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爱行】中国国家博物馆—“银雀山《孙子兵法》竹简”




银雀山《孙子兵法》竹简

汉 西汉 文、景至武帝初期
1972年山东省临沂县银雀山1号汉墓出土
此批竹简整简、残简共4942枚,还有数千残片。整简长27.6厘米,墨书隶字,每简字数多少不等,整简一般为35字左右。抄成于西汉文、景至武帝初期。其中《孙子兵法》简共300多枚,是《吴孙子》13篇的足本,并有佚书4篇。佚篇中的《吴问》记载了吴子与孙子关于晋国六卿军事、政治制度的问答;《黄帝伐赤帝》、《四变》、《地形二》是分别对《行军》、《九变》和《九地》部分内容的解释和发挥。与《孙子兵法》同出土的还有《孙膑兵法》,证实了《史记—孙武吴起列传》有关孙武仕吴,孙膑仕齐,各有兵法传世的记载。


银雀山汉墓竹简《孙膑兵法》简

《银雀山汉墓竹简》1972年发掘出土于山东临沂银雀山两座汉墓中。简文书体为早期隶书,写于公元前140~前118年(西汉文景时期至武帝初期)。银雀山汉墓竹简共计有完整简、残简4942简,此外还有数千残片。其内容包括《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六韬》、《尉缭子》、《晏子》、《守法守令十三篇》、《元光元年历谱》等先秦古籍及古佚书。这些古籍均为西汉时手书,是较早的写本。对于研究中国历史、哲学、古代兵法、历法、古文字学、简册制度和书法艺术等方面,都提供了可贵的资料。除以上所论之外,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学术价值还体现在临沂银雀山汉墓整理的大批先秦竹简,无一儒家经典,而道家和兵法类文献则占有相当大比重。银雀山汉墓竹简,公元前140~前118年墓葬中出土的竹简。分别出土于山东省临沂县(1994年为临沂市)银雀山1号和2号汉墓中。临沂位于山东省东南部,北屏沂蒙山区,以东临沂水得名。古属鄅国,西汉时属东海郡。在临沂城南有两座隆起的小山岗,东西对峙,东岗名为金雀山,西岗名为银雀山。

1972年山东省博物馆等单位发掘了银雀山两座汉墓。两墓都是长方形竖穴,均为一棺一椁。椁室分成棺室和边箱两部分。大部分随葬品放置在边箱内,出土陶器、漆器及铜镜、钱币等。1号墓的竹简出土于边箱的北部,与竹简同出的还有半两钱和1枚三铢钱。2号墓的竹简出土于边箱南部靠近东壁处。

竹简的时间


从两墓出土的钱币和2号墓中出土的《元光元年历谱》推定,1号墓的下葬年代在公元前140至前118年之间,2号墓下葬年代在前134至前118年之间。银雀山汉墓竹简的抄写年代应早于墓葬年代。竹简字体属早期隶书,当是公元前179年至公元前118年(西汉文、景至武帝初期)书写成的。1号墓中出土的两件漆耳杯,底部刻有隶书“司马”二字,多数研究者认为是墓主人的姓氏。2号墓出土肩部刻有“召氏十斗”四字的陶罐,“召氏”一般也被视为2号墓主人的姓氏。  西汉时期避讳不严,竹简有时似避“邦”讳,有时又不避(《孙膑兵法·陈忌问垒》有“晋邦之将”语)。“盈”(惠帝名)、“彻”(武帝名)诸字,竹简常见,“雉”(吕后名)、“启”(景帝名)二字虽不常用,但也出现过。

竹简的形制


银雀山汉墓竹简共计有完整简、残简4942简,此外还有数千残片。银雀山竹简的长度有3种:
1、长69厘米,约合汉尺三尺,经缀联共32简。
2、长27.6厘米,约合汉尺一尺二寸,约5000简。
3、复原长度为18厘米,约合汉尺八寸,此类简仅10简。
汉简的不同长度,反映了汉代礼制。编联竹简的丝绳早已朽断,从简上留下的编痕可知有2道和3道的编联方式。从编痕处留下的空白可看出,竹简是先编联成册,然后再书写的。

