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内容不存在
手机扫描二维码 [下载小说app] 继续阅读该文章

小说app

2011年9月《书与画》杂志发表朱亚东艺术评论文章“旷世奇缘寄深情——赏谢之光《浣纱》”

小手一抖,功德无量:请点击右上角按钮—“分享到朋友圈”与友同乐;点击左上“无羁草堂”或直接添加账号:wujicaotang,加关注,广结善缘。

旷世奇缘寄深情——赏谢之光《浣纱》

朱亚东/文

“钱塘江畔是谁家,江上女儿全胜花。吴王在时不得出,今日公然来浣纱。” 唐代诗人王昌龄的这首《浣纱女》被后人吟咏了十多个世纪,仿佛“江上女儿”不经意间遗落的素绢,承载着那份柔美与幽思漂流至今。期间,文人墨客竞相推崇挥洒,将自己的才情倾注其中,汇聚成中华民族特有的人文脉络。然而,直至19世纪中叶,一位痴情才子的出现才将这飘荡在历史清流中的素绢挽起,携藏入怀,揉入生命,不仅演绎了一场委婉的旷世情缘,还为艺术殿堂留下了传世画作 ——《浣纱》。

《浣纱》高125cm、宽61cm,是谢之光(1900年—1976年,浙江馀姚人,著名画家,中国美协会员、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市文联委员、民主同盟盟员)艺术生涯中的旺年力作。它描绘了春日里两位纯情少女溪边浣纱的场景,画中杨柳随风摇曳,数枝桃花迷漫着芳香,远山近水充溢着祥和,给人以春意朦胧、恬静悠然的美感。

面对画幅,观者视野由远及近,远处青山掩映于云雾之中,欲观其祥,却被近处春柳的缕缕青丝挡住了视线,脚下潺潺溪水流淌而过,极目远眺亦不见源头,似乎缘于那青山雾霭之间,唯有清脆的溪流声回荡耳畔。此乃大师谢之光高超技艺的精妙之处,他用“蒙太奇”的思维,大哲学的概念,摒除时空,三维合一,抛却了将远近景致刻意分开的人为造作,将人们的审美意念带入唯美主义的理想境界之中。

正看得出神,不知何时两位少女翩然而来,她们蛾眉杏眼、冰肌朱唇,高髻簪花、手挽竹篮。那步步春色、款款闲情,亦仙亦幻,令人神往。不觉中,一位少女已缓缓盘坐于溪边石阶上,从身后的竹篮中拈来一缕素绢,以竹竿挑之,应和着溪水的节奏轻轻涤荡。她神态安详,微微低头凝视手中素绢,含情脉脉,似有千般怜爱,或许,她手中挽着的不是绢,而是那悠悠的情思……

另一少女则娴静地站立着,她身着飘逸长裙,手握竹竿,腰裹红绸,略显俏皮。似乎并不急于浣纱,而是静静地凝望着不远处的溪涧,在涓涓的溪水中细数着斑斓的卵石。谢之光对水纹的勾勒不多,而是以卵石烘托水之透彻,可见其匠心独具!

从绘画技艺来看,谢之光用笔自信果敢,线条简劲飘逸,敷彩淡然,喻意丰盈,少女眉宇间隐约着含而不露的笑意,身姿尽显婀娜,移步回眸之间仿佛又满怀心思。谢之光为何能将《浣纱》中的少女刻画得如此出神?这与他那段刻骨铭心而又惊世骇俗的爱不无关系。

谢之光原配夫人潘锦云,富商之女,随性自主,喜好跳舞、赌钱,而谢之光则沉醉于画画,俩人情感逐渐疏远,直至婚姻破裂。1930年,谢之光已是沪上著名画家,身名显赫,但他不顾世俗番篱,与当时的名妓芳慧珍结婚。婚礼举办得很隆重,不过,这毕竟是一段不被祝福的婚姻,出席者多为讥讽而来。婚后,芳慧珍足不出户,直到生命终结,期间,谢之光许多作品都是她当的模特。此后,谢之光在“文革”中遭遇冲击,家中贫困至极,然谢老品格孤直,并没有停止创作,而是以劣质烟酒“支撑”年老病弱的身体,以消蚀自己生命的代价来挥洒丹青。1976年,谢之光与世长辞,芳慧珍则佩戴白花,怀抱丈夫的照片,静坐于床,从此茶饭不进,几天后忧郁之中的她亦随丈夫仙去。

谢之光与芳慧珍以实际行动向世人诠释了爱的真谛,生死相许,矢志不渝。由此,再来欣赏作品《浣纱》,那份细腻、那份缠绵、那份神怡,不正是源自谢之光心中的挚爱嘛!芳慧珍的倩影犹如“画中仙”,永远留在了《浣纱》之中,但是她并不孤独,因为承载着她的,依然是谢之光笔下的默默深情。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热点事件
公众号流量变现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