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鲀杀手!!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侯商周。

五霸七雄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名,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播种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中国和日本都有嗜好吃河鲀的习俗。河鲀虽然肥美,体内富含的毒素-河鲀素却仅仅5毫克就可以使人窒息死亡。但痴迷这一口的依然大有人在。尤其是宋朝著名美食家苏大胡子东坡老先生也曾说过【拼死吃河鲀】。可见河鲀之魅力。

今天的美食故事,咱们就说一段用河鲀刺杀目标的故事。

小野俊介“锵”的一声,快速地抽出一把【柳生刃】舞了起来。那刀银光四射、寒气逼人。却被他舞得像团白练一般,安静的餐厅内竟然可以听到foufou的破空声。。他的眼神毒辣犀利,似乎下一秒手中的刀就要飞向一个目标,一个活动的肉体目标。

特克斯曼身旁的黑衣人不由得绷紧神经,提高警惕。每个人的都都悄悄摸向腰间。。。。。


小野俊介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年轻河鲀料理大师,由他一手建立的【御菊川】主营河鲀料理,在东京城内街知巷闻,常年生意火爆。尤其是到了每年的12月到次年2月份,邻近产卵期的河鲀品质更佳,店里愈是人满为患。但,这一年小野却高兴不起来。打烊之后,他独自坐在街头的关东煮摊喝闷酒,眉头紧缩。江口洋子给他带来的消息,即让他兴奋激动,又让他愤怒。他需要冷静思考出一个严谨的方案,把那件事完美的解决掉。


事情的起因要追溯到三十年前。俊介的父亲-小野忠雄曾是由东京警视厅选拔出来的优秀特警队警官,但同时,作为小野一刀流武馆的当家人,他也是效力于一个秘密刺客组织的杀手。这个组织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是由几个大财阀出资建立、集合了海军陆战队退役老兵和各国民间高手的刺客组织。在一次刺杀墨西哥毒枭-特克斯曼的任务中,因为消息被叛徒泄漏导致全盘计划崩溃。小野忠雄也被抓住虐杀而亡。年幼的俊介抱着警视厅送来的骨灰坛,默默地坐了一天。



好在父亲的师弟接手了武馆的经营,并收养了俊介。但是他看出俊介并不是练武的材料,更不想他卷入血腥的江湖纷争中。就把他领到下关港市拜了自己的厨师朋友-杏田武志为徒,学习料理河鲀。

可能是命运这辆列车,注定要载着小野俊介驶向他应达的目标吧。他还是无意中接触到了组织。这当中的穿线人就是他的高中同学江口洋子。7天前,洋子告诉他为父亲报仇的机会来了,组织内得到线报;毒枭特克斯曼即将到泰国曼谷参加一个商业活动。结束之后,他将飞到东京吃河鲀。但狡猾的特克斯曼只在日本停留一个夜晚,之后就会返回墨西哥。机会,仅有一次,只在明晚!

俊介思考很久,一杯接一杯啤酒下肚。头越来越晕,但是他的思路却慢慢清晰起来。一个完美的计划在心中成型。。。。。。。


是夜,御菊川门口已不见排队等候的人群,只有四个黑衣人站在两侧。店内正中间位置的桌前坐了一个瘦小的男人,头发油光闪亮地梳在脑后。白色的西装纤尘不染,内衬碎花大翻领衬衣。这种浮夸的造型,用脚趾头猜都知道是特克斯曼。没想到现实中的毒枭跟影视剧作品中的一样,小野俊介不由得摇头讪笑。但是,旋即他就变换回了严肃的表情。今晚的他,要亲自为客人表演飞刀切河鲀刺身的绝技。 


他熟练地从浴缸里拿出河鲀,用白毛巾拖着按在砧板上。原本懒洋洋的河鲀立即警觉吸气,变成了圆球状。这憨态可掬的样子,惹得特克斯曼以及众手下一阵哄堂大笑。俊介面向客人鞠了一躬示意料理鱼的表演即将开始,表演所用厨刀约12寸长,把手是用二十年老松木切削修整而成。刀身银白色,亮闪闪寒气直逼人的心灵。一看就知道是国宝级锻刀师-柳生翔太的手作。

