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亚东评论文章《书法艺术是我的精神图腾》及履历介绍刊载于中央核心期刊《风云人物》






书法艺术是我的精神图腾

——朱亚东

夏季的夜,特别清朗。那浩瀚苍茫的夜幕布满了耀眼星光,在微风的轻拂下,很快将我的遐想带入这深邃的无极之中。原来生命在宇宙的尺度中是那样的渺小与短暂。而就在这渺小与短暂中,我享受着生命的厚度与长度,因为艺术是我精神的图腾,书法艺术让我在人生这片刻的闪耀中无比真实地生活着。

其实,这种精神图腾也让无数先人依然“活着”,譬如,王羲之,他的书作《兰亭序》可谓“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耳际仿佛听到了美妙的丝竹管弦以及潺潺的流水声,一代风流才子跨越千年向我们走来,而这都有赖于书法艺术的传承。书法艺术以其特有的形式,不仅保留了文字记述,还融入了人的情感,让鉴赏者感受到先人的心境,这是一种超越时空的交流,是理性与感性的双重传承,是其他国家语言文字所难以达到的。

为此,我自幼钟情于书法,并为之付出青春与热情,期间也小有收获,曾两次举办个人书法展,与书法界同仁交流心得;但我也曾因下海经商,而迷茫过……。回首过去,才发现或许正是这份商海沉浮的经历成熟了我的心智、拓宽了我的视野、丰富了我的人生,使年过半百的我有了一份历经人世百态的释然,成为日后书艺精进的重要积累。

我以为作为一位艺术家,不应过早或刻意地去追求所谓的艺术风格或个性。真正的艺术应源于真实,发自内心,是心灵与情感的自然流露,所以,艺术应扎根传统,去除杂念,修炼心性,使之趋于内心的清静与和谐,唯有如此,作品才能达到真善美慧的境界,艺术风格也会因书者内在“自性”的不同而逐渐自然地形成自己独到的风貌。我们需要降伏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一颗烦躁的心,弘一大师“张扬”过,但最后他降伏了自己,因而也就降伏了大家。我总觉得人要慢慢地学会放下、学会付出才好。

从艺术本身及其发展来说,我以为书法艺术更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神图腾,她流淌于每个炎黄子孙的血脉之中,在历史长河中不断积淀。就这个角度而言,艺术不存在创造,只存在发展,即在古圣先贤为我们打下的深厚的文化土壤上,进一步继承和发扬。《菜根谭》中曾有这样的论述:“山河大地已属微尘,而况尘中之尘;血肉之躯且归泡影,而况影外之影。”人是很渺小的,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一生做不了太多太大的事,但由于时间的无限性,加上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的不懈努力,艺术才有了今天的广度与高度。今天的我们只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到了更多东西而已,所以面对先贤,崇敬之情难以言表。艺术与生活是一样的,我们有今天决不能忘记前人、忘却祖宗,反观上世纪60年代,一旦否定了我们的文化与传统,让儿女与父母划清所谓的界线,那引来的只能是倒退与混乱。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再穷,不至消亡,但如果丧失了自身的文化与传统,那么这个民族已然是名存实亡了。

或许,有人认为艺术是需要天赐禀赋的,没有天赋,再怎么刻苦也成不了“大家”。事实也可能如此,这就是每个时代仅能诞生少数几个艺术大家的原因。但是,我以为艺术天赋并不是最重要的,根本的是不能失去传统文化这个民族的精神图腾。文化血脉的承继绝不是靠培养几个艺术家所能达成的,这需要的是一种氛围,一个全民投入的文化大环境。幸运的是我们正迎来了一个文化繁荣的新时期,时代正给予了我们太多发挥才能、释放能量、施展才华的机会,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份使命感与责任心,而“孝”正是中国传统文化赖以一脉相承的源头。为此,2011年在上海书画出版社领导的关爱下我有幸出版了我的第一部草书长卷《孝经》,那是为了追随我们的文化与传统;今后,我会陆续推出我个人的系列长卷行书《无量寿经》,草书《出师表》、《赤壁赋》,以及个人专集《朱亚东书法作品选》等,那是出于我对祖国传统文化的炽爱,对伟大时代的感恩。

我今生与传统文化有缘,又与书法艺术为伴,实乃幸运。醉心书道,释放才情,是我儿时的梦想,而几十年的人生历炼与艺术耕耘,让我明白艺术已然是一种形式,唯美已不再是我的追求。我仿佛又望见儿时那布满繁星的清朗夜空,我祈愿在未来的岁月里,能继续怀着一颗感恩之心,以书法的形式为艺术与文化的传承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足矣。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