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是星星的国

“爷爷,我带着军队去找你了,没有找到,你去哪儿了?

“我去建造我的城堡。”

“城堡?”

“你奶奶生前,最喜欢星星,我要建一座能容得下所有星星的城堡。”

“我能看看吗?”


小豆站在麦地旁,冬夜的风撩动着他的毛领子,像一只冰凉的肥猫在脸上蹭过来蹭过去,时而用锐利的爪尖挠一把,又痒又疼。月亮那么低,掉进眼里都是汪汪的水汽,星光清冽地如同冰块里的纹路,丝丝缕缕,脆生生的。

爷爷躺在麦地里,穿着单薄的深灰色外套,若不是深厚的积雪绵延百里,反衬出躺成一个“大”字的爷爷,就算全村人出来找,也未必能从这深灰色弥漫的茫茫雪原上找得到他。

大人们七嘴八舌连拖带拽地将爷爷扶起来,紧紧地将羊皮袄裹在他身上,宽大的羊皮袄像条隧道,清瘦的爷爷在里面使劲挣扎着往出钻,他喘着粗气,扭动着肩膀,脚下也不由地跳着小步子,迫不及待想要重新扑回雪地里,成为那个“大”字。

“放开我,让我回家!让我回家!”

“我们就要带你回家呢,老爷子,别闹了!这满天的星星都要被你闹下来了!”

“家不是这么走的!”

“那你说家在哪儿呢?”

爷爷费力地想抽出被裹在羊皮袄里面的胳膊,没抽出来,于是他抬起头看着嵌着细碎钻石的天空,下巴向上仰了仰,喊哑的嗓子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呶”。

小豆跟在人群后面,咯吱咯吱踩着雪,手里是象征着“孩子王”权威的一支末端带星星的荧光棒。现在是深夜,他的“军队”早就各回各家睡觉去了,只有他还跟着家人和邻居在天寒地冻中寻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爷爷,像个孤独的被流放的国王,而被大人们裹挟的爷爷,像丝毫不愿束手就擒的囚徒。

图/MIKI Yoshihito

大人们各种语调的谈话随着嘴巴里呵出的白汽消散在广阔的田野当中,星星荧光棒之外的世界漆黑而无边际,但当小豆仰起头,看到熙熙攘攘的星群,便又觉得夜晚是更加适合做国王的时间,尽管“军队”都在睡梦中,却有千万双眼睛注视着自己的加冕。

爷爷被带回家,爸爸妈妈简短地谢过帮忙找人的街坊邻居,便插上门回屋休息了。

在沉沉的白雪覆盖下,时光似乎也被放缓。爷爷呆坐在炉火旁,反复揉搓着带有外面冰冷空气味道的手,炉膛里的火焰绵软温柔,呼呼啦啦地扫净一夜的凉薄。火炉旁烤上几片馍,不出半晌便闻得到金黄酥脆的香气,从唇齿边一直香到心里。如果此时爷爷能再絮叨一些几十年前的老故事,窗户上的霜花一定都会闪烁起来了。

“那时候的冬天,比现在还要冷好多好多啊。”爷爷看了看窗外,喃喃地说。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