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了!司马光砸的不是缸!

说到“司马光砸缸”这个故事,我想基本没有人不知道的。这个故事也容易让人想起赵丽蓉和侯耀文出演的经典小品。↓



似乎他们司马家的人对历史都有浓厚的兴趣,前有司马迁著《史记》,后有司马光著《资治通鉴》,虽然二者对史学的贡献都一样巨大,但是提到司马迁就是《史记》和忍受宫刑的坚韧,提到司马光就是砸缸了?


 

我说,这有点厚此薄彼吧?

 

甚至有脑洞大的网友就问到:

 

这位网友,如果您不是受了盗版地摊书的危害,这边建议您检查脑洞是否还有修补的可能呢。

 

言归正传,司马光砸缸的故事,最初记载在元人编纂的《宋史》里,开篇一句光生七岁,凛然如成人。”钦定了这个人在这个篇章中的主角光环。


7岁长这样,真的不会被父母抓去看医生吗?

 

然后“砸缸”的正文说:“群儿戏于庭,一儿登瓮,足跌没水中,众皆弃去,光持石击破之,水迸,儿得活。”

 

如果你细心就会发现,这全文哪有提到一个缸字?司马光当年明明是从瓮里救出小伙伴的呀!有人说,缸和瓮不是一回事吗?正好,这张照片二者都有,让我们看看它们的区别↓



这里边一个是缸一个是瓮,区别我想已经不言自明了——瓮是收口,缸是敞口。


左边这只陶瓮来自西汉,证明了瓮作为一个古老的陶器造型起码在那时就已经存在了。

 

汉字用语严谨,缸和瓮确实有区别,史学家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之所以这么肯定司马光砸的一定是瓮,是因为这种足以装进一个7、8岁小孩的大缸,在宋代根本不存在


司马光: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是的你没看错,就这样一个看似原始得不能再原始的深腹大缸的造型,曾是陶瓷史上工匠们绞尽脑汁攻克的一个技术难点。

 

在陶器烧制的过程中,越是大件的器物,越难以支撑它本身的重量,会随着烧制从边缘处开始塌陷,而做成收口则可以避免这个问题,直到明末这一问题才得到解决,有了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大陶缸出现。


青花人物纹缸 明崇祯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而在明代早期,烧不出大的,烧点小的总是可以的;盛不了水,喝杯茶总是可以的——抱着这种想法,成化皇帝“一不小心”就制作出了赢得无数后人争相模仿的鸡缸杯。

粉彩鸡缸杯 清乾隆

观复博物馆藏

 

而这些对成化皇帝高超的艺术水准顶礼膜拜的人,也包括我们——观复鸡缸杯,以观复博物馆藏康熙仿鸡缸杯为蓝本,怀追思摹古之心,胸怀坦荡仰止前人佳器。


 

胎体洁白,造型简约端庄,用色留白得当,胎釉精良,丽质非凡。


 

一只雄鸡正引颈高吭,另一面则绘一雌鸡带领数只雏鸡悠然觅食,情态可爱,颇有成窑之神韵。


 

马未都先生还为此撰诗一首:“文武勇仁信,一鸣天下白,明清不足论,观复鸡缸杯”,以乾隆馆阁体铭于杯上。


 

细腻的做工,亲民的价格,在您与朋友的面前,让你们随时可以回忆起司马——我是说,成化皇帝的精巧之作。

 


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本文部分图片整理自网络,无法核实真实出处,如涉及侵权,请时间联系小编删除,谢谢!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购买!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热点事件
微口订阅号

关注订阅号

社交媒体运营经验交流
流量电商行业动态讨论

阅读下一篇
微口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

关闭

创建藏点

藏点名称
藏点说明
藏点封面
转藏至我的藏点 +新建藏点
    关闭
    确定 取消