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让人成瘾(下):依赖真实的关系



(根据浙江省科技馆“科学plus”活动的演讲誊录整理)

我们现在来讲如何戒瘾。戒瘾这个词,有一点会让人联想到意志力,因为我们通常觉得戒瘾不就是咬紧牙关就好了,打死我也不碰它,我们就这样戒了。但我刚说了这是一个误解,没有意志力这种东西,也不会因为你咬紧牙关,你的情况就会变好。有的时候它还会加重你的这种孤独感。所以我觉得更好的一个说法,是和你的成瘾这种行为和谐相处。就是有时候你也可以用它,有时候你也可以不那么需要它。因此你的生活就像那些老鼠一样,有了更多的朋友,更多的活动,更重要的是有了更多交流情感的渠道,那样的话这个成瘾的行为就会慢慢变成你的很多爱好中的一个选择,而不是一个你不得不依赖的事物。

当然这句话也是有局限的,有的行为是必须要戒的,我们会发现特别是一些物质的依赖,你必须要把它戒掉。如果你想保持清醒,你必须一辈子都不能再去使用它,比如酒精,普通人可以说我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但如果一个有酒瘾的人戒了酒以后,只能终生不喝酒,因为一沾到酒他的酒瘾就会复发,所以有一些行为呢,是必须要彻底地戒掉。

但是很多软成瘾没必要你死我活。不用把WiFi给戒掉,把淘宝给戒掉,那我们是戒不掉的。但你可以说我把淘宝变成生活中一个比较健康的部分,而不是我生活的支柱。

如何做到呢?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发展人际关系。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大家去看美剧或者很多电影的话,经常会出现一个戒酒的组织,叫做AA,Alcoholic Anonymous,叫匿名戒酒者协会,比如说你们看的《纸牌屋》里面就有,还有《绝命毒师》,还有比如说《搏击俱乐部》里面也有这种组织。形式很简单,就是一圈人,坐成一个圈子,你们可能在美剧里会有印象,每个人轮流站起来发言说:大家好,我是李松蔚。然后大家就会说:Hi,李松蔚。当然我也可以不用真名。然后我说我想跟大家分享最近遇到的困难或者一些心事。我一定要讲真话,反正大家也不认识我。我可以在这样的一个沟通当中,慢慢觉得我的生活有了新的支柱,有人在乎我了,我做的事情有意义了,不必再靠喝酒来支撑我的人生了。


现在不光是AA,国外有很多这样的团体,有比如戒赌的,戒毒的,包括性瘾的戒除,还有网络成瘾,都会采用类似于AA这种形式,就是大家坐一起,共同来分享自己对于成瘾,对于生活各种各样的感受,特别是糟糕的感受,那是他们没有地方可以去分享的。这个事情看上去跟成瘾没什么关系,但它确实很有效果。它改变的不是对成瘾物的抵御力,它改变的是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是一个人对于自己作为一个人,意义上的认识。

成瘾像是饮鸩止渴,我们生活越是孤独,越是无处宣泄,就越是要用那样的一些行为来帮助我们自我抚慰。但是我们越用那样的行为,其实就越没办法跟人建立真实的关系,因为那些行为会把我们跟别人隔开。所以它像是饮鸩解渴,就是说我现在很渴,很难受,不开心,所以我找到了毒药喝。它暂时性地帮助我解了渴,但它又会让我变得更痛苦,所以我需要更多的毒药。物质的成瘾是会有耐药性的增加,就是一段时间之后,你对它的依赖会越来越强。那要想摆脱这个循环,办法就是找到水,真正的水,对你有好处的水,这个水就是人际关系。所以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戒瘾的办法,就是我们要学会依赖人际关系。

也有人会说,AA这样只是用一种成瘾替代了另外一种成瘾,他们很多人不再喝酒了,但是他们每周都要来参加AA,对吧?他还是在成瘾。但是就算这是一种成瘾,起码这种瘾不会让人得癌症死掉吧。而且这只是一种人际关系的形式,如果这个人能够通过这种形式,改变他对于人际关系的理解,他可以有更健康的社会生活,那么他可以说话的人会越来越多,他的人生会变得越来越丰富。他就不用依赖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

