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腾到底哪好笑了?

第十放映室就爱瞎说大实话

天啊,《西虹市首富》票房轻松卖到18亿

凭什么?

之前就说过,小十君我不大认可这部片子。

它,论笑点设计不及《夏洛特烦恼》,论故事完成度更在《羞羞的铁拳》后开了倒车。

票房还能这么高,凭什么?


凭一个值这十几亿笑点的人——沈腾

片子的各方争议颇多,却没见几人在挑他的毛病。

有粉丝偷偷跟我说,十,这平庸的剧本但凡换个人演,都不会好笑。


可不是嘛,高冷如我,看片时的大部分笑点都出自他。


沈叔叔表演的精彩程度,包括对细节的拿捏越来越独到,以至于一时半会能让我忘记吐槽,《西虹市》作为电影,根本配不上它的票房。


也意味着,电影中没有沈腾出没的部分,都是令人难忍的,尴尬的。


@无耻不混蛋:恭喜沈腾,他已经找到了扮演喜剧人物的最佳节奏与分寸感。



那么请你们告诉我,沈腾到底哪好笑了?


这个……似乎是一道自问自答题。


行,今天得闲,好好品品。


更早前,一名影评人的话令我印象深刻,他说:“我们看麻花已经做成了一座喜剧王国,只是这座王国里好像没有王。”


先不管王国不王国,我的关注点在后半句,王在哪?


当时心里没谱。


《西虹市》之前,开心麻花只有加上《驴得水》的两部半作品,主演个顶个有戏。


《西虹市》之后,“神马组合”缺失了马丽,沈腾倒有本事独自撑起这档特笑大片。


如今我顺着上面的话秃噜下去,他不就是这座喜剧王国的“王”?



国王论,听着有些中二。


事实上,在一部分人眼中,他的身上已经背负着“未来喜剧大师”的光环。


开始与卓别林、周星驰、陈佩斯、葛优等海内外前辈相提并论,一波波话题逼近,捧杀也。


以我来看,沈腾作为喜剧演员,现阶段的市场号召力,排在徐峥、王宝强之下,小岳岳、小沈阳之上。


而喜剧功力,确实能在前排争个头筹。


不同于徐峥与王宝强,非要组个“没头脑和不高兴”的搭档,才有笑果火花。


不同于小岳岳与小沈阳,在烂片里挤眉弄眼,穷耗自己的名气、形象特质。


沈腾不必摆讨好姿态,光是杵着不动,足以让观众做好接下来爆笑的准备。


他越严肃,越正经,你就越想笑。

为什么?

因为我们知道他的严肃,他的正经,其实都是装出来的。

不超三秒,破功,同时人物猥琐的、油腻的、下贱的、自卑的性格底色,飞流直破,终将暴露无遗。


那些喜剧包袱,不是劈头盖脸甩下来的,有必要讲究自己的节奏。


《西虹市》开头,一段王多鱼对镜说话的中景特写——


西装领带,梳出发型,标致的沈腾用放着精光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镜头。

我有注意到一个表演细节,他话还没说出口,先搓了下眼皮子,这一举动刻意出卖心理活动,哎呀妈,瞪得太用力了。



调子就这么起上了。


接下来的台词莫不是感觉良好的自我吹嘘,他王多鱼一名资深守门员,37岁越老越妖,体力堪比小年轻,哪位金主能挑中自己,简直慧眼识英,云云。(自行脑补沈腾的语气)

镜头随之不给面子地慢慢拉远。


才发现对面远坐着张晨光饰演的金先生,正摆出我们观众的状态,静静地看着他装逼。


王多鱼为了佐证自己的话,决意露上两手,腾空示范身轻如燕的守门动作,结果……卒,完了还躺在地上瞎蹬巴腿,场面一度尴尬。


这处本给我的感觉,并不好笑,甚至有点垮。


可当金先生摆好的20万现金出现在眼前,躺赖的王多鱼直溜一下,来了个“鲤鱼打挺”,高难度动作瞬间引爆全场的个笑点。


一落一起之间,主角自打了原先“死撑实力”以及“视金钱如粪土”的脸,亦完成喜剧段落起承转合的节奏张力。


沈腾是做舞台剧出身,做了十几年,如何最大程度调动观众的情绪,他太能了。


关键就在于每个包袱抖完,最后落下的那一“巴掌”


