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六:饿汉与饱汉


点击上方"太阳雨文学"关注我们

1963年,三毛六出生在安徽合肥,他爷爷是一大家财主,在合肥有许多产业。土改以后他家几乎没有什么了。他父亲在合肥黄梅戏剧团工作,三毛六初中辍学后去了剧团打鼓。

  20岁,全国涌起下海潮,三毛六被潮流卷到了海南。在那里他赚到了数不清的钞票。于是,吃喝嫖赌均不能满足他贪婪的心,又进一步——吸毒。

 后来又遭到黑社会的赶杀,一生坎坷曲折,饱经人间风雨,于2010年元月9号去世。

三毛六离开好多年了,读起他的文字仍感到与众不同,别有滋味。时代在前进,他经历的那些风风雨雨似乎还在眼前,挥之不去。介绍给大家,也了却了当年的偶遇之谊。

知道三毛六不喜欢纸质,总想把这些用生命写的文字呈现给大家。感谢太阳雨提供了平台。希望大家读到三毛六,也算尽到一个网友之谊。(老醉)

饿汉与饱汉

文/三毛六

         


      
昨天写了篇关于三河米饺子的文字,结尾处有几句关于饮食是艺术,为了赚钱就难免做得不够纯粹的话,仔细想想,我说得有些过激了,赚钱肯定是没错的,而且一个米饺子,就算做得再精致,也没法做出一种境界来,还是楚园大姐说得对,这里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必须是饱着肚子说话,饿着肚子的时候想着的就是怎么样赚钱来填饱肚子,同样是一个米饺子,饱汉子品尝的是味道,而饿汉子只想着充饥,两种境遇必定是两种心情,也许那米饺确实已经做得不错,只是我们这样的人太过苛求了而已。
     
世界指挥家小泽征尔次听到《二泉映月》,泪流满面,不由自主地跪下去,他说这是真正的天籁,是名曲,听他是要跪下去听的。他指挥过无数世界名曲,都没有下跪,使这个超级指挥家下跪的是中国的《二泉映月》。有人说,中国人喊华彦君为瞎子阿炳是集体耳聋眼瞎,我不同意这样的说法,为什么,因为他确实是个要饭的。终其一生一直流落街头,不错,他是不开口,但是他在街上拉二胡,有人给他几文他也从没拒绝过,否则他吃什么?他就是个准标的饿汉。
      
《二泉映月》好不好?好!我得承认华彦君是孤独的,痛苦的,他抓住了生命的真谛,用音符形象地描绘他在苦难中的炼狱过程,这是对真生命的如实描摹,但是当初的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将这首曲子演奏到一种境界,他做不到,因为他想的只是用曲子换饭吃,他当初作这支曲子的时候,也决不可能想到他华彦君会因了这支曲子而名垂千古,因为在他看来,那只是他创作的很多曲子里的一支而已。我不知道听过华彦君自己亲手演奏的《二泉映月》的人有多少,但是我听过,我敢说,听过的人会大失所望,心里想的一定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二泉映月》吗?难道这就是大师的水平吗?太平常了。

     后来有人出来为华彦君辩解,说是当时没有找到一把好二胡,但是我觉得这和二胡的好坏没有关系,这是一个演奏水准和演奏心境的问题,华彦君作为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饿汉,当时的心境是不平的,在这里我不想说得太多,因为《二泉映月》毕竟是他作的曲子,但若由此而论定他是,后无来者的旷世大师并将他与贝多芬、莫扎特相提并论,我认为那只是文化界的一些人在今天出于一些不好明说的目的在自欺欺人。
      
这么些年来,《二泉映月》经过无数人的润色,重新编配,由最好的二胡演奏大师用最好的二胡来演奏,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境界,我听过很多大师演奏的各种独奏和协奏版本,任何一位的演奏水准都是当初的华彦君所望之莫及的,其中首推二胡演奏家贾鹏芳,他的二胡曲《睡莲》就其艺术水准是否已经超越《二泉映月》我姑且不论,但就其演奏的《二泉映月》,确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一支乐曲的表达,和艺术家对音乐的理解以及对生命的感悟是分不开的。
      
所谓艺术家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面向传媒大众传达某种感受,有的艺术家是在释放本人的痛苦、哀伤,华彦君就是属于这一类。但贾鹏芳决不属于这种类型,在他的音乐中不夹杂私人的情绪,而是痛他人所痛并为之流泪。正因为他比谁都温柔,他才能感受他人的叹息,并将其净化到二胡的乐音中。无论怎样哀伤的曲目,经他演奏后,听者都会从中感受到一种向前的气息。这种气息在听他的《睡莲》时能感受到,在听他的《二泉映月》时同样能够感受得到。
     
贾鹏芳是饱汉,他作为名震东西方的演奏艺术家,功成名就,而他的出场费也是我们这些普通的劳苦大众所不敢想像的,现在的他不会象当初的华彦君一样为了填饱肚子而拉琴,在这种状态下,他的心境是平和的,纯净的,艺术已经化为生命,连每一个音符都如流水一般从灵魂深处泊泊而出,直臻化境,而这样的饱汉境界又岂是华彦君这样的落魄饿汉所能达到的呢。

                                

1、本平台纯公益性质,已经开通原创保护,留言和赞赏功能,所有来稿必须原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体裁不限:散文,小说,新旧体诗歌,时评,摄影等均可。本平台原创作品,如有转载需注明出处。

2、来稿请用文档或纯文本格式,并附上个人简历(100字以内)及照片一张。稿件请勿一稿多投,作品一旦选用,将择优刊发在大型文学纸刊《湖西作家》上。
3、 稿酬由读者来定,超过十元赞赏按三七分,作者及朗诵者为七,三作为平台运作,不愿打赏请注明,稿酬以红包形式七天后发放,没赞赏就没稿酬,敬请周知。
4、投稿邮箱:604659375@qq.com,衔文字结巢,只因与你相遇,感恩有你!

太阳雨总第1084期

顾问:于非鱼  秦闪云

总编:睇人

编辑: 旭日东升  鲁子

朗诵团队: 李栋 王玺 刘宗英 静好 坦然 李莉 王爱英 薛静 许修亚 于海洋 老牛 李锦涛  崔福连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链接,回顾往期精彩文章:

三毛六:人在江湖    附:三毛六生平

三毛六之---命中注定

三毛六:阿成家的当铺

三毛六:桌上,那叫不出名字的野花......

三毛六:《边缘人生》之 “阿力的最后一个冬天”

三毛六:《边缘人生》之 “人性的最后一点烛光”

三毛六:毛 球

三毛六:记忆中,有一双忧郁的眼睛

三毛六:一曲奏罢意未尽

三毛六:太婆,你一路走好啊

三毛六:一小时二十分

三毛六:一身布衣任逍遥

三毛六:人到无求品自高

三毛六 :生命总会消逝

三毛六:琅琊古道

三毛六:兴隆客栈

三毛六:夜宿廊桥

三毛六:另一种亲情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