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旗:“你父母身体怎么样?”“我爸没了。”

苏小旗

我有光芒,此生不灭

苏小旗·颠倒众生工作室 

“你父母身体怎么样?”“我爸没了。”

我的初中好友跟我说,我们初中共同的另一个好友,坤,她的父亲去世了。

 

前列腺癌,后期转移。她知道消息时,老人家已经过了七七。

 

初中时我们三个女生,和另外两个男生,是最好的朋友,每天上下学一起走,一起补课,一起出去玩儿。

 

我们去得最多的,就是坤家。

 

她家有两间大瓦房,还有一个大院子。坤的父母从农村来到城市里,非常勤劳朴实,院子里侍弄得整齐干净,种了玉米,茄子,青椒,还有夜来香。

 

有一年夏夜我在她家玩儿,第一次知道原来夜来香的气息,是这样迷人。

 

坤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弟弟小她很多。

 

坤出生后,正赶上计划生育,但坤的父母太想要一个儿子了,于是东躲西藏,冒险生下了这个儿子,也因为此,坤的父亲丢了工作。

 

坤成绩很好,基本年年第一,但是中考时非常意外地,她没能考上重点高中,进入普通高中学习了三年后,考上了省内一所中医学院。

 

彼时坤的父亲在工地上做泥瓦匠,因为人品忠厚,踏实肯干,倒也做成了大师傅;她的母亲则一直做环卫工人,整天带着扫把在清晨四点开始工作。

 

坤的姐姐和弟弟成绩都不好,早早工作了,却因为没有什么文凭,也只是给人打工而已。

 

我们大学毕业时,坤的姐姐已经嫁人,时不时帮衬娘家;坤到医院工作,她们的弟弟,则依然没什么技能,也没有正经工作。

 

坤的父母用尽一生积蓄,给儿子买了楼房,帮儿子娶上了媳妇儿,至此,他们人生中最大的任务似乎已经完成。

 

但为了不成为孩子们的负担,坤的父亲依然在工地上干活,母亲依然在扫大街。

 

他们,对我们都特别好,易沟通,好交流,甚至我妈跟坤的母亲关系也比较熟稔。

 

之后我远走江南,尽管有同学群,也极少聊天,对彼此的消息,都是一点点听说来的。

 

 

然后今天好友告诉我,坤的父亲去世了。

 

我一下子想起,坤的父亲因为整日奔波而黝黑的脸,早早就布满了深深的沟壑,年纪越大,那沟壑就越深,仿佛木刻刀狠狠刻出来的一样,岁月,从来不肯手下留情。

 

我再次想在她们家度过的每一个悠长的夏日,大太阳下毫无精神的玉米秧子,和傍晚清风过后,那清淡又迷人的夜来香的气息。

 

她的父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以老去换来儿女们的成长,并且即使在晚年,依然坚持用自己苍老而布满青筋的双手赚钱,却舍不得花儿女们的钱。

 

直至身体越来越堆缩,个子越来越矮,直至手脚越来越不利索,直至健康越来越差,直至离世。

 

于是我跟好友说,我需要加快给我妈买电梯房的进程了,因为我怕来不及。

 

她说:我真佩服你,现在我妈还在搭我钱呢。

 

我说没钱我可以借,管朋友借,管银行借,越早让他们住上越好,相比之下,我自己的愿望,反而不需要那么急迫地去实现。

 

 

我们父母那一辈人,基本没过过好日子。

 

童年正长身体时,适逢三年自然灾害,能不能吃饱都是大问题,更不用提营养均衡了;

 

正值学知识学文化的少年时,适逢一场特殊的十年运动,所有青春热血消耗殆尽;

 

可以成家了,生儿育女时,又赶上计划生育政策,一对夫妻只能生一个孩子;

 

孩子长大后,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但是他们中的大批人,开始下岗了;

 

终于熬到了退休,进入了晚年,要么独生女子远离故乡,留他们成为了空巢老人;要么孩子要了二胎,他们开始没完没了地带孩子。

 

他们这一代人,极少活得轻松,极少拥有自我,有钱舍不得花,好吃的非要放到快过期才肯吃,年轻时所有衣服都是灰扑扑的军绿或蓝色,年老却穿什么都不好看了。

 

并且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经去世了。

 

很多人抱怨自己的原生家庭不能给自己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不能给自己一个良好的性格和心态,殊不知,对于他们那一代人来说,能够护佑我们成长,将我们送到社会上成为独立的人,就已经是很伟大的事了。

 

但是,依然有太多儿女,与父母互相伤害,不想回家,不想通话,不愿沟通,不愿原谅——其实哪怕我们过得再幸福,这些都是深埋在我们心中的遗憾与悲哀。

 

没有人在不受伤害中的环境中成长,就像没有小孩子学走路时不摔跟头,在我们把所有的热情与细心都给予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时,是否还记得我们已经年老的父母?

