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崩溃的边缘,这是我发来的求救信号"


卢凯彤离开的那天,我把她的那首《廿九岁的遗书》反复听了很多遍。

 

其实我对这个姑娘不大熟悉,只是有幸听过她几首歌,知道是一位香港的女歌手。

 

偶尔从微博上看到过她在金曲奖出柜的消息,赞一声好,就再没有其他。

 

大多数人是在她离开世界后才知道她患有躁郁症

 

那些潇洒又勇敢的歌词和旋律,也许是无数个深夜自我挣扎之后的结果。

 

但我们看不见她的痛苦,只好后知后觉的发出一阵唏嘘。

 

“躁郁症”

 

一个生疏沉重到会让人下意识去回避的话题。

 

周末K社收到的树洞里,有一个读者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

 

“我有躁郁症,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都觉得太阳很吵,我知道普通人会想,太阳怎么会吵,肯定是骗人的,但是我找不到更多的形容词来形容光了。”

 

我不能想象“太阳很吵”是一种多么绝望的感受。也不知道这位留言的读者会不会看到这一篇推文。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