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垄断,国产手术机器人如何产业化落地?

钛媒体潜在投资不完全统计,国内医用机器人相关的公司有36家,虽然近两年不少创业者开始探索这一领域,但目前中国手术机器人市场仍然处于早期阶段。

大多数人对于手术机器人的认知,是从其在小玻璃瓶内缝合葡萄“皮肤”开始的。

类似的缝合“炫技”,由名叫达芬奇的专业手术机器人来完成。作为目前最为大家熟知的手术机器人,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是微创手术的代表,精确、创伤小、恢复快、远程手术指导等特点让其备受追捧。

曾有媒体报道,截止2017年10月,中国内地有67台达芬奇手术机器人,虽然这一数字与其他国家相比差距较大,但单机手术利用率全球第一。

“医生相当于多了一只手,这只手更精准、更可靠。”华志微创创始人王荣军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提到,作为医生的第三只手,手术机器人的出现解放了医生双手,也帮助医生触及到人体本身无法实现的精细程度

手术机器人操作平台是由智能机械臂、标志点、光学跟踪定位装置、多功能操作平台、手术规划软件等组合而成。与康复机器人、辅助机器人、服务机器人等医用机器人相比,手术机器人组合更为复杂,技术要求也更高。

“医用机器人发展存在很多困惑和风险,由于技术大多来自学者,因此在成果转化时会遇到困难。产业化路径也很长,包括医工协作、临床、标准制定、大金额投入等。”机器人技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博实机器人董事长孙立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及目前的行业现状,“可喜的是,现在政策开始扶持,资本也在进来。”


从实验品到产业化落地

据普华永道与ROBO医疗联合发布的《全球手术机器人行业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全球范围内医疗机器人市场主要参与者依然是美国企业。钛媒体潜在投资不完全统计,国内医用机器人相关的公司有36家,虽然近两年不少创业者开始探索这一领域,但目前中国手术机器人市场仍然处于早期阶段。

钛媒体图注:市场规模包括该公司所有涉及领域,不仅仅是医疗机器人领域。 

手术机器人市场,目前被国外品牌统领,总体而言,中国的手术机器人起步相对较晚。据钛媒体了解,目前市场占有率较高的公司多为高校研发背景:研发者成立创业公司,技术完善时引入资本,解决产业化难题后推向市场。

经梳理发现,诞生在中国的手术机器人研发机构中,比较知名的有以下几家:

  • 1997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清华大学和海军总医院共同研制开发的脑外科机器人辅助系统CRAS,首次为患者实施了机器人微创手术。2000年天津华志成立,购买了此研发成果,2002年产品取得CFDA注册证书,2017年1月,王荣军成立华志微创,同年,华志微创收购了天津华志234.6万元注册资金股权,持股51%。
  • 2013年,哈尔滨工业大学机器人研究所研发的微创腹腔外科手术机器人系统实现自主知识产权,打破了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技术垄断。思哲睿医疗是该研发成果落地时成立的企业,2015年5月,由博实股份设立全资子公司出资人民币2000万元认购思哲睿医疗新增注册资本275万元。
  • 北京天智航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TINAVI)成立于2005年,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北京积水潭医院合作完成的 863 项目成果的基础上完成骨科机器人的产业化开发。2010年获得了产品注册许可证,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 对于王荣军这样的创业者而言,“怎么从实验品变成真正可以用的产品,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他告诉钛媒体,目前在手术机器人行业的现状是,做研究的主要是老师,“没有太强的商业化意识”。

而王荣军在清华的导师有商业化的意愿,希望他能够将成果带出实验室。与天智航、博实相比,华志微创的商业化落地相对较晚。2018年2月1日,华志微创获得天士力资本的5000万元首轮融资。

