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爱的名义耍流氓

1

80年代,我是一名文学青年。

在市文联组织的南岳笔会上,我认识了另一个文学青年新轩。

新轩是县草席厂的机修工,天天躲在草席厂的阴暗角落里写阳光明媚的诗。写诗写到得意处,新轩走在大街上,眼里只有蓝天白云,县长迎面走过来,他也不尿。因为诗写得好,新轩后来调去电视台,做了记者。

8、90年代,祁东的草席闻名中外。新轩有个老朋友要开草席厂创外汇,需要一个机修工,就找新轩帮忙,请他介绍一个师傅。

新轩想到我没工作,就说:“罗尔你去吧。”

我需要一份工作,好栽培我的白日梦,可是,我对新轩说:“我不会修草席机呀。”

新轩说:“很简单的,你小说都能写,还能修不了草席机?你找一家草席厂,看半个月就会了。”

看新轩说得轻描淡写,我有了信心,说:“行,我找个地方去看看。”

2

我有个堂叔,在灵官镇承包了一家草席厂,去他那儿看看,应该没问题。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