很多时候,我们不愿意迈出第一步。我们不愿意去相信一个人可以接受那么糟糕的一个我。因为人际关系相比于物质来说太复杂了,所有成瘾的物质或行为,都是非常简单方便的一个东西,随手可得。但是真实的关系有很多的缺点,我这里随便列了几条:

真实的关系往往是不稳定的。我们愿意去依赖别人,去用人际关系来丰富我们的生活,或者愿意把情绪去跟别人做一个交流的话,那你要小心,因为那个人会死。我不是在开玩笑,这真的是一个风险。就是我们会觉得这个人越来越重要,但是当他变得越来越重要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的生活越来越有风险,它有了软肋。对方好像随时可以把你的喜怒哀乐捏在他手里,万一他转身走了怎么办?他不要你了怎么办?他死了怎么办?

我很崇拜的一位心理咨询师欧文•亚隆,已经80多岁了,是一个老先生,他现在还在做咨询,有的来访者找到他就会说:亚隆老师,我怕有一天你会死。真的,因为他已经80多岁了,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他自己都说:我老了,所以你要来找我,请别等太久。我有一位年轻的心理咨询师朋友,前天出车祸去世了,对她的家人和朋友来说这是很重大的不幸,对她的来访者来说,同样也是沉重的打击。他们可能刚刚适应了生活中有这个咨询师,可以每周一次去向这个人去讲述自己的情感和生活,现在这个人就这样消失了。

所以你看,如果形成了这样的依赖,这个人就会变得对你来说太重要了,你随时要担心他会消失,你会变得有一点脆弱。但是你知道抽烟就不会。如果你依赖的是香烟,只要有便利店,就可以买到香烟,它不太可能消失。人际关系是要消失的,它不稳定。

另外,这个人也可能会拒绝你,这种感觉是很痛的。当你依赖那个人的时候,你想跟他更进一步,发展更深入更稳定的关系,那个人告诉你说:对不起,我只能到这个地方为止。所以如果你要跟一个人建立关系,你必须冒着被拒绝的风险。我们很信任他,但他可能有天会辜负我们的信任,这是很可能的。可是香烟、酒精,手机网络不会拒绝我。

真实关系的成本是很高的,它比点赞的成本要高很多。如果你们只是在网络上收听这个讲座的话,你们就不用花交通上的成本,因为我知道还有人从上海坐火车过来,我特别感动。你们不用花那么多成本啊,直接在网上就可以看到,你们就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打开电脑就可以看。那为什么一定要走这么远的路,甚至有的时候还要支付一定的通勤成本来到这个地方呢?那我觉得是因为你们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这件事对你们的意义就不一样了。如果我们要做一件很认真的事情,我们是要付出成本的。然后有时候会很不方便,比方说约时间见面的,如果我在北京,我跟另外一个人约时间见面,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一件非常不方便的事情,可能半天时间都进去了。如果我跟他说你有什么事?我们打个电话直接说好不好?可能几句话就说完了。会发现功能是一样的啊,那为什么一定要见面聊,这不是损人不利己吗?从理性层面上来讲,肯定是成本越低的东西越合算,真实的关系不合算。

真实的关系也会让人非常的疲倦。我们有一个词叫做“累觉不爱”,就是如果你卷入过一段让你非常心力交瘁的关系,你会想还是单身好,然后谈完这段我真的不想再谈了。人心隔肚皮,什么都要猜,这种互动有时候让人挺烦的。你看她动不动就闹别扭了,生气了,她到底想要怎么样嘛?或者我心里的想法能不能跟他说?说了有什么后果?他能不能接纳我这个人?他可能看上去是挺接纳的,但我是假装的啊。我不敢在他面前卸下伪装,我知道他喜欢这样的我,所以我只能强迫自己保持这样子。万一真实的我其实是他最讨厌的那种人怎么办?没办法,我们只能靠猜,没办法像程序一样清清楚楚摆在那里。很麻烦。