 

他们的日子,是倒数的。

 

为什么,非要等双亲逝去,才从心底喊出“子欲养而亲不待”?

 

你得知道,如果现在不开始做,那就真的来不及了。

 

 

带他们去旅游吧,带他们坐飞机,耐心地安慰他们不要害怕,并且将会见到最近最真实的白云;

 

带他们去吃自助餐吧,让他们尝一尝所有品种的食物,无论他们如何抱怨太贵,对于食物他们也绝对不会浪费,并且心中有着不会说出的高兴;

 

带他们去星巴克和哈根达斯坐坐吧,虽然他们会因为那只是小年轻去的地方而感到羞涩,但也会因为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环境氛围而感到新奇和开心;

 

跟他们躺在床上,与他们聊聊家常吧,你环抱着妈妈已经松懈肥胖的腰部,听着她胸腔中心脏有力地跳动,你和妈妈都会觉得,当下真好;

 

给他们买好一些的衣服吧,虽然他们平时一定舍不得穿,只会在逢年过节或重要的场合才会小心翼翼地穿上,但其实他们背着你,说不定偷偷照了多少次镜子;

 

从现在开始,对他们说“我爱你”吧,如果当面说不出口,在微信上告诉他们,也许他们会长时间不回复,也许会说太肉麻,但你永远不知道,手机屏幕那一端,他们的眼角其实已经泛起了泪花。

 

我们与他们曾经所有冲突,矛盾,甚至憎恨,在我们成为大人之后,应该学会原谅与放下了,这世间,还有什么能比血缘关系更加让我们终生割舍不断?还有谁能比父母爱我们爱得更加深切?

 

 

他们爱你,却不能够表达,于是他们将这种爱越过你,给了你的孩子;

 

他们爱你,却从来不求索取,力所能及地满足你的需要,盼你回家,做你最爱吃的菜;

 

他们爱你,因此在你所有人生的选择上才会提出自己的建议或意见,但是在我们年少的时候,却总是不能理解;

 

他们爱你,没有人比他们更希望你过得好过得幸福,尽管他们的标准与你的标准大相径庭,尽管他们默认了你的选择,却依然力所能及,倾其所有,并且心中永远对你充满担忧。

 

过去不懂的,现在我懂了;过去不能够原谅的,现在我不再计较了。

 

因为,父母是我们的来处,而我们,是他们的归途。

 

不要相信什么来世,我们的父子母女缘分,仅此一生。

 

是的,自从我萌生了为我的父母买电梯房的念头,我便日复一日地更加努力,我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再早一点到来。

 

我想让他们知道,这不是对他们养育之恩的报答,不是为我远走江南的补偿,而是来自女儿的,最赤诚,也最恳切的爱。

 

我真的怕来不及,所以趁一切都还来得及,请你从现在开始表达,开始努力,让父母的晚年因为有你,而洒满温暖动人的余晖。


 

PS:我的校对小秘书七姐家的大樱桃成熟后,我第一时间买了一箱快递给坤的母亲。她现在老了,已经扫不动大街了。

 

收到樱桃后,坤的姐姐跟我说,她的妈妈非常感动,感动于我还能记得她。

 

不会忘的。就像我不会忘记我的青春,不会忘记我这一生,来自每一个人的爱和温暖。

 

我不是啃老族,因为首先我的父母没有什么可以让我啃,我也不认为父母为孩子买房子就是天经地义;但我认为,如果在我有能力的情况下,为他们买房子,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就是我必须应该去做的。

 

我因此策马扬鞭,因此晨昏勤勉,因此持之以恒。

 

亲爱的,该做的事,别等。

· end ·

 苏小旗 · 颠倒众生工作室

苏小旗,自媒体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

善养猫,善自拍,善买衣服

比年轻时更美丽

精神在云之上,眼睛在泥土之下

心在云与泥土之间

一切皆可用文字表达

愿你好

更愿我自己好

欢迎阅读苏小旗其他文章

苏小旗:你与万物,统统向我奔来

苏小旗:女人的最佳离婚期

苏小旗:咋地?我说话不好使啊?

苏小旗:我们的孩子,开始发育了

好物推荐

圣雪兰雪肌水

性价比超高云南游

小卡机器人盒子

寻荟记

长按二维码关注苏小旗


树洞邮箱 : zzx0909@126.com

新浪微博:@苏小旗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公众号流量变现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