望着仇人得意的眼神,他的内心中挣扎纠结了几下,还是按耐住了冲动。深吸了一口,提刀刺向河鲀。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河鲀的脑袋就被切了下来,鱼嘴还一张一合。小野俊介小心翼翼地放血、清洗、去皮、再清洗。那专注的眼神和小心翼翼的神态仿佛不是在杀生,而是在把玩一件精美的珠宝首饰。

“Great!” ”beautiful“!毒枭忍不住连声赞叹,那腔调还带着浓浓地西班牙口音。

清洗干净以后,小野俊介换了一个全新的竹案板,再次提起厨刀,目光如炬,刀似闪电。几番上下纷飞,河鲀已经被切成完美的薄片。均匀地铺在大瓷盘里。


表演完毕,俊介把河鲀端向特克斯曼。毒枭笑着对他说:早就听闻,东京小野俊介的飞刀河鲀表演十分出色,很荣幸今天被我见识到了。果然很精彩。不过我听说按照你们东方的规矩,河鲀做好之后厨师要先吃,30分钟后没有中毒客人才会吃,对吗?“是的,因为河鲀属于剧毒水产。为了对食客负责,也为了考量厨师的手艺。上桌之后,要由厨师吃一口河鲀确认安全才会让客人食用。”俊介平静地答道。

“那么,如果不小心河鲀中毒,是否有解毒的药品可以用呢?”  特克斯曼继续问。

小野俊介说:河鲀毒素是非常高效的,可以在短时间让人神经系统瘫痪、呼吸衰竭死亡。目前还没有特效药来解除它。但是若在进食后5分钟内喝下由尿液、绿茶、矿泉水和肥皂液混合的催吐剂,把胃里残留的河鲀吐出来。再加上就医及时的话,还有一线生机。

特克斯曼点头,微笑。指着河鲀刺身对小野俊介说:那么请吧,厨师先生。 

俊介毫不犹豫,夹起几片河鲀刺身放入口中咀嚼起来。吃完河鲀,他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时间到来。时间一秒秒的过去,30分钟结束。小野俊介安然无恙,特克斯曼也就放心了。他示意手下打开一瓶香槟,为自己和俊介斟满。高兴地喊道:为了您的精湛技艺,为了肥美的河鲀。说罢一饮而尽,又夹起河鲀细细品味。

俊介走向厨房,偷偷擦了一把汗。又把助手做好的白烧河鲀端上桌。老规矩,还是他先吃一口,然后等待时间的过渡。谁知道10分钟以后,小野就立刻摔倒在地不停地抽搐。口中涌出大量的白色泡沫,并且散发着浓重的酸臭味。一时间吃过河鲀刺身的特克斯曼和手下都大惊失色,并且感到自己手脚绵软无力,浑身麻痹。毒枭掏出手枪胡乱指着人群,又大声叫喊:WHF,他是中毒了吗?快想想办法!我们也一定中毒了!“你,快去拿特效催吐剂来!"他又把枪口指向了一旁穿着紫色和服的服务生。服务生吓得花容失色,急急跑向厨房把催吐剂拿到特克斯曼眼前。毒枭一把抢过催吐剂就往口里灌,也就考虑不上是否腥臊苦臭了。活命才要紧!保镖和他的客户见状饿狼一般地跑过来与其扭打争抢。

此时的小野俊介已经被徒弟和助手悄悄抬走,装上了一辆运输海鲜的货车。。。几天后,朝露新闻的头条版面大篇幅报道了国际大毒枭死亡的消息。据东京警视厅发布的法医验尸报告显示-特克斯曼死于河鲀中毒。而为他料理河鲀的厨师小野俊介也毒发身亡,但是尸体却下落不明。

“他终究还是为父亲报仇了”养父悲伤地自言自语。

“那么,小野君不是也中毒了吗?你是如何脱险的呢?”江口洋子一边浏览网页新闻,一边对身边的小野俊介说道。

“从你提供的资料我就得知,特克斯曼很有可能早就调查出我是当年那个警察的儿子。加上他保镖众多,又生性多疑。万一出了一点岔子我们的计划就会全盘失败。其实河鲀是无毒安全的,我假装中毒之后,一定会干扰他的思路。而真正有毒的,正是那所谓的催吐剂。里面被我注射了高纯度的合成河鲀毒素。喝下去之后,根本就没有任活命的希望。小野俊介抽了一颗烟,平静又带着轻松的神态说道。。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热点事件
阅读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