真实的关系显得非常渺小。我们今天对人脉的需求是成千上万的。跟一个人一对一地,以心换心地建立关系,费了这么多力气,花了这么多代价,才一个人嘛。我们会觉得太少了,这一个人对我有多大帮助呢?不够的。我经常被问这样一个问题,就是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批量地做咨询?可以用一个软件或者弄个什么东西,同时对一千万人做心理咨询?因为中国可能有这么大的潜在群体。如果有这样的办法,现在有投资人,他们就拿着钱,如果有这样的办法,就觉得这个项目值得一投。但是我想不到这样的办法,我只能够用很笨的办法说,如果有人想约我,你可能需要要排队等很久,还需要付出很多代价,我们才能一起坐到一个屋子里面,谈一个小时。所以对你来说是一件很不方便的事情,对我来说也不方便。而且我可能这辈子也就只能跟很少的人建立关系,所以等了很久也不一定见到。这没办法。如果是在手机上有一个APP,就可以收看一个咨询师对一千万人同时讲话,不会觉得你跟他有什么特别的联系。但是很方便,可以量产。所有成瘾的东西都是可以量产的,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但真实的关系有一个优点,唯一的优点。

——真实,对,它是真的。你会感觉到你跟面前的这个人你们之间是有联系的,你们对对方来说都是唯一的,是有意义的。

这个优点是怎么来的呢?其实,真实关系的优点也就是它的这些缺点。这些既是我们害怕它的地方,同时也是我们为它感到着迷的地方。这是我最近一段时间的想法,我觉得所有真实的关系都伴随着一个特点,就是它不可控,如果一个机器人,它就是可控的,不管它有多高的智能,哪怕是Siri它很会说话,你也知道你说完什么话,它就会给你一个什么样的回应,它是有一个脚本的。所以机器人是可控的,但可控的关系,当然就不是活的。是一个工具,或者一个玩具,是可以计算的,可以变成你的一部分。一个活人跟你在一起,假设你也是活人,你们俩会发生什么是永远没法预料的,它是一个无法计算的事情。

我现在认为,不可控其实才是人生最精华的部分,我们人类在生活、生存当中,就经常要去感觉自己是在活着。有一些人会觉得他们在某些极限运动,或者是濒临生死边界的时候,他们会有一种特别不一样的感觉。那一刻他觉得这次我真的搞不定了,我可能要死了,然后等他活过来的时候,他会对这个感觉特别得着迷。他着迷的就是那种他有会失去控制的那个瞬间,那个瞬间他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因为他也不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跟人的关系深入到一定程度,就是这样一个感觉。所以很多人说我不想跟别人发展关系,是因为我觉得发展关系太累了,我很理解这种说法,但我同时也要补充一句说:可是我们很多人想跟别人发展关系,也是因为发展关系太累了。因为人生这么长,你不累一累你要干什么呢?

如果世界上只有我们自己一个人,活着和死去是没有什么区别的,过一天和一生也不会有什么区别。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渴望他人。有形形色色的人,有各种各样我搞不定的事情,我的人生才会变得丰富和有意思。付出了代价,这个东西才是珍贵的。这个人他不属于你,有可能离开你,拒绝你,所以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觉得时间那么珍贵。如果这个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在你的计算之内,那你跟一个人在一起,跟自慰有什么区别呢?这是我现在的理解,就是我们的人生需要找一些活着的感觉,而不是搞一点多巴胺来自嗨。所以需要有自己之外的世界。有时会有意地折腾自己,挑战自己,包括体会伤心的,难过的感觉。真实的关系,它的好处是真实的,不可控的,它的代价也是真实的,不可控的。

跟人在一起会体验到很多负面的感觉。这些痛苦没法完全避免。如果你想完全避免,你就只能多使用那些让我们短期快乐的物质和行为。理性的人想要逃避痛苦。但人类不能完全地诉诸理性,否则他就会得出结论:我一个人活着才是最好的,我能控制跟自己相关的一切。这样一来,这个人的生活就会进入笼子里。所以要想活得丰富一点,不那么无聊,就要接受痛苦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就要接受跟人建立关系。人际关系不是让人嗨的,它就是让人痛苦,痛苦的时候我们才更需要找人去说,去看到我们,而不是只靠药物来隔离。

我想最后用一句话来结束今天讲座的部分。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特别有压力,快节奏,时间特别宝贵,而且跟别人的联结都在朋友圈上建立的时代,我们作为一个人活着,要好好思考一下我们面临的选择。科技不断地发展,我们的生活不断地变得方便和简单,不管怎样我们都不愿意依赖最不可信任的人类,我们很容易去依赖的是那些方便简单的物品或行为。一旦我们选择了这条容易的路,我们也许会失去对生活的控制。谢谢各位。

前面两段在这里:

孤独让人成瘾(上):对成瘾的误解

孤独让人成瘾(中):孤独时代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