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任100多家工厂CTO,却不拿一分钱

天猫双11背后的“工牌哥”:我在工厂装摄像头,拍下了另一种中国制造。

 文|天下网商记者 蒋婵娟

       编辑陈晨

“他侵犯我隐私,我不干了。”东莞虎门镇口一座两层小民房里,一名女工从缝纫机前站了起来,把穿着格子衬衫的男子推搡到边上的房间里。房间门口挂着“总经理办公室”的小木牌。

女工的愤怒源于头顶上的一枚摄像头。

双11到来的前三个月,十几万淘品牌供应链依靠的淘工厂,启动了工厂数字化改造计划,尝试用IoT设备将生产线数据化。

通过阿里巴巴的大数据分析预测销售趋势,品牌商可以针对性地调动相应生产资源,制造商则可以预留产能,提前备货。

1

装摄像头的“衬衫男”来自于阿里巴巴,花名“保密”,是淘工厂数字化改造项目的总工程师。

要让生产线真正实现:“我想要什么,你生产什么”,首先要让工厂数据化,摄像头就成了工厂走到线上的一把钥匙。

通过在各个生产环节部署摄像头以及提供支持的边缘服务器,借助服务器捕捉画面分析出订单进度,来取代纸笔记录、口头转述的原始管理方式。

这在阿里工程师看来不需要工人改变操作习惯的“低侵入”式方案,在女工们看来却是侵犯隐私。

保密怎么也没想到,制造业改造最难的地方不是技术、不是数据,而是人。

“事实上摄像头另一头根本不是监视他的人,而是直接由服务器捕捉画面分析出订单进度的数据。但工人的心理感受这个我们之前确实没考虑到。”

和女工交流

眼下,双11带来的订单爆发式涌入,先进技术与传统思维的碰撞愈加强烈,为了让传统工厂接受互联网方式,保密加快了脚步。

“侵犯隐私”事件后,保密发现真正的改变不只是写代码那么简单。他将摄镜头部署的高度一次性增加了一倍,尽可能让摄像头设备和工人们保持距离。

但就是这么一个增加高度的小变动,保密和达摩院、阿里云的技术团队一起重新优化了视觉分析算法,完全剔除掉其他画面干扰因素。接下来的一周时间,他和团队小伙伴都睡在了公司的帐篷里。

每次工厂回来都要重新优化数据分析算法

在东莞这家工厂所发生的故事只是其中一段插曲。工厂改造的背后还有许许多多意想不到的花絮。

比如回传的画面中根本看不到工人的身影,原来是裁床的空调装置在东面墙角,工人们都跑到空调出风口干活,靠西面装置的摄像头下面空无一人。为了配合工人们的工作习惯,保密只好将摄像头转移位置。

还有,一些摄像头被频繁遮挡或者人为扭转方向,工人把摄像头当作挂包包的挂钩……短短三个月时间,保密改造了100加工厂,“每次都跟打怪升级一样。”

2

每改造完一家工厂后,保密都会兼任该工厂CTO(首席技术官)一职,他也因此拥有100多家工厂的工牌,成为了同事们口中的“阿里工牌哥”。

一家家工厂的造访与勘测调试,不同区域工厂又同时启动着数字化改造,保密几乎成为了“空中飞人”,早晨在温州醒来,下午在杭州调试,晚上在东莞睡去,一天打卡三座城的状态经常上演。

工牌越来越多,工牌哥的烦恼与挑战也越来越多了。

徐华的“不受欢迎名单”上,保密被列在了第一个。

位于广州十三行的这家服饰加工厂里,几排老旧机器局促得挤在一起,工人们基本都插着耳机,低头只顾自己干活。裁剪、缝纫、维检每个环节都像是独立运转的齿轮,徐华无疑是个大忙人,每天都在各个环节里奔走,靠着纸笔和嗓子,带动着齿轮转动。

最近,徐华接到了换岗通知,原因是厂子里装了些摄像头和一个“大盒子”,不需要全职跟单员了。捣鼓这些东西的就是工厂新上任的CTO:保密。

作为广州十三行这一带小有名气的老跟单员,徐华认为没有谁能比自己更熟悉工厂的各道程序和业务。哪些工人出件快,每笔订单的交货时间,每个款式流转到了哪里,徐华不能说出个十成十,怎么也有个七七八八。

