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力脱贫攻坚 浙商银行“自成一派”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千年前,民族的先贤就发出庇护贫苦人士的号召。现在,尽管大部分人的物质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但仍有一部分人承受着贫困带来的无奈和煎熬。

多年来,党和国家一直十分重视扶贫脱贫工作。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其中就包括精准脱贫。党的十八大以前,扶贫资金主要是财政资金投入。正如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所说,金融扶贫在这次脱贫攻坚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可以说是生力军。

在金融扶贫生力军中,有一家企业的解决方案真正使金融活水真正惠及贫困群体。

这就是——浙商银行。

在扶贫路上,他们不仅有着满腔的热情、坚韧的毅力,还有着智慧的方法、科学的规划。浙商银行有着自己的扶贫思路,也在走着自己的扶贫道路。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教育扶贫“两手抓”

“学校的教学楼、宿舍楼、操场都是这几年新建的,多媒体、空调、塑胶跑道、人工草坪等设施一应俱全。我们学生在这念书,不但吃饭基本不掏钱,就连校服、床单被套也都是免费的。”陕西省汉中市略阳县接官亭镇中心小学学生高美林这样形容自己的学校。

很难想象,这里是贫困县,这所学校也曾在2008年5·12大地震中受灾严重。当年,是浙商银行取消了西安分行的开业仪式,将庆典费用、员工捐款以及总行慈善基金合计100余万元用于捐建接官亭小学。此后的十一年间,浙商银行对于接官亭小学的帮扶从未终止。

2019年浙商银行爱心助学捐赠现场

这一个案是浙商银行教育扶贫工作的缩影。目前,浙商银行形成了以“浙商银行彩虹计划为面,以雏鹰助学计划为点,受助人群覆盖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全流程”的公益助学长效机制。

截至目前,浙商银行彩虹计划已累计募集社会各界捐款2000多万元,资助学生超过20000名,雏鹰助学计划累计资助学生1.1万人次,资助金额达468.6万元。资金的投入直接关系着教育的发展前景,可以帮助有志学生走出一时之困,浙商银行此举从客观上提供了保证教育质量的物质基础。

在我国,“跨代贫穷”不可小觑,贫困地区的人们面临的资源劣势导致他们向上流动的机会极小,因而形成了一个贫穷的闭环。要打破这种贫穷的现状,教育是必经的路途。

正如浙商银行党委副书记张鲁芸在公开讲话中提到过的,教育扶贫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治本之策。也许正是因为浙商银行深知“知识就是力量”,他们一直把教育扶贫、“扶智”与“扶志”并举作为扶贫工作的“一号工程”。

与此同时,浙商银行的教育扶贫是从“源头”抓起,重点关注义务教育,并从“客观环境”和“主观关爱”两方面入手,“物质”与“意识”帮扶并重,真正把教育扶贫推向深入。从物质层面来看,浙商银行在教育扶贫工作中投入了大量的物力。

如今,接官亭小学不仅每个教室都配有电子显示屏,多功能厅、陶艺手工室、机器人演示室也一应俱全,丝毫不逊色于城市里的小学。

接官亭镇中心小学的阅览室里,小朋友们团团坐

然而,除了可见的、物质的效益,人文关怀在教育扶贫中也十分重要。浙商银行重视教育扶贫工作,并逐渐由“扶贫”升级为“圆梦”、由“扶贫”升级为“关爱”,“扶智”与“扶志”并举。

这在接官亭镇中心小学的持续帮扶上表现的,浙商银行不仅重建改善了基础教学设施,还从饭食、文体活动、心理健康等多方面带去关怀,帮助贫困地区孩子们展现才能、树立信心。在浙商银行的帮扶下,这所小学从一所农村学校发展成为汉中地区思想道德建设、素质教育、基础建设都一流的学校。

教育扶贫这一工程,很多企业和地方都在不断探索,但像浙商银行这样不只看“数量”,而去真正关注“质量”,并且数十年如一日持之以恒地帮扶,这样的案例并不多,因而更为值得发掘与传播。教育扶贫,不仅需要企业的规划与投入,更需要企业的责任心。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产业扶贫模式新

没有产业发展带动,贫困地区很难脱贫;缺乏产业支撑的脱贫,脱贫后的发展也难以为继。

近年来,产业扶贫一直受到舆论的关注,从生态农业到农村电商,从特色种养到乡村旅游,多种多样的产业扶贫百舸争流,助力脱贫攻坚。

近年来,各个地方、各家企业都在产业扶贫领域发力,推出一系列措施。这里,又不得不提到浙商银行的 “银行+龙头企业+农户(贫困户)”的微笑曲线,已被证实是一条切实可行的乡村振兴道路。

浙商银行创造的“银行+龙头企业+农户(贫困户)”模式,顾名思义,就是要充分发挥市场主体特别是以龙头企业为主的新型经营主体作用,在产业覆盖、技术帮扶、模式带动等环节上深入开展精准扶贫工作,通过立足地区的农业、农村资源禀赋,带动当地的农林、养殖等特色产业,形成特色产业到户到人的精准扶持机制。

