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现在北京太不正常了,于是拍了部北京电影带到FIRST

2019/07/20—

2019/07/28

深焦 X 柴小雨 

○○○ ○○○ 

采访

淞可

电影研究僧,偏爱“东南亚”,业余写字,拍片,做影展。生活中浪漫,电影中孤独。

编辑

往事如烟

如果按现今流行的地域+新浪潮的叫法来看,北京新浪潮也着实不恰当,诺大庞杂的北京似乎得分成北三环新浪潮、北五环新浪潮等等才比较合适…当然这是开个玩笑,新浪潮着实是老梗旧词了。《鱼乐园》中会让你看到一个不丑不美,不新不老的北京,不是广告电视中那样的北京,没有天安门、大裤衩,就随便一个天桥都锈迹斑斑。近几年我们可以发现越来越多的北京电影在诞生,如果说《柔情史》和《鱼乐园》都有一种相似的不吝气质,这也正是北京电影才有的,因为这里的生活太拧巴了,拧巴中总得找点柔情和乐子,于是就有了我们看到的《鱼乐园》。

访谈中导演也说,他拍摄电影的初衷就是觉得北京不正常了,他要拍当下的北京。《鱼乐园》里没什么视听语言的规则禁忌,碎片化的长焦镜头移动起来的速度还真像北京给人的匆忙感,乱又没有头绪。刚开始可能还不能很快进入到电影中,但正是主人公小鱼身上特有的那股劲,我们慢慢就被吸引了,在他的生活中发现了剧情。

深焦:导演您好,请先向大家介绍下自己吧,想知道您的拍片经验和电影教育的背景是怎样的?

柴小雨:我本科是在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我是学设计出身,毕了业以后就一直做摄影师,拍了一些广告、纪录片,后来也导演过一些广告和纪录片。我2009年读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的进修班,现在经营鱼乐园这家影视公司。

深焦:什么时候想拍电影不是做摄影了呢?

柴小雨:拍电影一直都想,从大学时候就想,只是觉得摄影是一条路,那时也不太懂就觉得张艺谋啊什么的都是从摄影做起,摄影也会对剧组的环境比较熟悉。

深焦:一般导演的处女作可能是从自身的一些经历出发,想知道这部影片有多少是和您自身经历是相重合的。

柴小雨:对,那太多了。首先是我的男主角李博光,他是我的初中同学。我在初中时候就对他印象极为深刻,我后来想要拍电影时个就想到让他来演我的男主角。他属于我们班比较帅的,性格也比较古怪,他当时就抽烟、喝酒,活得很洒脱,不像我们还要好好学习,但他特别聪明,一考试就能考很高的分。我当时写完这个剧本大纲时个就想到他,后来也会按照他的性格慢慢去调整。

我最开始就是想写一个荒诞点的剧本,现在北京好多地方都让我觉得特别莫名其妙,人的情感很多事都让我觉得莫名其妙,李博光就是一个特别莫名其妙的一个人。三角关系并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但可能是源于我从朋友身上获得的一些灵感。

《鱼乐园》海报

深焦:那电影中男主角是您的化身吗?

柴小雨:我们其实特别不一样,他有点是我现实中特别想成为又成为不了的一个人。我会比较优柔寡断。

深焦:什么时候想写这样一个剧本

柴小雨:实际上是前年我写了一个特别荒诞的公路片本子,是关于一个小镇的故事。后来发现我们要拍出这个电影得花特别特别多的钱,要搭出一个荒诞的镇。《鱼乐园》呢其实是这个剧本的前半部分,就是男主角在城里生活的戏。

深焦:那《鱼乐园》的剧本写了多久

柴小雨:断断续续地写了一年度,时不时会给朋友看看。

深焦:关于影像的风格,我在看开场的时候会觉得帧率有调快,包括后面街景的碎片镜头,这里导演有什么考量和设计吗

柴小雨:我觉得考虑并不多,主要是感觉吧,北京带给我的质感就是这种。尤其你会看到我片子里大部分拍摄的空镜都是下午四点多到六点的阶段,这个阶段就让我觉得北京就是恍恍惚惚的,所有东西都很快,公交站的人流会让我比较慌张,那时的北京给人感觉很躁动。

深焦:那帧率有调快吗?

柴小雨:没有,可能是因为我用了长焦。

深焦:噢,长焦掉着的感觉。

柴小雨:因为片子一上来就是一些大特写嘛,当时也跟摄影有一些争执,他是想更稳一点忽略掉摄影的存在感。但是我不想忽略,我更想让摄影存在,包括我最开始找非职业演员就是想让他们生活在这个电影里,摄影机就陪着他们,不想用太常规的拍片方式,这样你会限制他们。

深焦:演员都是亲戚朋友?