详见上面所说,“鲤鱼打挺”出现的时机和带来的效果。


调配好的巴掌埋伏片中,瞧准了一上来就啪啪啪,抽个不停,观众的笑点成了被玩转自如的陀螺,焉有不爆笑的道理。


都说沈腾的小人物演的最好,他主演的两部麻花系片子,角色皆为形象高度重合的小人物。



一并概括王多鱼与夏洛,中年活屌丝,穷困潦倒又自命不凡,正所谓越搓越装,越装越搓。


两个角色遇见同样的套路——白日梦成真,一个一夜暴富,一个穿越时空。


差不多的人设,差不多的小人得志,必须“贱”得有区别。


沈腾被张译称为“活化石的演技”,在这点上是令人信服的。


从剧情到表演,都放大了角色的不同特质,王多鱼土,有钱秒变暴发户,夏洛渣,回去后在逆天改命之路上撒脚丫。


有几场戏,对比去看,足见沈腾塑造角色的层次感——


王多鱼见到钱,先是20万的瞪直了眼,再到被300亿遗产吓得“娇无力”,最后是运走10亿的狂喜飞奔。


要有一个,观众跟着他逐渐起飞的过程。


夏洛穿越遇故人,看到媳妇马冬梅的一惊,看到班主任的一怒,看到初恋女神秋雅的一喜,看到早逝母亲的一悲。


几种快速转折的起合情绪,全收在一幕戏里,大有难度。


沈腾皆处理得滴水不漏。


再不济,可以回忆下你在看王多鱼的时候,有没有想起夏洛,有没有想起郝建,还是全神专注于他当下的表演?


当然今天不打算展开讨论沈腾的演技,只想知道他日常化的表演中,喜剧性何来?


沈腾的好笑,出自生活。

生活已经如此艰难,喜剧就是要拆穿。


在笑点设计上,仍可类比成“抽巴掌”,抽法还特讲究。


别人抽,与自己抽,效果截然不同。


怎么讲?


王多鱼被自家教练看不起,守门技术不如狗;夏洛在秋雅婚礼上,被老同学们嘲笑穿得像鸡毛掸子。


这些,都是别人抽过来的巴掌。


自己抽自己更,正如《西虹市》中,王多鱼以为10个亿很快会潇洒快落地花光。


天不遂人愿,钱生钱,反倒越生越多。


偏偏胡乱投资、成全美梦、与股神吃饭的主意都出自自己,怎么办,只能自己抽自己。


开心麻花的片子中,少不了利用人的自以为是、自作聪明,来制造反差笑点。


看不起王多鱼的餐厅经理,见到钱立马变得谄媚;看不起夏洛的袁华,在他成名后甘愿做陪笑小弟。


说到底,喜剧的本质是讽刺,不是纯粹搞笑。


这么一搞,讽刺性就出来了,可惜开心麻花一直往这方面使劲,始终略有不足,成迷的直男癌三观更是大拖后腿。


所以,现在分清楚没?


旁人打脸的笑点,是尴尬的,是愤怒的,笑起来身不由己。


自我打脸的笑点,是神经的,是无奈的,笑起来感同身受。



几部开心麻花的电影,表面上执行“从屌丝中来,逗屌丝乐”的原则。


实际王多鱼和夏洛所遭遇的窘境,所幻想的美梦,人人都可能有过。


喜剧则把它放大了,实现了,也拆穿了。


我们笑的不是电影,不是角色,不是沈腾,或许是自己。


自己抽自己的喜剧打法,往往笑中带着刺痛,等笑完回过神,会不会觉得自己也好像大银幕上的“那只狗”?



沈腾演的是电影,是角色,或许也是生活中的大多数。

对于前半生顺风顺水的他来说,这样式的表演无法体验,只能靠观察、去琢磨。


所以时常给人以那种感觉,观众在台下笑成傻逼,他却好像一脸疏离,事不关己。


似乎逗笑你,他早已轻车熟路,接下来就该让你看见生活,触及自身。


喜剧功力被吹最多、最狠的一次,不在电影中。


而是在综艺《欢乐喜剧人》半决赛,致敬卓别林那回。



稍微了解下会知道,沈腾喜欢卓别林,把他的《城市之光》夸到不行,至今微博头像都是小时候模仿卓别林装扮的照片。


在比赛的关键阶段,他力排众议,坚持以默片的方式完成演出。


一位卓别林式的绅士,在车上抓住了小偷,却没有人相信他。


结果,绅士受伤。


其他人全部下车后,只有那个小偷留了下来,用领带替绅士包扎伤口……


结尾小偷的行为反转,也是沈腾强烈要求加入的,他说整出戏的灵魂,就在这。



又是好狠、好重的一巴掌。


抽痛了绅士的脸,抽痛了所有人的脸,抽痛了社会上无知的冷漠,与欠缺的良心。


生活是如此幽默,而喜剧的价值,就在这。


沈腾在访谈中,曾以文艺工作者自居。


进了开心麻花的第二年,已经开始参与舞台剧的导演工作,又演又导,让他保持了表演中的创作性。


我想,文艺工作者与喜剧演员间的差距,就在于这份对于生活的体察、对于人性的捕捉,只不过同样以喜剧的方式呈现在观众面前。


他要做自己抽自己的那个“小丑”,也想做抽醒观众的那位“大师”。


难吗?


难,国内大部分喜剧,甚至没有这样的意识。


但他至少做到了一半。


你说,中国下一位喜剧,会不会真的是沈腾?


互动话题



不服?请提名其他“喜剧”候选人


阅读

西虹市首富 | 羞羞的铁拳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