以德昌县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唯益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为例,浙商银行投放信贷资金1400万元,降低了企业融资成本42个BP,支持企业农副产品种植、收购、加工。

唯益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生产车间

企业的蒸蒸日上,意味着劳动力需求的增加,贫困户脱贫的钥匙就挂在田间枝头沉甸甸的果实上,唯益公司自成立以来共吸纳了1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其中10户已经成功脱贫。

除了给予农村企业融资支持,浙商银行为了解决农户们购买种苗的经济负担,还人性化地改革了贷款审批方式,推出“互联网+金融”产品“点易贷”。

农户们只要手机上“点一点,拍一拍,刷一刷”,就能申请贷款;后台系统自动解析其征信记录,并实时结合经营流水、物流单证等外部信息建模研判,在通畅透明的信息交互中实现贷款快速审批。这一举措突破了时空限制,扩大了融资覆盖面,也降低了信贷作业成本,可以说是金融扶贫领域的创举之一。

此外,浙商银行还总结出了一套特色服务模式——即“5+1”专营团队模式。在设立小企业专营机构时,要求至少5名3年以上授信经验的小企业骨干客户经理和1名风险经理,结合区域性经济特色,通过团队作战实现产业集群开发。

在浙商银行的概念里,产业扶贫不是简单的施舍救济,还要坚持“以人为本”。商业银行通过金融方式协助贫困地区建立自有产业链,在这场持久战中达成商业利益与社会责任的协调发展,同时也要从用户的角度出发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从而形成专业的规划与方案。

浙商银行在产业扶贫领域有着多年专业化经营实践,也探索出了符合自身特点、满足用户需求的特色之路。截至2018年末,浙商银行已拥有150家小企业专营机构、1000余人专业团队,覆盖了全国13个省区,已累计服务小微企业超22万户,带动就业超300万人。用数据说话,毫无疑问,浙商银行的产业扶贫模式是成功的。

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

——浙商精神添色彩

在教育扶贫与产业扶贫工作的推进中,浙商银行创造出许多独有的模式,形成了他们自己的方法论,而究竟是什么,让浙商银行有动力创新举措、有毅力深耕扶贫?

这大概就源于浙商银行企业的精神、浙商人的精神。而浙商银行“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工作的每一步,大概正是浙商精神更为完整的诠释。

“千企结千村,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是浙江省委部署的重要政治任务,浙商银行总行本级和分行、子公司分别与龙游县5个经济薄弱村结对。在这项工作中,浙商银行坚持一把手负责,确保一抓到底。党委书记、董事长沈仁康亲自挂帅,党委副书记张鲁芸牵头主抓。在扶贫工作的决策机制中形成了自上而下、一以贯之的行动力,从顶层设计重视扶贫工作,从而传递到底层执行层面。

在浙商银行“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工作初期,5个结对村的帮扶方案都经过多轮的调整完善。通过严把方案关,抠细节,算细账,督促分行、子公司与结对村加大投入,加快建立健全帮扶工作机制,形成了“1个项目为主导,多个项目为补充”的帮扶局面,在确保增加村集体经营性收入的同时,更好地改善民生,为结对村长远发展夯实基础。

罗家乡席家村“太阳能光伏发电”项目,村民可获得屋顶租金和节约电费双重收益

以罗家乡席家村为例,当地发展资源相对匮乏,浙商银行以光伏发电项目为突破口进行帮扶,投入资金收购农户存量光伏电站、租赁农户屋顶、利用村集体物业楼顶新建电站,拓宽村集体经济收入渠道。该项目投资约150万元,实施后预计每年增加村集体收入15万元。这样因地制宜的案例还有很多。在“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进程中,浙商银行是真正通过扶贫工作实现村企共同发展。

谈及“浙商精神”,不得不说到一个人——王长山。他是浙商银行兰州七里河支行的一名普通员工,2015年,他主动申请去最贫困的地方甘南采日玛乡采日玛村开展扶贫工作,开启了自己的漫漫扶贫路。

王长山将浙商精神带到了采日玛村,他仔细研读所有扶贫相关的文件,结合各扶贫点的特征,实地了解村情户情、致贫原因和群众诉求、家庭经济来源,有针对性的细化扶贫工作。

在他的帮助下,村里所多功能培训教室建成,贫困学子筹集到了助学金,留守老人争取到了低保名额......

因夜间电力不足,王长山用手机照明让村民给远在外地务工的亲人回信

浙商人王长山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不平凡的事,他是许许多多浙商人的缩影,也是浙商精神的缩影。

在扶贫工作中,有多少地方和企业只为完成政治任务而浮于表面,而浙商银行真正是从贫困地区的角度出发,想民众所想、急民众所急,提出科学的规划、可行的方案,并给予金融支持、资金帮扶,这正是浙商银行的专业与专注的体现,也是企业良知与责任心的体现,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浙商精神”。

如果说上述扶贫创新举措是“果”,那浙商精神大概就是其中的“因”。扶贫需要浙商银行这样的企业文化、这样的行动力!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