从研发到商业化落地的十几年的时间,华志微创遇到了不少技术壁垒,以华志微创的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为例,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难点是机械臂,“为什么很多厂家不敢轻易碰这个领域?机械臂最关键的指标就是精确度,尤其是神经外科,差之毫厘就可能会有性命的危险,我们从2000年开始研发,大概花了七八年时间,研发的机械臂是100%国产化的。”

作为最早的一批达芬奇机器人操控者,北京和睦家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朱刚曾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提到,达芬奇机器人的技术和市场被国外制造厂商垄断,相较于其他医疗器械价格要贵得多,而且达芬奇机器人的机械臂是一种高值耗材,使用时是临时安装到机器人上面,每条机械臂使用10次后便不能继续使用,机械臂的价格大概每条数万人民币。

国产化带来的直接效果是价格低,王荣军告诉钛媒体,“机械臂精度我们在100%国产化的前提下,跟国外产品相当的精确度。”同类型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ROSA销售价格是千万级别,而华志微创研发的国产手术机器人设备售价销售价格是百万级别。


“农村包围城市”

华志微创首轮融资时,王荣军被投资人问到最多的问题是技术的安全性和稳定性,“目前这个技术已经过了4万多份病例了(上市后的临床病例),实际上这个产品的安全性稳定性已经得到了市场的验证,而不是某个专家的验证。”

“未来医疗资源下沉,这款手术机器人对于地市甚至县级医院的脑出血患者来说,能够提供更加及时的救助。”北京天坛普华医院卢旺盛主任曾举过一个例子,“脑瘫患儿采用传统的框架手术有很多不便,如麻醉问题、颅骨骨板薄,患儿的配合问题等等,通过无框架脑立体定向技术的临床应用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难题,很多原先手术不便的患儿也可以进行手术治疗。”

出于安全性和稳定性的考虑,三甲医院在引进医疗器械设备时首选外资设备,这也正是华志微创等国产企业面临的现状,国产该如何走进医院?

国产化带来的价格降低为二三线地区医院引入手术机器人提供了前置条件。华志微创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三甲医院,我们能进就直接进,不能进,就农村包围城市呗。”

“我们想让更多的患者、更多的医生,尤其是年轻医生获得这个技术,我们要的是规模化效应来获取企业的利润,而不是某一台。”华志微创的手术机器人进入的100多家医院多分布在地市级,正因为定位在基层医院等资源短缺的地方,华志微创的手术机器人可以医生自己独立操作,节省了技师辅助的人工成本。

规模化利润并非一次性销售一台手术机器人设备,更为关键的在于耗材和后续服务,王荣军向钛媒体透露“医院不只买的是设备,他们还需要后期服务。”钛媒体在华志微创的商业计划书中发现一组数据印证了这一观点,从2018年开始,设备销售占比逐年递减,耗材销售占比逐年增高。

华志微创年度销售计划表

“还有基层医院的培训,学会脑出血之后,还可以做活检、肿瘤,这样才能真正实现下沉,我们有一定的专家团队了,他们相当于种子,可以生根发芽。”王荣军连着反问了几个问题,“谁能够真正落地?旗能不能插下去?能插多久?任何一个产品是不是解决了用户的痛点,这是基本的;解决了痛点之后,是不是能够提供后期的增值服务,如果这两者具备的话,旗子就能插的久。”

对比心血管搭桥产业在中国近40年来的发展,王荣军认为近两年手术机器人行业会发生大的变化,“微创手术与心脏支架进入中国是一样的,从国家战略层面上来看都有好处,伤口小恢复也快;从保险公司的角度看,微创手术的治疗方式是最省钱的。这一定是个趋势。让患者受更少的罪,得到更好的治疗。”

但对于手术机器人产业而言,产品落地面临着安全认证与临床试验两大关卡,如果无法证明其安全有效性则无法取得认证进入临床,这也就是为什么目前行业内的主流企业均为“高校、医院、产业化”的深度结合。行业已经进入“小火慢炖”阶段,后来者被“时间”拦在了门外。


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付梦雯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