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火柴(3)

记得以前父亲是抽烟的,后来因患了一次病医生建议,也综合着自己要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减轻家庭负担等的因素,便下了决心戒了。一直记得父亲戒烟后,父母之间的那几句俏皮对话。

“这终于给咱当回良民哈,现今可不抽烟呢,一年里头可真要给咱家里省下不老少哩吧?”

“嘿嘿,那是当然吆!”父亲嘴角上扬,满脸自豪。

“敢情好咧,那省下滴钱掏出来,给咱看看么?”

父亲憋红着脸,“嗨,这不——,这不都省在肚子里么,嘿嘿……”

父亲戒烟后,兜里也总还习惯揣一包火柴。地头做活间歇,抽烟的叔叔伯伯总是围在一起,这时谁没带火,父亲就会掏出火柴为他点上。印象很深的一个场景就是,每到雨季农闲,叔叔伯伯们互相串门,围坐一起吸着烟,合计着地里种个啥,什么节气给庄稼追个肥……父亲总是勤勤给他们敬烟、点烟,他们互相敬重、友善和睦的画面,总是感到那么的温馨。

父亲有些文化,那些年一直在家小规模养猪供我和弟弟念书,也顺便自学了给猪诊治个常见病,因此叔叔伯伯总是一边抽着烟,一边和父亲聊些养猪的事宜,养猪该注意些啥,如何给猪娃防疫,如何配比猪饲料。每次我在一旁做作业,叔叔伯伯会摸着我的头,鼻里嘴角冒着烟圈儿,“看你爸有文化多好啊,娃你可要下些苦好好上学吆,以后给我们村也整个大学生出来,那可真是稀罕地狠吆!……”

作家丁小村先生在《父亲与烟》一文中,曾深情描述了父辈吸着烟锅的场景,讲道“在负重不堪的人生中,这可能是一点小小的个人偏好和享受……”。我对爷爷伯伯们吸着烟锅的画面也印象深刻,小时候爷爷伯伯咂烟锅,看他们美滋滋的样子,我们一伙小淘气总是围一圈看稀奇。老担心烟锅中途火给灭了,争抢着拿了火柴在手为他们献殷勤点烟,有时故意调皮“失手”去燎爷爷们的白胡子,觉得甚是有趣好玩。印象中,我们还曾搞恶作剧偷偷藏过隔壁伯伯寸步不离身的宝贝烟锅,害的伯伯丢了魂似的找了老半天,事后被父亲结结实实教训了一回。

丁小村先生也写到,“吸烟是一种消除焦虑的方式”。对此颇有感触,在烟锅的一明一暗中,吸进的,是承载一家老小的希冀,短暂休歇后扶犁再耕的原始动力;呼出的,则是对柴米油盐酱醋茶琐碎日子里,一切不遂心不顺意的云淡风轻……在这其中,小小火柴便充当了一个引子和媒介,引燃了他们对生活的期许,焚掉了生活中的烦忧,在繁重的体力劳动之余带给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们一份心灵释放和情感慰藉。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