柴小雨:对,叔叔和老板娘都是我老婆的家人。其他都是我同学。

深焦:对,小卖部的老板娘的细节是笑,开始会不会觉得给得有点多。

柴小雨:笑首先是这个演员的特点,她平时就特别爱笑。她因为没演过戏在现场有些怯场,我说那你就看着手机笑吧,也挺可爱的。这部电影中很多演员的台词细节都是生活中他们真实的样子,包括叔叔说的“JQK”都是我记下来的。

深焦:您对北京取景的选择是怎样的,其实有时感觉并不像在北京。

柴小雨:我没有刻意去规避掉北京的那些标识性建筑,我觉得可能因为我是北京人吧,我大部分的景都是选择的我认为特别有生活质感的地方。包括男主角的房子,都是在南城那边。

深焦:那边本来就挺老旧的。

柴小雨:对,拍我和小鱼在大门前聊天的景就是我们家。

《鱼乐园》剧照

深焦:包括小鱼和燕燕一次外面约会也只是选择了一个破旧的天桥底下。

柴小雨:对,那个天桥是我一直都想去拍的一个地。我其实也没有刻意去选择一些破旧的地方,只是我觉得对于我们80后来说那就是北京以前的样子。四合院并不多,我对90年代的建筑、六层板楼、天桥都是我印象中北京的样子。

深焦:介绍下这部影片的拍摄团队吧

柴小雨:我们团队最多时候就十个人吧,也是希望给导演更多的自由空间。当时租下房子还想和演员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再开始拍,但大家都很快就玩开了,演得都很好。

深焦:我看很多镜头会有偷拍的感觉

柴小雨:是的,这也是我们想要营造的感觉。

深焦:您作为导演的身份在影片中出现了三次吧大概,这个感觉挺奇妙的。

柴小雨:这个电影的所有元素都是会让我特别感动的,包括我找他来帮我演戏的过程也会让我特别感动,所以我在创作时候不想去区分哪些是要给观众看的,哪些是不该给观众看的,我想把所有让我感动的东西带给观众。没有刻意去加也没有不加。有一个台词没有剪进去,就是他问我:这是你的梦想吗?我觉得这让我很感动,我们虽然是初中同学但已经好多年没有再联系过了。我们聊天的镜头都是真实发生过,只不过后来重复过来了。

深焦:嗯,我会觉得你们的关系交代得稍微少了一点,刚才说了那句台词我就理解了。不过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好像在电影中完成了一次纪录片的采访。

《鱼乐园》剧照

柴小雨:我们有很多特别好的台词,但后来考虑成片而剪掉了。

深焦:其实这个片子有很多地方也挺法式的,“三人行”的结构,包括燕燕的角色没有任何交代就喜欢上小鱼。

柴小雨:是的,我觉得他们都特别好理解,不需要过多的交代。其实我也没有一开始想讲三个人的事,我都是想着他们的反差在哪,然后一点点生出其他人物,最后就成了这样。

深焦:燕燕这个角色并没有情感转变上的交代,我觉得更像是一个抽象的,代表美好的人物,包括她拉小提琴的设定。

柴小雨:我觉得在当今这个社会再去交代他们俩好的过程就是废话了,如果在80年代可能要讲,但在2019年可能就是废话,我们身边有太多了,我想表达的就是这些,我们不需要表达他们怎样好的。

深焦:嗯,其实在浴缸里憋气的那场戏也已经说明了。

柴小雨:对,很多人都特别喜欢那场戏,觉得很美

深焦;他们的房间里会听到猫的声音,但并没有拍猫

柴小雨:这个是后期给到我的,他觉得我工地上的那只白猫很好,所以这个猫的声音是外面传过来的。开始想加狗的声音,但狗的声音觉得太农村了。

深焦:我看到在拍大姨家那场戏完全是利用镜子的一个镜头下来,并没有正反打,也没有再分切。

柴小雨:我觉得大姨这个人物特别重要,拍镜子是既会有点分离感又会感觉很近。

大姨是整部戏里最有感情的人,大姨的情感时最正常的代表亲人的情感,小鱼也会感受到大姨对他的爱,是和叔叔什么都不一样的。其实那场戏我拍了很多镜头,拍镜子一方面是空间限制另一方面就是它带来又远又近的感觉我特别喜欢。

《鱼乐园》剧照

深焦:片名开始就是叫《鱼乐园》吗?

柴小雨:其实《鱼乐园》是我们最早的那个公路片的名字,后来我们再看觉得这就是小鱼或是我生活的一个圈子,所以我们就还是叫它《鱼乐园》

深焦:影片的结尾像是没有结尾的戛然而止,还有其他版本吗?

柴小雨:有别的版本,就是我和小鱼回到这个小卖部,小卖部已经翻新了。但后来我给一些朋友看,他们看到现在这个版本的结尾时会心一笑,会心一笑我觉得还挺好的,就用现在这个版本了。

-FIN-

DeepFocus


CAN DO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