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风水小姐,平日在街上摆摊,偶尔骗吃骗喝

  “师傅,给我算一卦吧。”

  一个打扮富贵的中年女子在我面前坐下。她身后站着一个丫鬟,丫鬟手臂里抱着婴孩,而她则满面愁容。

  今天,我桌旁挂的标旗上写的是“风水”二字,但这妇女认识我,知道我除了能看风水外,也会算命。

  可是她不知道,我是个随性的姑娘。不管是风水还是算命,我永远只根据心情决定一天工作,现在,无论她说什么,我都不会给她算命啦。

  “我看风水。”

  我懒洋洋地斜睨了她一眼,随手一指身旁“风水”两个大字,不再搭理她。

  “给我算算吧,大师,求求你。”她脸上表情满是恳求,秀眉蹙得紧紧的,眼睛里晕满绝望与惆怅,“我这孩子刚出生几个月,却已病入膏肓,请多少郎中看病都治不好,说是……说是,呜呜……活不长了……”

  她竟然呜咽起来。

  “我说了我看风水,就只看风水。”我不想同她纠缠。

  几个过路的行人纷纷驻足,朝这里打量,听着妇女嘴里的话,再看看我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眼神逐渐变为鄙夷,最后演化成指手画脚。

  我瞪那些人一眼,挥舞着手中扇子,“哎,走走走!你们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大家都不走,而且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妇女仍旧持续地恳求着,我一烦,起身就收摊子,一手轻轻松松夹着我的小桌子,一手握着摊旗,开始果断脱身离开,“你们不走是吧?很好,我走。”

  我说着,就大摇大摆地走了开,全然不顾身后那些评头论足的指责声。

  这城里有生意的街多的是,我再换一处便好。你孩子生病了关我何事?郎中都治不好,还期冀从我一个算命师的嘴里听到好消息?

  我接着走,到了一条水巷拐角处的桥上,找个贴着围栏的位置,又重新摆好摊子坐下来。

  这会儿正值黄昏,苏州的春天一如既往莺歌燕舞,水巷纵横交错,繁华程度正应了唐时杜荀鹤诗中——“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

  不过,富贵都是人家的,我什么也没有。

  黄昏盛大的暮霭在天际绽放开来,渲染了水巷尽头波光粼粼的河面。我预感到空气中一股别样的新鲜气息,于是断定,接下来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不过这特别,还暂时判不出好坏。

  过了一会儿,我终于迎来了一个生意。这“生意”是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他颤颤巍巍地在桌子对面坐下,掏出一贯铜钱,开门见山询问我与墓地风水相关的一些事情。

  “我老了,命也不长了。”他先不紧不慢说出这句话,然后叹口气,语调沧桑。那眉眼间的褶皱挤在一起,塞满了岁月的痕迹,这让我很担心他能不能睁开眼看清楚自己付的费用——一贯铜钱!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