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禾:请珍惜身边的拥有吧


点击上方"太阳雨文学"关注我们

  田禾,原名程光莹,山东省单县人,中学教师,单县第二中学语文教师,单县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理事.  

请珍惜身边的拥有吧

文/田禾

           

去年春天去台儿庄旅游,在一处古民居的院门内侧见到了一棵花树,一下子把我给吸引住了:

高大的花树,叶子像八叶金盘那样厚实,且有肉感;像冬青那样苍翠,且有内蓄力;盎然地生着,繁盛地长着。花儿乳白中透着不经意的淡黄,像清爽的风中悄悄飘来的丝丝泥土的气息。花朵小,小到就像牡丹的花蕊那么大,有一种典雅中的平凡、富贵中的俭朴。那花儿拥在一起,聚成团,拢成簇;分散开来,撒作星,扬作沙。远远望去,似碧色的天幕上或聚或散地播种出的星星;靠近细端,一下子成了静谧的长夜中绽放开了的一枚枚一粒粒梦。这个年纪的我多梦,顿感自己已幻化为那棵树,自己的生命活力在喷射。我正心花怒放,开成满天的星斗。

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疯狂地拥抱住树,嗅着花儿的清香,拂在撩人的树叶下。于是精选出几个位置与角度,琢磨出不少别出心裁的造型,自己拍照,叫来别人拍照,痛快淋漓地放纵了一回。

可谁能想到,今年春天我竟一头撞出个火树银花来。

单位上,每天总有一大堆剪不断理还乱的事要去做。一旦做起来,常常一晌一晌地将自己整个人安装在办公桌前,屁股没离开过座椅半刻,除非尿急才肯匆匆地去厕所一趟。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慌里慌张地去单位,心里想着这一晌要做的事,希望能理出个先后头绪来。徒步走在小区内的石板小径上。要下台阶了,不想一脚踏空,一个趔趄,踉踉跄跄,一头撞在一棵树上。无措中,手抓住了树的一枝,才勉强站稳,停了下来。

正待发作,一抬头,惊呆了:这棵树竟是台儿庄古民居院门内侧的那棵花树吗?难道时间会倒流,空间会对移吗?

这分明是一株我那时倾心的那类花树。由于我这一撞,花树的这一枝剧烈地震荡了一下,连树干也有微微晃动,树冠也轻微地不失风度地潇洒地甩了一下头,像白云依恋蓝天那样风流,像彩霞痴迷朝阳那样多情。簌簌地,稀稀疏疏地雨一般落了一地白里透着微黄的小花,像一地碎银,白花花的。头上,肩上,背上,脸上,甚至就连唇上也落上了这种小花,算是花树吻上了我,或者是我吻上了花树了。这花雨就是那么一瞬间,零零星星,淋淋漓漓,细细碎碎,我也算沐浴了一次花雨。在这花树的亲吻中,在这花雨的爱抚中,我疑心自己已经幻化成这棵花树,或这棵花树已经幻化为多愁善感的我了。

呵,这是我们小区吗?这是我经常走过的石板小径吗?定定神,前后左右看看,确定无疑,就是我们小区,就是我经常走过的石板小径!这棵花树如此高大繁茂,应该是在小区次绿化时就有了。虽然我在这个小区正式居住不足两年,可也不应该对这棵花树熟视无睹吧?况且,我仔细看了看四周,这种花树在这里并非仅此一棵。

我们周围的物,身边的人,太熟悉不过了,熟悉到忽略了它们(他们)的存在。这仅仅是一种熟视,这种“视”中没有丝毫的感情温度在。这其实就是一种漠视,是一种不自觉的冷暴力。

就像这种花树,应该是经常进入我的视野的——无论是花期的它们还是平时的它们。然而也仅仅是进入了我的视野而已,并没有在我的视野内点燃起关注的火苗,哪怕是黄豆粒大的微光也没有。因而我叫不出它的名字,更不知晓它的生长习性。

我们身边的人未尝没有遭到过这种待遇。他们在默默地做着自己的工作,默默地承担着自己的责任,默默地关注着我们、爱着我们,甚至是默默地为我们无私地奉献着,有时还会承受着压力,承受着埋怨。我们却熟视无睹,没有感觉到他们哪怕一丝一毫的关爱,甚至还嫌弃他们,以至厌恶、憎恨他们。

作为孩子,不少人对家长的悉心呵护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却嫌弃家长太叨唠,埋怨家长太碍眼。稍有不顺心,就拿家长出气、耍横,更无人性的现象是对家长拳脚相加,甚至是无端杀害自己的亲生父母。总觉得别人的父母好,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好,别人会知冷知热,会理解人、体贴人。父母含辛茹苦地把孩子拉扯大,到头来却一无是处,以至于“万死不赦”。别人端给他一碗茶,就感动得热泪盈眶,就觉得恩重如山。

作为夫(或妻),他(她)时刻心里装着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默默地忠贞不二地陪伴在你身边,勤劳持家。你却感觉不到他(她)的存在,忽略了他(她)的价值。比来比去,总觉得人家的夫(或妻)好。人家讲的那句话多让人暖心,人家做的那件事多让人动心。什么都是人家的好,自己拥有的不知道珍惜,身在福中不知福。甚至觉得自己的另一半无味无趣,甚至是个累赘。

这也许是一种审美疲劳,然而我觉得更是一种审美丧失,或者说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审美能力。在香味中熏久了不知其香,在臭味中熏久了不知其臭。这是不是丧失了嗅觉,以至于香臭难辨、好歹不分,丧失了最基本的判断力了?