竹简的书写

书写字数:简文系墨书,每简字数不等,27.6厘米长的一般书写35个字左右。文章篇末多有计数,标明本篇字数。
书写格式:书写格式有四种:
一、汉简的上下两端各留1至2厘米的空白。《孙子兵法》、《孙膑兵法》、《晏子》、《尉缭子》均属此种;
二、汉简的上下两端不留空白,整枚简自上而下写满。《六韬》、《守法守令十三篇》均属此种。这两种简均长27.6厘米,一般书写三十五字左右,篇末多有计数,标明本篇字数。
三、图表形式,《阴阳时令占候之类·天地八风五行客主五音之居》篇即此例。此图表系十二简编联成,从图中心向四方绘八条朱红色线,以代表八种风。一年十二月分成四组,于图四角由内向外放射状排列。
四、表格形式。《元光元年历谱》即此例。
书写风格:简上的文字全部为隶书,用毛笔蘸墨书写,字迹有的端正,也有的潦草,不是出于一个人的手笔。 一号墓竹书非一人一时书写,书体和行款不尽一致。书体可分为规整和草率两大类。


银雀山汉墓竹简之六韬

银雀山1号墓出土竹简中有传本书籍和古佚书,古佚书占大部分。由于简本与传本的篇章分合不尽相同,故两类有交错的现象。银雀山2号墓边箱南端底部出土竹简32枚,为《汉武帝元光元年历谱》,简册基本完整,每简长69厘米,宽1厘米、厚0.2厘米。《历谱》以十月为岁首,是迄至二十世纪发现的中国最早、也是最完整的古代历谱。所记的晦朔干支,订正了自宋代《通鉴目录》以来有关诸书的错误。


《银雀山汉墓竹简》摹本 

银雀山汉墓竹简中的《六韬》、《尉缭子》、《晏子》等书,自唐宋以来就被疑为后人假托的伪书。此次发掘证实了以上书籍在西汉前期已经传世,并非后人假托的伪书。《孙子兵法》与《孙膑兵法》的同时出土,更是中国文化史上的盛事,证实了《史记·孙武吴起列传》有关孙武仕吴,孙膑仕齐,各有兵法传世的记载。《汉书·艺文志》著录《吴孙子》(即《孙子兵法》)和《齐孙子》(即《孙膑兵法》)。《隋书·经籍志》中《齐孙子》已不见于著录。唐宋以来认为《孙子兵法》是曹操“削其繁剩,笔其精粹”而成书的,或以为是后人伪托的,或以为世无孙武其人,兵法为孙膑所著。《孙子兵法》与《孙膑兵法》同时被发掘出来,使这个长期存在的疑问得到解决。银雀山汉墓竹简所载史实与传世史籍有不同之处,如《史记·孙武吴起列传》记载齐魏桂陵之役比较详细,但根本未提及庞涓。至十三年之后马陵之役,方谓庞涓自杀,魏惠王的太子申被俘。简本《孙膑兵法·禽庞涓》谓孙膑擒庞涓于桂陵,与《史记》显然矛盾。从已有材料来看,孙膑擒庞涓确有可能在桂陵而不在马陵。

竹简发掘


考古专家在整理竹简

1972年4月10日,在山东临沂银雀山卫生部门基建工地上偶然发现了一处古墓葬。临沂城关建筑管理站技工孟季华当即将这一消息报告了临沂文物组。4月14日,张鸣雪、杨殿旭、孟季华、刘心健来到工地,由张鸣雪看管出土器物,刘心健、杨殿旭带领4个工人下墓坑进行发掘,孟季华负责维持现场秩序。其间,杨殿旭在1号墓边厢发现竹片,递给发掘现场的王文启、孟季华。经仔细清洗辨认,是“齐桓公问管子”等字样。

著作出版

文物出版社先后于1975年出版了《银雀山汉墓竹简·壹》线装影印本,1985年出版了修订本。《银雀山汉墓竹简·贰》2010年1月由文物出版社出版。前半部分为竹简图版,后半部分为释文注释,共321页。根据内容分编为 “论政论兵之类”、“阴阳、时令、占候之类”和“其他”三部分。

【小爱行】今天就讲到这里,明天小爱将为大家接着介绍中国古典军事文化著作—《孙子兵法》,请大家关注爱微藏家,跟小爱一起穿越历史,感受国宝,分享文明~

点击“阅读原文”遇见精品苏工橄榄核雕!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