这两年外贸生意不景气,工厂开始接触国内客户。习惯了外贸大单一次以万件分配的徐华也开始接触线上订单,今年是他第一次参与天猫双11。

从9月开始,面对像潮水一般涌来的订单,徐华原来的工作节奏彻底被打破。光是应答客户的咨询,他的手机就被打爆了。忙中出错,一个三天后就要交货的订单,没能安排进产线,该把哪张订单先停一停,徐华抓破了头。

在1秒下单,隔日送达的电商时代,服装企业恨不得每件衣服都像是“生鲜快递”,刚“做好就送到你的衣橱”。

他们迫切需要一套可以快速反应的供应链体系,及时把用户的喜好变现。市场已经不是过去的市场,但供应链依然是过去的供应链。

所以徐华所在的工厂选择尝试淘工厂。

看到几个摄像头就能自动把工厂生产的情况分析的一清二楚还能同步给客户。徐华觉得自己的手机可以“下岗”了。

工厂的排产变得合理有序,漏单、不能准时交货,或者将客户不急需的尺码先大量生产的情况鲜少出现。工厂里仿佛多了一只无形的手,调拨着各个工人,实时根据销售数据在调整着生产计划。

客户的多样化订单能够得出最合理的生产组合。同时,结合面料、工艺、工时等等影响最终利润的因素,形成最优解来供工厂参考。“对于人来说,这很难计算,对于算法来说,不过是几秒钟的事。”保密解释。

3

“人”的问题解决了,技术的效能才能真正发挥出来。

这几个月,保密几乎跑遍了服饰工厂密集的城市。中小型工厂,往往都面临着共同的问题,订单基本靠熟人介绍,旺季的日子,工人日夜连轴转,各路电话催不停,靠着纸和笔管理的订单,杂乱而又耗时。但淡季一到,工厂只能给工人放假,等生意回来了,人不一定还会回来。点石服饰就是当中的典型。

进工厂

点石服饰蜗居在杭州乔司镇,一栋不起眼的三层灰色楼房的三楼。在乔司小巷密布,旧屋林立,恐怕没人能够数清楚里面藏着多少点石这样的工厂,更别提还有规模更小的家庭作坊。

保密之所以选择说服点石服饰进行数字化改造,是因为它比周边的工厂更互联网化一些。相比多次让他吃闭门羹的工厂老板,点石的老板王存石要开放很多。2016年,点石服饰就加入了淘工厂,开始承接线上订单,数量少、快反型的电商订单已经占据点石越来越多的产能。

过去,生产线和客户之间,就像有时间的黑洞,信息总是会滞后。王存石介绍,一个男装客户的大订单,包含好几种尺码,客户打电话询问不同尺码的生产情况,工厂需要找组长临时统计,有时甚至要等财务做工资核算才知道,等上三五天是常事。对于需要时时根据销售情况来调整生产计划的电商品牌,显然是慢了。“以前经常被骂的,不要的尺码生产很多,要的尺码没有生产。”王存石说。

为了消除让服装品牌和工厂的信息鸿沟,阿里建立了一个评价体系,将工厂的开发能力、品质控制能力和快速反应能力都量化成数字。还将淘宝店铺下单、工厂生产的环节分成 12 个节点,全流程在线公开。

通过摄像头对生产线上各个流程每天超过1亿次的扫描,捕捉工人各个环节的动作行为,配合人工智能技术分析,把这些画面变成可量化的数据上传上云,在线上打造出一个数字孪生工厂,再使用钉钉把各个环节进度进行同步,这条链路上的各方只需要手机就可以查看订单进度。

在保密的计划里,天猫双11前兼职打100份工只是开始:“现在淘工厂有4万多家工厂入驻,整个1688有23万的工厂,再干几年,争取哪天申请个吉尼斯纪录。”

这份看起来充满了“未来感”的工作,让保密干劲满满。

打开保密的贴身行李箱,里面最显眼的就是各家工厂给他发的颜色各异、各具风格的工牌。保密觉得它们都是宝贝,去哪都想扛着。“这张,是徐华亲手给我的。”保密拿出一张金色边框的工牌,嘴角上翘,有些骄傲。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