再联想一下,我们不少人经常说中国如何如何不好,美国如何如何好。诚然,眼下我们中国在一些方面还不如美国,但中国真的就一无是处了吗?真的就成了一些人妄自菲薄的理由了吗?我不去说中国高铁,不去说中国航天,也不去说大飞机“C919”和深水潜艇“蛟龙号”,也不去说中国的5G技术,单说一个问题:美国为什么要挑起贸易战,为什么要打压中国?其根本原因就是中国在一些高科技领域已经逼近或赶超了美国。中国不可遏止的发展势头已经令美国恐慌。从另一个角度讲,这难道不是作为中国人值得骄傲的地方吗?

醒醒吧,不要开口闭口必言外国好、美国好,把自己的祖国说得一无是处。头脑清醒地认清他国的长处与优势,目的是借鉴与学习,从而进一步发展自己的国家,这是最理智的做法。然而对自己国家优越性的无视与漠然,全盘否定自己的国家,全盘西化的思想是极其危险的。增强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是必要的,也是当务之急。我是这样认为。

珍惜自己身边的人和事吧,珍惜现在的拥有吧。不要让它们从我们视野中悄然消失,不要让它们从我们身边的生活中悄然消失,使之最终成为一种永远的遗憾,就像伊拉克或利比亚,想要再回到萨达姆或卡扎菲时代已经成为一种奢望。

作为普通人,请珍惜我们现在的生活吧,把日子越过越好。

2019年5月27日星期一

                                

1、本平台纯公益性质,已经开通原创保护,留言和赞赏功能,所有来稿必须原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体裁不限:散文,小说,新旧体诗歌,时评,摄影等均可。本平台原创作品,如有转载需注明出处。

2、来稿请用文档或纯文本格式,并附上个人简历(100字以内)及照片一张。稿件请勿一稿多投,作品一旦选用,将择优刊发在大型文学纸刊《湖西作家》上。
3、 稿酬由读者来定,超过十元赞赏按三七分,作者及朗诵者为七,三作为平台运作,不愿打赏请注明,稿酬以红包形式七天后发放,没赞赏就没稿酬,敬请周知。
4、投稿邮箱:604659375@qq.com,衔文字结巢,只因与你相遇,感恩有你!

太阳雨总第1084期

顾问:于非鱼  秦闪云

总编:睇人

编辑: 旭日东升  鲁子

朗诵团队: 李栋 王玺 刘宗英 静好 坦然 李莉 王爱英 薛静 许修亚 于海洋 老牛 李锦涛  崔福连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链接,回顾往期精彩文章:

田禾:相思

程光莹:台儿庄古城印象记

程光莹:美丽的错误(小说)

程光莹:虫眼与边料

程光莹:百灵的愤怒

程光莹:馒头就是馍

程光莹:妩媚的小城妩媚的夜(小说)

田禾:学校学生事件缘何频发

田禾:“大大、娘”“爸、妈”

田禾:大美二中你我他

田禾:烘茄子

田禾:我当主任了(小说)

田禾:澄澈,清秀,明丽——浮龙湖

田禾:这个夏天特别热

田禾:九水,我们来了

田禾:麻徒小像

田禾:我和学生十七岁

田禾:天阴了

田禾:道德裂痕

田禾:在路上

田禾:在路上

田禾:孩子的一个举动引发的思考

田禾:时针、分针、秒针

田禾:听来的鬼话(小说)

田禾:村口·小院(小说)

田禾:好儿媳——黄莉

田禾:分针的烦恼(寓言)

田禾:我眼中的美国政府

田禾:同属一片蓝天(散文诗)

田禾: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自述(小说)

田禾:儿子回来了

田禾:朦胧在雪里

田禾:冬季里的一抹盎然的暖色

田禾:冬日暖想(散文诗)

田禾:你我是兄弟

田禾:如约在雪里

田禾:踏行乡土

田禾:邻家有小婶(小说)

田禾:春来了

田禾:春天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田禾:我是一粒种子

田禾:春暖海棠红

田禾:写给待字闺中的女儿

田禾:我这样走过

田禾:写在女儿的婚礼上

田禾:底气(小说)

田禾:写在《远足专辑》前面的两篇编者的话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