面子,从小就严格要求我,现在见我这样,怎么能不生气?我赶紧辩解道:“爸,你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出轨的人是杨彦生。”


“那照片是假的?”我爸激动的问我。


  我愣了愣,苦涩的摇头:“是真的。”


  我爸立刻就失望了,眼神沉痛的看着我,挥挥手,道:“你走吧,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爸……”我今天遭遇了人生的重大变故,现在听他这么说,无疑又是一记沉重的打击,我只觉身体发冷甚至全身开始颤抖了起来,我想跟我爸解释事情的经过,可是看见他脸上的沉痛和失望,我顿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失魂落魄的从病房出来,我好想找个无人的角落嚎啕大哭,我想不通,为什么我好好的人生一夕之间会变成了这个样子,简直就像是茅坑一样又臭又肮脏!


  可是我连哭的余地都没有,杨彦生给我一个小时,我得赶紧打电话给他,告诉他我同意离婚,否则明天局面将会闹得不可收拾。


  杨彦生听说我同意离婚,声音立刻就激动的高了八度,道:“你等着,我现在就拿离婚协议过来。”


  我嘲讽的笑笑,说:“不必了,我回来。”


  我打了车回去,一进家门,杨彦生就欢天喜地的迎了上来,道:“你总算是想开了,何必闹的难堪呢,好聚好散不是挺好,来,协议在这儿,赶紧签了吧。”


  我恨恨的瞪他一眼,走过去签了字。


  签字后,杨彦生把两个行李箱扔到了我面前,道:“你的东西我都收拾好了,想必你也不愿意跟我待在一个屋子,你回你家去吧。”


  我自嘲的笑了一笑,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我精心布置的家,毫不留恋的拿着行李走人。


  我家我是没脸回的,今晚只能住酒店,明天再找房子,可是等我到了酒店才发现,我竟然连住酒店的钱都没有了。


  身上的现金只剩下三十多块,信用卡赔偿了那客户又给我妈办了住院手续后也已经刷爆了,我只能在前台小姐异样的目光中走了出来。


  夜里的风格外冷,我觉得好累,走到一个角落里像被人丢弃的猫仔一样蜷缩起来,心里的委屈和痛苦突然就爆发,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看来还是被算计了啊……”


  一个平静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抬头,看见了秦深英俊绝伦的脸。


  十分钟后,我和秦深坐在明珠酒店的豪华套房内,他端给我一杯热腾腾的咖啡,然后在我对面坐下,深邃的眸光平静的望着我,道:“说吧,要多少?”


  我本来想向他求助,可是他这句话一下就把我的理智给打碎了,我把杯子搁下愤怒的对他喊:“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会被侮辱被赶出家门净身出户,我会伤透我爸妈的心?都是你这个混蛋害了我!”


  说着,我更是激动的冲过去揪着他的衣领质问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你把我的人生全部都给毁了,你有钱有什么了不起,有钱就可以随便践踏我的尊严么?你简直是个衣冠禽兽!”


  他的眼里闪过错愕,然后抓住我的手冷冷的看着我道:“你还是第一个敢揪着我衣领骂我禽兽的女人,好,不错,既然你口口声声骂我禽兽,那我就禽兽给你看……”


  他说着,一把抓住我的肩膀两边把我按倒在沙发上然后翻身按了上来,动作跟在车里侵犯我时简直一模一样,但我现在没有被皮带捆住手也没被胶带封住嘴,拼命的对他又打又骂,他脸上的怒气越发深厚,再一次抽出腰带把我的手捆绑了起来,然后随手抓过一块布把我的嘴塞了起来,我顿时就言语不得。


“呜呜……”


  我屈辱的满脸泪水,他却宛如未见的粗鲁的扒下了我的衣服,然后拉下裤子侵略了我的身体,我那里本来就还痛的很,顿时就疼的呜咽了一声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他看见我这样子,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放慢了动作,脸上却是出现了隐忍痛苦的神情,然后马上就又飞快的动作起来。


“呜呜……”


  我含着泪瞪着他,在心里狠狠的骂着他禽兽人渣,身体却在他的蹂躏中不由自主的一次次攀上了高峰……


  许久之后,他终于缓缓的趴在了我的身上。


  我身体一松,也昏睡了过去。


“滴滴……”


  车水马龙的声音传进我耳朵,我睁开眼四顾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是躺在酒店里,身上传来的异样让我一下就想起了昨晚的事,昨晚那混蛋又把我给强了!


“王八蛋!”


  我翻身想揍他,才发现身侧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人?


  这混蛋趁我没醒跑了!


  我真想骂娘,却突然瞥见床头柜子上的水杯下面压着一张纸片,我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等我回来。”


  心里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像是有根手指轻轻的拨弄了一下我的心弦让我心上忍不住荡起了涟漪,真是想不到,所有人都把我抛弃的时刻,竟然是他收留我!


  恼恨的把纸片揉成一团扔在地上,我起身穿上衣服要走,但拖着行李走到门口,我又不知道我现在能去哪里,那个家已经不属于我,娘家也不能回,去别的酒店我又没钱……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拿出来一看,是公司主管打过来的,接起来,那边传来了气愤的声音:“简然你给我马上回来办理离职手续。”


  我一下就懵了,问:“为什么让我离职?那个客户的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我现在这种状况,要是再失去工作,那就真正是一无所有了!


主管在电话里冷哼了一声,道:“你还有脸问为什么?你跟人偷情的事上了新闻头条了,我们公司丢不起这个脸,你给我赶紧回来办手续走人。”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