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兵小说 | 美丽(十二)


作者 / 赵兵

        我进城去找旗杆,书店里没什么人,她正俯在柜台上全神贯注地看书。见到她,我心里由不得翻腾起来,我俩一分别就将近一年,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下乡之前我曾打电话向她告别,在电话里她只“喂”了一声,我就听出她在闹情绪,她说不想在新华书店干了,那个地方空气沉闷得实在呆不下去。我劝她,不要这山望着那山高,到哪个地方都一样。她愤怒地说了句“不用你劝我”,就“砰”地挂了电话。


        我走过去,她的头埋在书里,我跺了下脚,她抬眼看见是我,眼里马上迸出一道光来,不过很快又消失了。她把书合上放在我够不着的地方,冲我打了一个响指,淡淡地说:


        “怎么想起到这来了,你找谁啊?走错门了吧。”


        我知道她在装,其实心里翻腾的动静不会比我小。我就势俯在柜台上,也装出很淡然的样子看她,觉着她哪里有些硌眼,打量了一下,发现她身上的军装换成了碎花便衣,“真不是东西,”我心里骂着,搡了她一把,叫她离我远点。


        她也搡着我,让我滚开。外人看我们俩在那里推推搡搡打成一片,会很不习惯。可我们自己清楚,彼此是一个锅里的肉,不炒不熟。


        一年没见,这家伙出落得越来越水灵,越来越标致了,只是过于苗条,麻杆一样的身体趴在柜台上,像根面条似的软绵绵地耷拉在那里。 


        我由衷地夸了她一句:“美人,祝你早日从麻杆成为麻绳。”

    

        她不再装了,龇牙咧嘴,嘻嘻哈哈,把我一把拉进柜台,让我站在她跟前,从上到下对我进行了一番细致研究后,满脸失望地摇起头:“你这人是怎么搞的,一点也不长进,你打算穿一辈子军装啊,你看我。”她伸手够到那本不想让我看的书,拿起来用它在身上滑了一条弧线,“瞧瞧吧,我这身衣服,是不是很洋气?”


        随着这条弧线,我又一次打量了她身上的衣服,上身是朱红色底子小白碎花的确凉棉袄罩衣,掐腰敞摆,沿衣摆处有一条烟灰色的滚边,下身是笔挺的黑毛料裤子,用当时的话形容,裤缝直得可以切豆腐,只是脚上的一双黑布系带棉鞋显得老派笨重,比较煞风景。这样一打扮,军人的气质在她身上消失殆尽,尽管她比许多同龄女性要朴素得多,但是在我眼里,她已经落入花丛,完完全全的花枝招展了,只有眼神间保留的倔强也可以说是固执还没有蜕去。


        我想起小时候,我俩坐在幼儿园门口的台阶上,互相诉说自己的梦想,结果两个人的最大的梦想都是想有一条花裙子穿。现在我有了实现梦想的条件,却又舍不得这身军装。想到要把它脱掉,换成便衣,我伤感地直摇头:“我打算穿它一辈子呢。”


        “你别忙着摇头,我可有言在先,就你这模样,我看以后谁娶你?云想衣裳花想容,知道不?你得赶快行动起来,给自己置办一身漂亮行头,把这身绿皮换掉,给我能扔多远扔多远。知道不?”她皱着眉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显得格外地恨铁不成钢。


        我知道自己对付不了她的伶牙俐齿,便躲开锋芒,问她:“店里怎么就你一个人?”


        她指着身后的那个小门说:“其他人都在后院政治学习呢。”


        我感叹:“还是你们好,政治学习放在上班时间,我们医院白天上班,晚上政治学习,搞得连场电影都没机会看。”


        她说:“你就别在我面前叫苦了,我们是文化单位,政治学习比你们业务单位多得多,你们光是晚上学习,我们白天晚上都要学习。今天我值班,下班后照样得交学习心得。”


        说起交学习心得,她和我商量:“不如你给我凑和一篇算了。”


        我一听让我写学习心得,心里便恶心起来:“去你的,想得美。”


        她指责我良心大大地坏了,然后沉下脸翻开刚才看的书不搭理我。


        我围着书店柜台转了一圈,书架上除了毛选、语录和一些政治辅导书之外,只有小学课本、新华字典和我已经看过好多遍的浩然的小说《艳阳天》、《金光大道》。


        这里真的没什么意思,我只得回到旗杆那里去暖场,装出很有兴趣的样子问她:“康庄什么时候娶你?你现在可是一只彻头彻尾的大花蛾子。” 


        她把手里的书合上,朝柜台一摔:“在我面前,不许你提他。”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