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WeWork:美国版VS中国版, 它们到底是什么?



美国WeWork:目标是发掘初创企业。

中国版WeWork现状:挂创业“羊头”卖地产“狗肉”。


口口完备的社会保障网络、发达的金融服务,使美国成为一个创业活动最为活跃的国家。服务于海量、轻资产、初创期的企业和个人,WeWork这样一个共同工作空间正在爆红,市值逼近50亿美元。

口口除了收房租,WeWork还设法让会员们意识到,他们加入了一个丰富的商业网络,可以找到合作伙伴、客户、投资人。根据《福布斯》的报道,WeWork可以称为是“现实版的阿里巴巴”——每月至少有51%的会员和其他会员有一次交易。

口口在美国,很多年轻人都会选择创业,而非一心进入大公司上班。今年3月,《财富》杂志记者进入WeWork总部,描述了其“类谷歌”式的工作场所。不论你是一个还没有被认可的自由艺术家,或是一个初创公司的小老板,都可以在缴纳400~650美元之后,在WeWork租下一个办公室,并享用一切工作需要的东西。在WeWork官网上可以发现,选择WeWork的包括艺术家、自由撰稿人、初创型企业等。现在,WeWork甚至已经发展到连教育、培训都可以提供了。它是如此的火爆,有人甚至需要排队等待两年。

口口2010年,WeWork在纽约曼哈顿开始创业,5年后的今天,其估值已经达到50亿美元,在美国有29个工作地点,在欧洲和以色列也有布点。但目前还未进入中国市场。

口口在服务式办公室这一领域,创立于欧洲、已经进入中国市场的雷格斯是另一个规模较大的代表性案例,公司方面称目前分布着2000个网点,包括750个城市,遍及100个国家和地区。圈内人士告诉记者,雷格斯的模式常被称为“服务式办公室”或“虚拟办公室”。

口口创业型企业在雷格斯,租期最短可按天选择。雷格斯面对的企业规模是1~500人,并承诺其不需要任何前期投入,这为初创期的企业提供了一个无门槛的办公室。后期,则伴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可以适时调整办公室规模。

在WeWork的咖啡吧就可能遇到你的投资人

口口WeWork在各路投资人眼中是一个巨大的“项目池”,它通过对空间的设计,创造各种“偶遇”机会,在去冰箱拿食物的过程中、在咖啡吧休息的时候,或许你就会遇到自己的投资人。在情人节聚会上,一边喝点红酒、吃点巧克力,一边聊天,有的人也会直接遇到自己的投资人,根本不用在线上泡很长时间。

口口WeWork对外宣称,公司目前已有将近15000个会员,他们可以面对面展开协作。公司通过app、正式和非正式的各种活动鼓励会员相互交流。最近的一份调查说,51%的会员会每个月和其他会员做一次生意,比在线的商务关系真实多了。


毛大庆的WeWork和潘石屹的SOHO 3Q

口口在房地产界,3月初万科原高级副总裁毛大庆辞职创业事件,使“中国版WeWork”及其商业模式一夜间吸引无数眼球。

口口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其实中国版WeWork早在几年前就已有落地,那么其现实生存状态如何?这类企业究竟靠什么来盈利?在这一平台上,创业企业与天使投资们又是如何考量?这一模式能否给高空置率的写字楼市场带来希望?

口口由于互联网经济和创意产业的风行,大量创业者需要价格低廉、品质有保证又有浓郁创业氛围的办公场所,这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中国版WeWork”的兴起,比如SOHO 3Q、蜂巢办公空间、世鳌国际等等。

口口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曾表示,虽然自己不会设立风投基金,但是会邀请天使基金进入SOHO 3Q。蜂巢CEO张鹏则表示,公司会提供金融服务支援,旗下有金融合作伙伴,不仅会提供办公空间,也要做企业孵化器。还比如瑞安房地产在上海杨浦区开发的“创智天地”,也与天使投资合作,同时这里活跃着宽带资本、农天资本、遨问投资、大学生创业基金、快创营等投资机构。

口口但是,上海一家产业园的副总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所谓的“孵化器”或者“天使基金”其实都不挣钱,真正挣钱的还是房地产。开发商引进天使基金的目的,还是为了吸引租客,并能争取一部分产业支持政策。

口口上述说法多少为中国版WeWork的未来投下一丝阴影。虽然中国版WeWork客观上能够增加写字楼的租赁需求,但其“挂羊头卖狗肉”的运营方式似曾相识,让人联想起类似的旅游地产、养老地产等概念,能够走多远还是一个未知数。(文/每日经济新闻)

看资讯,上蜗牛蜗牛资讯微信号:woniuzixun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